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穿越者 作品

第五章:一巴掌

    范闲一路来到范府,府外停着一辆红色马车,两队红甲骑士威风凛凛的守在马车两侧。

    这些人站如木桩,一动不动,尽管现在正下着毛毛细雨。

    显然,老夫人也并没有让他们进府的意思。

    老夫人很喜欢若若,若若现在要回京都了,老夫人心里舍不得,但也知道不应该阻拦,于是便把心中的不满撒到这些红甲骑士身上。

    进入府来,碰见几个丫鬟,也都是无视范闲。以前范闲还住在府上的时候,就没什么地位,现在般到外面岛上去住了,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就更加没有地位了,就连这些丫鬟也不怎么正眼看他。

    提着鱼,范闲正准备朝厨房去走去,吩咐煮点鲜鱼汤,可一阵哭声和打骂声传来,引起了范闲的注意。

    因为这声音是从他的院子里传来的。

    他虽然般出去住了,但是院子还空着,里面安排了两个丫鬟每天打扫。

    三步两步,来到院子里,刚好看见管家打自己院子里面那两个丫鬟的一幕。

    范闲心中微怒。

    这一幕太熟悉了,在剧中那戏剧性的一幕,范闲穿越前就印象深刻。

    原本以为没了若若的事情,管家也就不再借机生事,可现在看来,他只是想要找个借口打压自己,落自己的面子,至于是什么借口,都行。

    而且哪天不打,偏偏挑选今天,他知道自己今天会回来给若若送行。

    看到范闲进来,周管家下手更重了几分。

    “周管家,我自己院里的丫鬟,是不是该我自己管教?”

    “少爷,您回来了!老夫人让我做管家,管教这府里上上下下的丫鬟,这是我的责任。”

    范闲想了想,走进了房间里面。

    “少爷,那我继续替您管教丫鬟啊。”周管家对着房间喊道,然后又是两棍打下去。

    在管家诧异的眼神中,范闲从房间里面搬了一张半人高的凳子出来,然后轻轻一跃跳到了凳子上。

    范闲站在凳子上,看向周管家,勾了勾中指,喜怒无形,淡淡说道:“你过来?”

    “啊?”

    周管家疑惑,但还是走了过来。

    “再过来点。”

    范闲双手把周管家的头摆正,口中自言自语说道:“把头摆正,嗯,这样刚刚好。”

    周管家还以为范闲要对他表示屈服,表示亲昵,脸上泛起了笑容。

    啪!

    范闲嘴角嬉笑了一下,让后抬手就是一巴掌,用了三成力,一巴掌把周管家拍飞了出去,撞到院里的柱子上,范闲飞起一脚,将周管家再次踢飞,落在院子里的草坪上,然后一脚踩在他的脸上。

    这一幕,惊呆了周管家,吓到了周围围观的丫鬟,少爷在那一瞬间暴露出来的戾气,仿佛是从死牢里刚刚逃窜出来的死刑犯,狠辣异常。

    周管家吐了一口血,还伴随着三颗牙齿。

    “你记住,你不过是范府养的一条狗,我是私生子不错,但身份也是你的主子,以后再在我面前蹦跶,我活埋了你!”

    “我……我……”

    周管家说话都不利索了,一是因为真的被范闲突然暴起发怒吓到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牙齿掉了三颗,说话漏风。

    在饭桌上,看着周管家脸上的五指印,老夫人突然问了一句:“你脸怎么了?”

    周管家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说道:“少,少爷打的。”

    老夫人看向范闲。

    范闲低头刨了两嘴饭,抬头看向奶奶,眨了眨眼睛,应道:“是我打的。”

    老夫人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一旁的周管家低着头,也不知道什么神情。或许范闲并没有被训斥,他心有不满,但这话是万万不敢说出口来的。范闲说得很对,他尽管是私生子,但也是他的主子。

    “好好吃饭,吃完饭,回京都,马车在外面。”奶奶简洁明了地说道。

    若若看了眼范闲,静静地往嘴里塞饭,只是眼睛早已湿润。

    若若的行礼,老夫人早已命人收拾好,吃饭过后,就直接上马车。

    该说的话早就说了,该送的礼物早就送了,奶奶不喜欢离别,也就没有来送若若。

    “哥,你一定要来京都看我。”

    范闲伸手擦了擦若若脸颊上的泪水,说道:“哥答应你,以后一定去京都看你,傻丫头,看,都哭成小花猫了,来,给哥笑一个,笑一个。”

    范闲捏了捏若若的脸,若若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与若若约定,每个月的十五,都会给她写一封信,这才哄她上了马车。

    看着马车渐行渐远,那飘飘扬起的红甲骑士旗帜在风中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在远处的街道转角,范闲又凝视了会儿,这才收回目光。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若若走了,五竹出去执行范闲的计划了,岛上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范闲瞬间觉得冷清了许多。

    每天除了练功,还是练功,闲暇时就在脑海中不断完善着自己的计划,一遍又一遍地核查是否有破绽,有漏洞。

    有时候棋差一招就会导致满盘皆输,而输往往就意味着死亡。

    按照计划,此番等五竹回来之后,也该是时候前往北齐历练了,历练只是其一,最重要的是在北齐开始建立自己的情报网。

    范闲虽然是穿越者,但是对陈萍萍和庆帝实在是心有忌惮,再加上庆国有着鉴查院这种镇国利器,实在是很难有所突破。

    对于在庆国建立情报网,虽然范闲心中早已有了计划,但现在时机还不够成熟。

    权衡再三,范闲决定潜入北齐!

    有五竹保护,再加上自己也有一定的自保之力,此行的安全不必担心。

    自己一消失,陈萍萍和庆帝一定会下令彻查,这才是最令人头疼的,但是他们一定想不到自己和五竹已经潜入了北齐,而且更不会想到这是范闲自己的主意。

    最好的解释就是五竹不信任范府,将范闲藏了起来。

    北齐虽然也有庆国的暗探,但是那些人都不认识范闲和五竹,等庆国这边反应过来,把消息送过去的时候,自己早就已经控制了庆国在北齐的情报网。

    如果全国上下都找不到范闲,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范闲已经死了,如果真是这样,陈萍萍肯定会带着黑骑来血洗澹州。

    与若若之间的信件往来,就是范闲给陈萍萍留下的讯息,告诉他,自己还活着,同时也是变相的告诉庆帝,他的计划依旧可以执行。

    在心中打定了主意,范闲这几日依旧如同往常一样,该练功练功,每个月都会回到府上陪奶奶吃饭。

    (小时候的范闲,到了北齐,会与司理理、战豆豆等人,发生怎样的摩擦,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