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穿越者 作品

第二十一章:马汉山

    玉面小郎君来京都的第一件事不是回范府,而是去了青楼,而且夜间还在青楼留宿,这一劲爆的消息很快就在京都的各大烟柳之地传开了。

    许多姑娘就心心恋恋盼着这个传说中,模样俊俏,出手阔绰的风流公子能够来寻自己,一夜风流自不用说,若是能够攀上点关系,脱离这苦海,也是心头最大的愿望。

    也有不少人盼着能够得到一些《红楼》的最新章节。

    就算是那玉面小郎君瞧不上自己,但是能够见上一面,却也是极好的。

    范闲如今在京都的名声,不可谓不大啊,好坏皆有。

    新桃苑,京都的一家上等青楼,以前是京都最有名的,但是后来醉仙居进行改革和休整之后,这新桃苑便慢慢被比了下去。

    再后来,醉仙居也不知道从哪里挖来一个叫司理理的花魁,来新桃苑的人就越发的少了。

    可没想到,就是这么一家都快倒闭了的青楼,今日却迎来了名震烟柳之地的玉面小郎君。

    这可把老鸨和姑娘们高兴坏了。

    把握好了,说不定她们新桃苑能够再次火起来也说不定。

    “公子,来嘛,喝一杯嘛!”

    “公子,吃颗葡萄!”

    …………

    范闲在新桃苑留宿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依旧还留在这里,好像并没有打算回府的意思。

    “公子,来,喝一杯嘛!”

    “哎,你放下,我昨日已经说过了,我不喝酒,只饮茶。”

    “哎呀,公子,就喝一杯嘛。”

    就在姑娘们与范闲嘻嘻闹闹的时候,苑外突然传来一阵金戈铁马之声。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范闲的耳朵动了两下,军队!

    哐当!

    传来踢门声。

    来人好生粗鲁,好像在压着心中的火气。

    吓得一众姑娘赶紧往范闲身后躲去。

    范闲灭杀海盗和土匪之事,在京都,传得沸沸扬扬,众姑娘也都知道他会武艺。

    “谁啊这是,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

    老鸨骂骂咧咧的上前去瞧个究竟,却是被一双巨手给推开了。

    从楼外走进来一个满脸胡子,手里提着一柄大马刀的莽汉,一身红色盔甲,一脸凶相,脸色黝黑,像极了一头大猩猩。

    想他马汉山在军中那也是负伤无数,屡屡建功,好汉一条,可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被派来青楼这种地方执行任务,任务也就罢了,竟然是来抓一个混账的二世祖回府。

    等回到部队,他非得被人笑死不可。

    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哪位是范闲,给大爷我站出来!”

    “好大胆子,冒犯公子,死!”

    二楼之上,两柄飞剑,破空而来。

    “来的好!”

    那黑猩猩莽汉抬起手中的大马刀横在胸前。

    两者碰撞,一声巨响,姑娘们连忙捂住耳朵。

    黑猩猩竟然在这两柄飞剑之下倒退了两步。

    “何人竟如此勇力,站出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能够让自己倒退两步,除了红甲骑士的首领,马汉山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击退,心中战意升腾,想要热血与人痛快战斗一番。

    可是在看到二楼飞身而下的竟然是一个十六七岁的红衣少女,黑猩猩现是一脸愕然,然后战意也慢慢消退了下去,一把将大马刀插到地板之中。

    “你个小娘皮,没想到力气却是如此了得,但我马汉山从来不与女流之辈动手。”

    “休要瞧不起人,看剑!”

    红衣少女轻盈飞起,双剑并进。

    一时间,马汉山被逼得手忙脚乱起来,身上还被划了几道剑痕,红衣少女下手非常狠,几乎是招招夺命。

    此人竟敢言辱公子,就必须死!

    看着这场战斗,范闲满意的点了点头。

    红衣的剑法越发精妙了,这招秋水伊人更是深得剑法之精髓,快,准,狠。

    刚刚这招若不是黑猩猩以手臂为代价,强行格挡,这黑猩猩已经人头落地了。

    就境界而言,红衣比这黑猩猩要高上一层,黑猩猩虽然天生神力,但是红衣剑走轻灵,步法诡异,令人防不胜防,如此一来,黑猩猩自然远远不是红衣的对手。

    这么多年在战场上活下来,今日,马汉山打了平生以来最为窝囊的一架,连对手的衣角都没有碰到,眼看自己却要丧命于此了。

    双剑合璧!

    红衣最厉害,杀伤力最高的一剑!

    马汉山不甘心地闭上了眼睛,没想到他追随将军征战一生,如今却要葬身在这青楼之中。

    “来吧,我马汉山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住手!”

    关键时刻,范闲出身阻止了红衣的这必杀一剑。

    “公子,他出言辱骂你,该死!”

    在红衣少女眼中,公子就是自己的天,自己的英雄,自己的一切,哪里容得这黑猩猩不敬。

    但公子命令,她还是及时收了剑。

    “傻丫头,我都没生气,你气什么。”

    范闲起身,上前摸了摸她的头,说道。

    刚才像是一只炸了毛了猫咪,见谁都想挠一爪的红衣少女,被范闲这么在头上摸了一下,瞬间变得温顺了许多,低下了头去,手中的剑也收了起来,退到了范闲身侧。

    “他是庆国的军人,是保家卫国的英雄,就算是要死,也应该死在战场上,而不是死在这间青楼里,再说,他此次前来,应该是奉了我父亲的命令,来“接”我回府的,我说得对吗?”

    最后一句的时候,范闲看向倒在地上的马汉三。

    马汉山原本心中对范闲这种二世祖极为不屑,可范闲刚刚的一番话,是真正的说到了他的心底,这令他对范闲心生敬佩。

    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人品定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在下红甲骑士军第三军团第五大队队长,马汉三,刚才对公子出言多有不敬,望公子恕罪!”

    马汉三对范闲抱拳行礼。

    范闲听着这什么第三,又什么第五的,在古代是没有这种称呼的,想来,这又是自己那个便宜娘亲的杰作了。

    没想到她的影响力竟然已经涉及了军队,难怪庆帝那么不念旧情。

    “这是上好的金疮药,起来吧,我随你回府便是。”

    “公子!”

    见范闲要走,姑娘们哪里舍得,纷纷上前。

    苍!

    红衣少女双剑应声而出,众姑娘只得悻悻然地看着范闲离去。

    范闲出了新桃苑,马汉山紧随其后,红衣少女往桌子上放了一锭银子,也出了阁楼。

    带着一个美女侍卫去逛青楼,估计范闲也是前无古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