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穿越者 作品

第十二章:飞刀又见飞刀

    踏……踏……

    范闲一步步朝老哈走去,步伐的声音夹杂在老哈啊啊的声音中,让这藏着一缕杀机的院子多出了几分生机。

    老哈脸色涨得通红,想要告知范闲,那个杀手就藏在范闲身后的矮墙后面,奈何嘴里被堵上了布条,什么也说不出来。

    院里的桑树上飘下几片落叶,从范闲的肩上擦肩而过,飘飘荡荡地落在墙脚边上。

    范闲已经走近老哈。

    桑叶落下。

    刹那间,三十六柄飞刀破空而来,直指范闲周身三十六处大穴。

    三十六柄飞刀,却只有一道声音。

    出手之人暗器手法已经极为娴熟,但是并不怎么高明。

    真正高明,真正一击必杀的暗器,是没有声音的!

    “少爷,小心飞刀!”

    老哈眼睛里面已经充满血丝,但是范闲依旧好像并没有察觉到飞刀的存在,依旧闲庭信步的向他走来。

    那神态,那步伐,就像是在逛自己家后花园。

    在老哈眼中,飞刀一点点占据瞳孔,嘶吼过,呐喊过,紧张过,绝望过,在死亡面前,老哈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怎么回事?”

    闭眼等了许久,外界依旧没有什么动静,比如……中刀倒地的声音。

    老哈强忍着快要跳出心脏的激动和紧张,缓缓睁开一丝眼睛缝儿。

    老天!

    他看到了什么!

    那些飞刀竟然在少爷背后三尺之处停了下来,再难前进分毫。

    终于,范闲在离老哈两步的距离前停下了步伐,双指并拢,以指为剑,隔空一划,老哈身上的绳子无声断裂。

    老哈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这简直就是仙人手段啊!

    范闲微微皱眉,道:“还不走?”

    “哦,哦,这就走,多谢少爷救命之恩,多谢少爷救命之恩……”

    老哈慌乱撤掉身上的绳子,摘掉嘴里的布条,鞠躬连声道恩,然后跌跌撞撞地跑出门去了。

    范闲前些时候脸色上稍稍显露出来的愤怒,这时候已经全然隐去,不见丝毫波澜。

    眼神微冷,转身,看着眼前的三十六柄飞刀,看着矮墙头上方那个黑衣披风男子。

    那眉宇间的一丝豪气,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标准的江湖侠客。

    但范闲知道,眼前这人却并不是什么江湖侠客,而是鉴查院的人,鉴查院四处滕子京。

    七品高手!

    来杀他的!

    高手又如何,还不是别人手中的一颗棋子,不,应该说,他现在已经成了弃子。

    真是可悲!

    在看到那些飞刀停留在范闲三尺之处,再难寸进的时候,滕子京心底直冒寒气。

    他没有见过宗师强者出手,但是见过九品高手的战斗,眼前这个他此行的诛杀目标,这种手段,九品高手都办不到。

    刹那间,滕子京心头思绪万千。

    鉴查院的情报绝不会出错,鉴查院也绝不会下达让自己人去送死的命令,可是……

    火光瞬间,滕子京来不及想这是为什么,心中的求生本能,和内心的恐惧,迫使他在第一时间再次使出飞刀。

    这次不是三十六柄,而是一百二十柄!

    这是他身上的所有飞刀。

    还真有点机器猫和刺猬的意思。

    “随身带着这么多飞刀,也不嫌累。”

    范闲淡淡说道。

    单手在胸前运起一个简单的掌印,强大的内力令空气都扭曲变形,形成一个漩涡,周围无形之中狂风怒号。

    随意一掌拍出,空中的飞刀刹那间化为碎片,四处飞射。

    滕子京看着眼前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一幕,呆滞的瞬间,脖子传来一道凉意。

    是他自己的飞刀!

    好精准的控制力度!

    好诡异的手段!

    除了这柄飞刀,其他的已经完全在那一掌之下变成碎片。

    神不知鬼不觉,飞刀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上,而且已经划出了血痕。

    飞刀如何飞过来的,自己居然一点轨迹都没有看到。

    滕子京无数次体验过死亡的滋味,他不怕死亡,不惧死亡,但是这次……

    他恐惧了!

    他很肯定,只要自己咽口水的动作幅度稍微大一点,那柄飞刀就能直接刺穿他的喉咙。

    范闲负手而立,背对着滕子京,不去看他脸上此时是什么表情。

    “我只问一个问题。”

    “府里的剧毒,寸肠断,是不是你下的?”

    不见身后传来回答的声音,范闲愣了一下,自言自语道:“哦,忘了,飞刀就在你的喉咙处,只要你开口说话,就相当于自杀。”

    范闲撤掉内力控制,那柄飞刀从滕子京喉咙处掉落到了地上,传来叮当一声轻微响声。

    飞刀掉落的时候,顺势在滕子京脖子上带起了一道轻微的血痕。

    滕子京平复了一下自己惊魂未定的心绪,深吸一口气,才冷酷地回答道:“我下的是甘春草,只会让人腹痛,暂时失去行动能力而已。阁下武功高强,在下佩服,但是,鉴查院密令,诛杀国贼,我死了,还会有下一个人来,直到你死为止。”

    自己心中的推断得到确认,范闲转身就出了院子。

    突然,范闲在院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从腰间取出一块令牌往滕子京的方向展示了一下。

    “鉴查院提司腰牌!你是鉴查院的人!”

    范闲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淡淡说了句:“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然后踏出了院子。

    看着范闲离去的背影,滕子京沉默了许久。

    伸手摸了一下脖子上的血迹,依旧心有余悸。

    那种死亡的气息,近在咫尺!

    风影闪过,滕子京翻身一跃,消失在矮墙头。

    从院子出来,范闲一边梳理着脑海中的各种可能以及接下来的计划和行程,一边不断采购一些澹州的特色。

    去京都,总得为若若带些特产才是。

    至于滕子京,在那么一刹那间,范闲确实起了杀心,但最后还是决定留他一条命,说不定以后有用。

    算是埋下一颗棋子。

    这个滕子京为人还算不错,讲义气,心怀正义,武功也不错。

    杀了,还真有些可惜。

    尽管范闲觉得此人不错,但暂时并没有打算启用他的意思。

    自己尊重义气,也看中义气,但是并不怎么信任义气。

    这个世界,娘亲叶轻眉便可以算是讲义气,重道义的人,可是她的结局呢,不明不白的死在了京都,那些曾经受过她天大恩惠的人,也不见有人来为她报仇……

    苦荷,四顾剑,叶流云,我会一个个去拜访你们的!

    虽然范闲对自己这个便宜娘亲并没有多少感情,但是她死了,而且死得极为不值,他这个儿子心中自然对某些人很不爽。

    习武之人,讲究的是心境舒畅,道心通明。

    我不爽,你们就别想好过!

    心中这口气顺了,九阳神功第九层就能水到渠成突破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