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穿越者 作品

第四章:小岛修炼

    “少爷,少爷……”

    管家不断摇晃着范闲,范闲终于清醒了过来。

    “你凑这么近干什么,吓到我了!”睁开眼睛,看着管家那肥脸离自己如此之近,吓了范闲一跳。

    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发管家,咦,奶奶也来了,若若泪眼汪汪的,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奶奶,你们怎么来了?”

    “若若前来找我哭诉,说你受伤,神智变得不清醒了。”

    “啊?”范闲看向若若,哦,范闲突然明白了,拍了一下额头,刚才太高兴,忘形了。

    “奶奶,我没事。”

    “嗯,没事就行。”老夫人语气显得极淡,再次露出对范闲的不喜。

    私生子而已。

    老夫人拄着拐杖慢慢离开了,管家看了看范闲,也跟着老夫人离开了。

    在范府,那些下人虽然表面不敢对范闲不敬,但内心其实也没多少敬畏。

    在古代,长子地位最高,次子要差上许多,更何况是私生子呢。

    按理说,家产一般都是由长子继承,若是长子死了,剩下的兄弟各凭本事,或者合理分配。

    范府很是特殊,没有长子,范建的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儿,范若若。再说,范思哲也不是正房所生,如此一来,柳如玉才会那般针对范闲。

    范闲是私生子不错,但他有着与范思哲争夺家产的权利。

    人都离开了,范闲上前擦了擦若若眼角的泪水,“哥没事,别哭了,走,哥带你出去吃糖葫芦。”

    “好啊好啊,你可不许骗人。”

    听到糖葫芦,若若果然不哭了。

    吵吵闹闹的大街上,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每人手里拿着一根糖葫芦,啃得满嘴都是糖渍,粘粘糊糊的。

    看着这些人来人往的潮流,范闲一边啃着糖葫芦,一边思考着该怎么建立起自己的情报网。

    在这种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 wifi的时代,没有属于自己的人力情报网,这与瞎子就没有任何区别。

    两眼一抹黑,什么阴谋诡计都是零。

    可是,鉴查院的耳目遍布天下,只要有新的势力出现,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这天下最大的两个阴谋家,可都是鉴查院的掌控者。

    要建立自己的情报网,看来还得好好谋划,好好思考一番才行。

    怎么做才能达到最大的隐蔽性呢?

    现在离剧情正式开始,也就是自己长大的时间,还有十年,看似时间很充足,但其实这点时间时间是非常紧迫的。

    白手起家,要建立一张可以覆盖整个天下的情报网,这可不是说说就行的。

    最重要的是,自己手中能够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五竹一个人而已。

    府中,除了奶奶可以信任之外,其他每个人都不可信。当然,自己秘密太多,有时候与奶奶所站立的立场不同,看待事情的角度也不同,所以,奶奶也不能全信。

    范闲想来想去,除了五竹之外,自己身边也就只有若若这个丫头可以信任了,可惜,她还是个孩子,心里藏不住事。

    看看,一个官二代又如何,当你身边的资源都不可用的时候,还不是和普通人一个样,一筹莫展。

    还有一点,范闲现在才六岁,还是个孩子!

    心智虽然成熟,但是力量却不行。

    这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武功也才刚刚起步。

    在街道上逛了一番,范闲就带着若若回府了。

    在快要进府的时候,范闲突然说了一句:“若若,从明天起,你也跟着哥练武好不好?”

    “练武?好玩吗?”

    范闲一脸黑线,好在小孩子脸稚嫩,什么也看不出来。

    这个世道,看似光明,实则太过黑暗。总该有点绝技傍身,或为心计,或为武艺,或为强大的背景身份。

    接下来的日子显得很枯燥,但是人生嘛,有些事情就是必须要去经历,去准备的。

    一出生就天下无敌?

    好吧,可能有,但绝对不是你,也不是范闲。

    也不知道范闲用了什么办法,什么理由,总之就是,奶奶答应了他的请求,买下了澹州湖中央的一个小岛。

    小岛不大,也就大约一个院落的面积。

    在上面修建了院落,范闲从此经常不待在府里,而是待在岛上的院落,整天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这些可把庆帝和陈萍萍气得不轻。

    小岛在湖上,四面空旷,鉴查院的密探根本就无法靠近,为此,还有两个暗探死在了五竹手上。

    范闲说过,不管是谁的人,只要靠近小岛,一缕杀无赦。

    五竹话很少,或许真的是机器人吧,他并没有问为什么,只是按照范闲的话做了。

    自从搬到了岛上,刺杀也就没有再发生过。

    若若经常到小岛上给范闲送吃的,有时候范闲十天半个月都不回府里一次,就算是回来了,也只是好像按照惯例一般,赔奶奶吃顿饭。

    范闲每次从小岛上回来的时候,都会提着一条很大的鱼。

    不知不觉,一年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九阳神功有九重,范闲已经练到了第二重,勉强算是一个三品武者。

    七岁的三品武者,若是传出去,恐怕那些宗师都得要咬掉自己的舌头,惊掉下巴,忍不住怀疑自己的天赋。

    修炼九阳神功需要稳扎稳打,一点都急不得,燥不得。所以范闲这算是已经修炼得很慢了。

    雨点淅淅沥沥的打在湖面,小小的水泡冒起,放眼望去,很是壮观。

    在雨幕之中,一条小船摇摇晃晃地从雾气中缓缓露出来。

    划船的是一个六七岁的孩童,一身青衣,脸庞稚嫩之色未退,却透露出稳重,眼神中还有着与这般年纪不符的坚毅之色。

    船到了岸边,那孩童将船熟练地栓在岸上,转身回船舱里面提出一条长长的鱼,在这雨幕中,渐行渐远。

    雨点打在脸上,范闲顾若惘闻,加快了几分步法,昨日若若与他说过,爹派人来了,说是明天就回京都。

    要走了,总该送行的。

    此次一走,下次见面就只能是在京都了,也就是九年后……

    自己取代了范闲,是范闲,但也不是范闲。

    对于庆帝这个亲生父亲,范闲心中并没有什么感情,对范建这个名义上的父亲也没有什么牵挂,但对若若,是真的喜欢。

    有个妹妹,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