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林若寒 作品

第320章太一净魔

    翌日;

    残月幽幽,天还未亮,张小凡起床之后,看了眼红纱帐里衣着单薄的两个美少女,心中一叹,走到旁边的婴儿床边,小心翼翼的拉着那白嫩的小小手,看了半晌,方才转身离去。

    房门轻轻扣上的霎那,红纱帐里,两个美人儿齐齐睁开了双眼,二女对视了眼。一夜贪欢,尽管都看清了彼此眼角余韵,雪颊红潮,倒是没露出羞涩之态,反而眼中皆是一暗。

    田灵儿着一身淡黄色的薄纱睡裙,慵懒的躺在床上,再次闭眼睡去,只是大红的鸳鸯枕上,有点点清泪悄然落下。

    陆雪琪倒是轻轻起身,脱下半透明的红色薄丝睡裙,露出冰雪般的肌肤和那婀娜苗条的诱人身姿来。

    抬起纤细修长的美腿,轻轻的穿上雪白的亵裤后,又将抹胸系上,待穿好了一身雪白交领长裙和大袖衫,挽了发髻,便走到了婴儿床边轻轻坐下。

    张小凡出了韵苑后,微微一怔,看着桃花林里,一袭纯净的湖蓝色长裙,冰清玉洁,宛若仙子般亭亭玉立于桃花雨中的美丽少女,疑惑道:“雨儿,你怎么在这里?”

    潇湘雨的柔美清纯的小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轻轻地走到张小凡的身边,似是知道张小凡不会答应一般,竟是软语撒娇道:“人家,和你一起去。”

    张小凡微微一怔,看着她手中抱着的太昊琴,顿时了然,摇头道:“不必了,外面危险,你就好好在这里修炼就好。”

    潇湘雨那清秀的弯月眉顿时蹙起,樱桃般的小嘴也可爱的撅了起来,一双美眸满是鉴定之色,娇声道:“不要。你已经被噬血珠的邪力侵蚀了心神,只有太昊琴可以化解。”

    “暂时还没事,真到了挺不住的时候,我会回来的。我有很重要、很危险的事要做,你就不要跟着了。”

    说完便转过身去,化为一道青光飘然远去,听着后面的破空声,张小凡眉头皱起,回头看着那紧随而来的身影,心中略有不悦。

    待得下了山,来到了草庙村外,目光注视了一会儿远处那一座座坟冢,良久,才沉声道:“外面很危险,一会儿你就直接回去,不要再跟着我了。”

    他的身旁,潇湘雨低眉垂首,清风吹拂着她那湖蓝色的长裙,勾勒出她苗条曼妙的身姿,绝美的俏脸上露出凄楚之色,她紧紧抿着粉嫩的薄唇,良久不语。

    张小凡见她的样子,张小凡眉头一皱,他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儿,又怎么看不出她的心意?

    这个冰清玉洁、清雅恬静的女孩儿,平日里有些多愁善感,淡雅出尘,不论是人前,还是独处,永远都是极淡雅的,待人有股与生俱来的疏离感。

    先前的陆雪琪是清冷出尘,空灵清绝,宛若冰雪美人儿,冷艳脱俗,给人以不可亲近的冷漠。

    而潇湘雨虽然与陆雪琪的气质很接近,但没有那股冷意,她永远都是那么的清雅淡然,文静脱俗。

    给他人的感觉,既没有不可亲近的冷,又没有平易近人的热,就好似一朵深山幽谷里,悄然绽放的兰花。

    她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也会温柔似水,也会柔情脉脉,但却从不会主动表现什么,依旧淡然处之。

    不曾诉说心意,却不吝于当众表达自己的情感,用行动告诉你我的情意,不在乎他人的目光看法。

    或许是,受到碧瑶一事的影响,让得张小凡对某些事看清了许多,珍惜了许多。

    他走上前,首次正面回应了她的情意,他伸手将那淡雅若兰、对人寡言少语,对他却温柔如水的少女轻轻抱在怀里,揽着她那不堪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柔声道:“回大竹峰吧,等我把碧瑶带回来后,就娶你。”

    潇湘雨闻言,娇躯轻轻一颤,埋首在张小凡的怀中,反手轻轻的回抱着张小凡,宛若一泓月下幽泉的美眸中,有两行清泪悄然落下。

    淡淡的体香沁入鼻中,清新宜人,张小凡轻轻拍了拍她的削肩,转身沿着荒草丛生的小道远去。

    让他意外的是,这倔强的小丫头居然又低眸垂首的跟了过来,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她也就停下脚步,他转身继续走,她便连忙跟上。

    张小凡的额头冒出三条黑线,得,刚刚的话算是白说了。

    他深吸了口气,张小凡颇觉无语,无奈之下,便突然一回头,一把拉着她的玉手,祭出噬魂棒御空飞去。

    潇湘雨站在张小凡的身后,伸手抱着张小凡的胳膊,淡雅倾世的俏脸轻轻靠在上面,娇嫩诱人的唇角微微扬起,露出了惊艳绝美的笑颜。

    狐岐山乃是魔教鬼王宗的总堂所在,在青云山以南,数千里之外的一个荒僻之地。

    此时天色尚早,张小凡自然也没心思去什么河阳城歇息去,二人一路疾行,及至傍晚,方才在一处山林里停下。

    张小凡趁着天黑之前,在山里打了两只野兔,在溪边洗剥干净后,又好生烤了一番。

    潇湘雨平日里喜欢食素,不太喜欢油腻肉腥,当张小凡在烤肉的时候,她便拿着采来的野果充饥。

    不过到底还是被那香喷喷、金黄色的烤肉勾起了食欲,又见张小凡大快朵颐,啃肉啃得有滋有味,便也优雅的吃了块兔腿。

    一番大快朵颐后,二人便在一块山石上坐下休息,不知不觉间,夜色降临,一轮弯月自东方升起。

    夜色幽幽,清风习习,月华如水般洒下,将得四周裹上一层银装,照的溪边石上一片清明。

    溪水淙淙流过山石,撞击出悦耳动人的交响曲,山林间月色动人,一片静谧,鸟语兽鸣,悠远空旷。

    潇湘雨取出太昊琴,盘腿坐在青石之上,太昊琴呈淡粉色,散发着柔和的白光。

    月色幽幽,山林潇潇,如水的月色下,柔和的莹莹白光反映着她冰雪般的肌肤,让她的俏脸越发清雅如仙,那冰肌雪肤,也好像会发光一般。

    她的玉手轻抬。指尖轻轻撩拨了一下,随即玉手上灵力运转,绽放出淡淡的白光,她纤长的葱葱玉指白光熠熠,扣在琴弦之上。

    蓦然间,有空灵悠扬的琴声,在这月下、山林间、溪边,悄然流淌。

    空灵,悠远,唯美。

    袅袅琴音宛若实质一般,自太昊琴上飞出,化为淡淡的柔和的白光,尽数向着张小凡涌去。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