你是穿越者 作品

第二十九章:独行狼(加更)

    ps:加更,求票票。

    “我保证,那只是一卷普通的卷宗,以你提司的身份,拿出来轻而易举,不会有丝毫麻烦。”见范闲依旧只是背对着他,未有言语,滕子京急切说道。

    “这个我知道。”

    滕子京看不见范闲的脸色,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就算看见了,以范闲的城府,他也看不出什么来。

    “丁字甲三号问卷,只要你把它拿出来,从今往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生死,由你执掌。”

    除了自己的这条命,滕子京实在是想不出他还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打动眼前的这位公子。他只好再次说出自己的交易条件。

    虽说是私生子,但是滕子京是范闲来京都之前第一个接触到他的人,他相信,范闲终有一日,定会鱼跃龙门,成为人上人。

    还有他那深不可测的武功,滕子京如今想起来都是冷意彻骨。

    “你的命,对我来说,一文不值。”

    可是范闲的回答让滕子京如同掉进了冰窖,冰寒,心冷,眼中不见天日。

    滕子京眼神木纳,却带有恨意,还有决绝的冲动。

    “我已经无路可走,不然,也断然不会前来投靠你。”

    “我知道!”

    “我现在已经穷途末路,不要逼我,我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

    滕子京紧紧握住手里的匕首,刃尖对着范闲。

    “这个我也知道!”

    范闲转身看着他,瞥了一眼那柄匕首。

    “怎么,想对我出手?挟持我?”

    “我不是公子的对手。”

    他的这话耐人寻味,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算是默认他很有可能会再试一试,博一把。

    毕竟,范闲是他现在唯一的希望。

    滕子京语音刚落,一柄短剑已经悄无声息地,不知何时,已经抵住了他后背的某处死穴。只要稍稍运功刺进去,他连发出临死前最后一句嘶吼的机会都不会有。

    是红衣!

    滕子京闭上眼睛,今晚既然决定夜闯范府,他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司南伯的府邸,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来的。

    范府外面有两百红甲骑士守护,自己能够躲过那些护院,但肯定瞒不过那些红甲骑士,这一点,滕子京心里非常清楚。

    滕子京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会放自己进来,但是他知道,如果不能取得范闲的收留,自己出去之时,就是身死之日。

    闲对红衣挥了一下手,示意她撤剑。

    “把卷宗给他吧!”

    “是!”

    滕子京疑惑,卷宗?什么卷宗?

    红衣转身从包袱里面取出一册卷宗丢过来,滕子京抓在手里,疑惑地看了范闲一眼,然后心中有所猜测,迫不及待地打开卷宗,开始认真看了起来。

    越看,滕子京心里越是吃惊,身体,有一种压抑不住的颤抖。

    这份卷宗上面,对于他生平的详尽程度,记录之精准,详细,就算是他自己慢慢回忆,然后写出来,也是万万没有这么详细的。

    包括他武艺的来历,家住何处,他曾经的任职,包括每次的调动,都一一记录在案。

    后面,当年他所遭受的那件冤案,前因后果,一笔一字,详尽得好像那记录之人真的青眼见证,或者亲身经历过这一幕一样。

    其中的细节,包括郭宝坤是如何命人收买的那对夫妇,何时何地贿赂了谁,贿赂了多少银两,银两具体是多少,都一一记录在案。

    滕子京的手不断颤抖着,继续往下看。

    后来,包括鉴查院是如何救的他,又将他的家人如何救出,安置在何处,几经辗转,现在已经搬到了什么地方,最后,卷宗上显示,他的妻儿已经在半年前被琅琊阁的秘密小分队救走,如今人已经不知下落,鉴查院对于他的相关案卷资料,也已经被内部的三号人员秘密毁了,如今,就算是在鉴查院,也是没有滕子京这个人的资料的。

    在鉴查院做暗探几年,虽然妻儿在鉴查院手上,但是滕子京一次都没有见过家人。

    在看到琅琊阁三个字的时候,滕子京手中的卷宗啪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地上,案卷的末尾,琅琊阁丙丁六十七号卷宗,这一行字映入眼帘,滕子京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范闲。

    他怎么会有琅琊阁的卷宗?

    对于琅琊阁三个字,近几年来,在大陆各地,可谓是讳莫如深,令人闻之色变。

    据鉴查院的高层人士猜测,北齐朝堂上估计三分之二的人都是琅琊阁暗探,庆国,估计要稍好些,但谁也说不准,当今陛下对于这个问题,也是从不提起。

    琅琊阁没有总部,也没有具体的人士负责,这就是一张看不见的情报网,笼罩在所有势力头上的一张情报网,无处不在。

    目前,琅琊阁真正暴露身份的,也是唯一一个出现在众人眼前的,那就是北齐的丞相!

    在早朝之上,剑指皇帝的那个丞相,当然,他现在已经“告老还乡”了。

    现在滕子京很确定,眼前的这个范府私生子,绝对是琅琊阁的人错不了,除了琅琊阁的人,没有人能够拿到琅琊阁的卷宗。

    因为琅琊阁从来不贩卖情报。

    范闲也不催促滕子京,给他时间慢慢缓冲一下,径直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红衣走到公子身后,轻轻给他捏着肩,范闲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范闲舒服了,滕子京可不怎么舒服,但是今晚比滕子京还不舒服的,还有许多人。

    北齐边境,翻过了前面的天界山,就可以远远地,隐隐约约地看到北齐的上京城了。

    今晚,言冰云护送的商队就在这里休息。

    周围怪石林立,夜风潇潇,时不时还能听到几声狼嚎。

    这里本是风沙之地,但是后来冰雪覆盖了这里,也就显得更加荒凉和诡异了些,就连北齐大将军上杉虎,也没有在这里安插驻军,而是把军队撤退到了十里之外的寒暄城。

    北齐人给这里取了一个名字,寒沙域。

    也不知道言冰云怎么想的,明明还有更好的路,可他偏偏就选择了这里。

    半夜,几声近在咫尺的狼嚎,惊醒了蜷缩在帐篷里的商队。

    掀开帐篷,商队所有人,包括此行负责护送的费介,还有言冰云在内,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他们负责守夜的六个人,已经在悄无声息间,早已死了个干净。

    营地周围,一双双幽寒的眼睛,让人不敢直视。

    这些都是寒沙域里面的夜行狼,足足有好几十只,一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已经将营地团团围住。

    “这怎么可能,独行狼,也叫夜行狼,是狼群中最为独特的存在,从来不成群结队,就算是同类碰面,也要分个你死我活,现在怎么会如何和平的集结,然后对我们发起进攻?”

    鉴查院百年来最杰出的少年,言冰云,他的声音出现了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颤抖。

    (欢迎大家讨论言冰云选择走寒沙域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