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知凉 作品

第一百七十五章手段和声名

    长路漫漫。

    来的时候,一众震雷宫弟子是策马扬鞭,风光无限,而如今,一则众人身上还有些伤势,二则情绪状态不好,一路就慢了许多。

    不过倒是没有人说什么。

    “师妹,放松些,人不能总是沉迷于过去的痛苦之中,还要着眼于未来。”

    黄昏时分,火烧云于天边流淌着,整片山林都是被染成了一种红色,有些冷冽的秋风从山林之中吹过,那熊熊燃烧的篝火摇曳。

    树林里也传来了无数树叶摇晃的声音。

    “我知道了师兄。”

    花宛如微微的点了点头,脸蛋被火光影照的依旧有些恍惚。

    不过,在陆云的引导之下,她已经恢复了不少,看起来像是个正常人了。

    至少在和别人交流的时候,已经逐渐的恢复了自我的意识,不再那么茫然,只有和自己交流的时候,还没有完全适应血生种带来的影响。

    “你也不要太着急,谁遇到这么大的事情,都会受到影响的,她能够撑到现在,还能够从那种环境下活下来,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徐莽生坐在了对面的篝火前,然后分别给陆云和花宛如递过来了一份干粮,他自己也是咬了一口,然后继续说道,

    “有些东西,得慢慢来,你多陪陪她,事情过去久了,就会淡漠掉。”

    “我理解。”

    陆云苦笑着,揉了揉花宛如的脑袋。

    他当然理解。

    花宛如现在的恍惚,才不是因为痛失双亲所导致的?而是因为血生种还没有完全和她的意识融合?彼此之间还没有磨合清除。

    时间再长一切,这师妹?就能看起来正常了。

    还有徐莽生……

    陆云抬头看着拿着被篝火影照的有些粗狂冷冽的家伙?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些许笑容。

    还有一丝期待。

    这些日子,他已经感觉到?血生种的作用在慢慢的发挥,徐莽生对自己的态度也在朝着更忠诚的方向变化。

    以前的时候?虽然是结拜兄弟?但后者只是偶尔会来找自己,言语之间,总有那种身为世家子弟而高高在上的感觉。

    现在,他时不时就会凑到自己身边?说话?也客气了很多。

    那种变化,是润物细无声的变化,但陆云却真切的感受到了。

    或许也过不了多久,这个家伙,也会完全被血生种给控制住了。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在想什么?”

    徐莽生察觉到了陆云眼神儿里的一些变化?面庞上浮现出了一丝好奇,问道。

    “在想?回到长安城的事情。”

    陆云叹了口气,然后往篝火里添加了一些干柴?道,

    “震雷宫损失了这么多的人?而三极殿的几乎所有弟子?又去了四方会武?你说,偌大的震雷宫,只剩下两三百个弟子,会多么的空荡荡的!”

    “师父他,要收拾这么大的烂摊子,一个人应该也撑不住吧?”

    “徐殿主撑不住,不是还有你呢吗?”

    徐莽生沉声道,

    “我这几日也和杜殿主他们几个商量过了,骆殿主死了,铁三通也死了,回到长安城以后,震雷宫里必然会是一片大乱。”

    “咱们要尽快把这乱象给稳定下来。”

    “所以,就需要一个合适的人站出来,暂时接替骆殿主的位置,和徐殿主一起,照看好三极殿,还要把已经一盘散沙的六元殿,重新调整一下。”

    “尽快让一切都恢复正轨。”

    “几位殿主都是明事理的人,都想让你来做这件事。”

    “我?”

    陆云原本想着的就是这件事情,他想要取代骆源的位置,即便是暂时的,也能够把自己的威名给立起来。

    虽然等四方会武结束了,三极殿殿主的位置,轮到自己来做的机会很小,但在人们没有回来的期间,好好表现一把,对自己平步青云也百利而无一害!

    但是,他在想一个合适的借口。

    没想到,自己还没有找到借口,这些家伙已经主动推荐自己了?

    “我何德何能,怎么能取代骆殿主的位置?你们……”

    陆云心里兴奋,但脸上却表现出了一副惶恐的样子,连连摆手道,

    “我能够把云尚殿打理好就已经很不错了!”

    “杜长守殿主,我看就不错,他或许……”

    “你就别拒绝了。”

    徐莽生笑着打断了陆云的话,啃了一口干粮,又是灌了两口水,然后指着远处聚在一起的三位六元殿殿主,说道,

    “杜殿主他们三人,在六元殿殿主的位置上,做了很多年了,无论是修行的实力还是其他,都是没有什么进步,其实他们自己心里也知道,他们做到这个位置,已经不可能再进一步了!”

    “而你,却不一样,虽然你现在还差些,但从你各方面的表现来看,未来在震雷宫里,绝对成就不可限量!”

    “给你这个机会,也是给大家一个机会,明白了?”

    “这……”

    陆云当然明白,但总不能表现得太过于焦急,迟疑了一下,又是道,

    “其实你也可以胜任……或许比我更合适。”

    “我?”

    徐莽生很是干脆的摇了摇头,道,

    “别说我不想,就算是我想,你觉的徐家能同意?我在震雷宫,就是单纯的为了修行来的,别的事情,我不可能插手的。”

    “如果我表露出了插手的意思,徐家,就不再是陛下心目中的徐家了。”

    “金吾卫,或许就会换人了!”

    陆云这下不说话了。

    徐莽生说的这些他都懂,同时他也想代理极渊殿,既然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那就没有再继续拒绝的必要了。

    再拒绝,就是矫情了。

    “替我谢过几位殿主,来日,陆云必当再重谢。”

    陆云认真的对着徐莽生拱了拱手,道。

    他这就算是接受了。

    “不用谢,大家也是为了震雷宫。”

    徐莽生点了点头。

    一夜的休息,还算是比较安静的,没有野兽或者任何东西来打扰,所有人都好好的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当阳光重新洒满山间的时候,众弟子们纷纷起来收拾。

    “陆殿主,回了震雷宫以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辛苦了!”

    “陆殿主放心,我们几个老家伙,都会帮你的。”

    “大家一条心,震雷宫绝对不会乱!”

    杜长守等人也已经从徐莽生那里知道了陆云的意思,纷纷的凑了过来,拱手,表示自己的态度,也算是一种交好。

    “多谢诸位。”

    陆云脸上也是充满了感激,拱手道,

    “陆云必当为震雷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一番客套之后,众弟子已经是把一切都收拾好,然后再次启程。

    此地距离长安城已经不是很远,到了中午的时候,便是已经远远的看到了那座雄城的影子,一座漆黑如龙的巨兽盘踞在辽阔平原之上,给人无尽的峥嵘之感。

    众人沿着长安道前行,道路上也是有着不少人。

    但很多人都已经听说了通州城发生的事情,知道了震雷宫弟子们所作出的牺牲,于是看到这些出现的震雷宫弟子的时候,纷纷的让开了道路。

    就这样,众人一路畅通,进入了长安城。

    热闹,喧哗,还有入眼的繁华,如潮水般汹涌而来,震雷宫的众人眼睛都是有些发红。

    在通州的那些日子,他们厮杀,他们煎熬,他们寂寞,但那时候,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只觉的自己在做一件值得去做,也应该去做的事情。

    而现在这一刻,当重新看到这长安盛世的时候,他们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为自己而感动?

    又或者为了那些死去的,没有机会再一次享受这些繁华的同门们而感到悲伤。

    人们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但人们都忍住了。

    一路疾驰,带着马蹄声穿过了那长长的长安城街道,最终来到了久违的震雷宫之前。

    巍峨恢弘,门口的匾额上,依旧是那熟悉的字联。

    手中剑,护苍生,掌中雷,镇妖邪。

    我有一念,国泰民安。

    人们慢慢的停下来,陆续下马。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震雷宫的大门也是在这时候缓缓的打开,一道瘦削的身影,匆匆的迎接了出来。

    正是如今坐镇震雷宫的徐明礼。

    他的身后,还有一些震雷宫的弟子,都是那些实力没有达到纳元境界,没办法参加通州之战的弟子们。

    徐明礼在前,这些弟子飞快的跑出来,然后陆续来到了陆云等人的面前,然后鞠躬,

    “恭迎师兄回震雷宫!”

    所有弟子都是这句话,都是向着这些带着鲜血,伤口以及荣誉归来的弟子们鞠躬。

    然后,牵过了他们手里的缰绳。

    “欢迎你们回来!”

    徐明礼的视线,在那聊聊两百道身影之上缓缓的扫过,也是眼睛发红,低声说道,

    “震雷宫的荣耀。”

    ……

    极烈殿。

    徐明礼做为如今震雷宫的主事人,一直在忙碌,把所有的弟子安顿好,并吩咐有专门的大夫给人们再检查一遍伤口。

    而后,还要负责记录那些死者的名字,并按照震雷宫的规定,给所有死者的家属送一份抚恤金等等。

    有些事情,当然不是徐明礼完全自己来做的,极烈殿之内,也有着一些掌事负责这些俗务,震雷宫内,也还有着专门的部门,做这些事情。

    但依旧是一大堆的事情。

    所有的事情都安排下去的时候,已经是到了傍晚。

    徐明礼拖着疲惫的身子赶回了极烈殿,然后来到了陆云和花宛如面前。

    “你们怎么样?”

    “有没有什么事情啊?”

    徐明礼眼睛里带着紧张,上下打量着两个弟子,打量着打量着,这眼睛就有些红了。

    听说了通州的事情以后,他这几天根本就没有合眼,真的是很担心陆云和花宛如。

    这两个弟子,一个是他的命,一个是他的心,他真的害怕出点什么差错,自己承受不住啊。

    “没事的师父。”

    陆云拱了拱手,道,

    “不仅没有事,我还大难不死,突破了涅槃境界。”

    “五品了?”

    徐明礼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呆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

    要知道,陆云前往通州的时候,也就是刚刚纳元境界不久而已,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就突破到了五品?

    这速度也太快了些!

    随后,陆云便是把自己为了杀魔人引爆本印,后来因缘际会突破五品的大谎话告知了徐明礼。

    后者又是被惊的不行。

    “自爆本印,徒儿你这是……”

    徐明礼用力的抓着陆云的手,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是什么情况下才会发生的事情?

    根本就是绝境,然后准备要拼尽一切的情况下,自杀的行为。

    如果没有好运气,陆云肯定已经死了!

    就算是不死,也废掉了!

    徐明礼心里感觉疼的无法控制。

    “师妹的状态不是很好。”

    陆云继续讲花宛如的情况,讲了后者父母被魔人害死的事情,她差点儿死去,也是被自己从死人堆里捡了回来。

    深沉的大殿之中,暗淡的火光摇曳着,只剩下了徐明礼的叹息声。

    这两个徒儿,这次通州之行,真的是受了太多的苦啊!

    “师妹,你先回去休息,我和师父还有些事情要谈。”

    大概把通州的事情讲了一遍,时间已经是不早,陆云亲昵的揉了揉花宛如的脑袋,说道。

    “嗯。”

    花宛如很乖巧,对着徐明礼拱了拱拱手,道,

    “徒儿告退。”

    花宛如的背影逐渐远去,陆云和徐明礼师徒二人也是重新坐了下来。

    “师父,我想和你商量商量震雷宫接下来的安排。”

    陆云先是给徐明礼倒了一杯凉茶,然后道,

    “如今,骆殿主死了,铁三通教头也死了,震雷宫又损失了这么多的弟子,一下子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咱们得赶紧梳理出来。”

    “是啊,确实得赶紧梳理。”

    徐明礼自然明白陆云的意思,但是,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现在简直就是纷乱如麻,他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他根本不是那种善于处理这些事情的人。

    “徒儿倒是有些想法……”

    陆云曾经管理着一个黑风寨,对这些事情倒是有些经验,反正徐明礼对自己是绝对的信任,他也没有什么避讳,直接把自己的想法慢慢的讲了出来。

    如今的震雷宫,首先便是稳定人心。

    先是把死者安抚,生者的疗伤做好。

    其次,是生者的奖励,他们付出了这么多,杀了那么多的魔人,损失了这么多的同门,这些奖励,绝对不能少。

    陆云在徐明礼职权范围内,把几乎所有的奖励,都给统计了出来,并给所有幸存的震雷宫弟子,没有任何差别的,给了一份大礼。

    包括功勋值,丹药,还有天雷塔的修炼资格。

    最后,是震雷宫接下来的运转。

    原本的三极殿,现在只有极烈殿一个,而六元殿,也只剩下了三个,其余的殿全都一个不剩,剩下的只有当初没有离开震雷宫的那些弟子。

    陆云打算让现有的三位殿主,也就是杜长守等人,暂时一个人掌管两殿。

    徐莽生,不可能执掌某一殿,这是徐家的规矩。

    而他自己,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把精力和时间浪费在云尚殿,他想站在更高的位置,做更重要的事情。

    所以才有如此安排。

    徐明礼对这些根本没有任何的经验,再加上对陆云的绝对信任,便都没有考虑,就让他放手而为了。

    “明日一早,我就会宣布你的这些决定。”

    “希望震雷宫尽快的好起来。”

    夜深人静,已经是快要到凌晨,两师徒这才是商量完毕,徐明礼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

    “徒儿也希望,震雷宫好起来。”

    陆云恭敬的拱了拱手,眼睛里是一抹炙热,还有期待。

    徐明礼任由自己来决策,这是绝佳的机会。

    等四方会武的那些人回来,包括霍宫主等人,知道了这些事情,那么,自己在震雷宫的地位,绝对能够再上一个台阶。

    六元殿殿主,是肯定手到擒来的事情,而且,还能成为六位六元殿殿主的首殿。

    至于三极殿,那也是时间长短得事情了。

    ……

    数日。

    阳光明媚,天空碧蓝,没有一丝云,鸟雀叽叽喳喳的从天空之上飞掠而过,留下了一阵清脆。

    震雷宫内,因为损失了太多弟子的阴霾,虽然还没有完全散去,悲痛的情绪还在人们之间蔓延,但所有人的状态,却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尤其是那些从通州回来的弟子们。

    他们目光凌厉,脸上,眼睛里,都是期待和炙热。

    陆云给他们争取到了足够的奖励,功勋值,丹药,还有进入天雷塔的机会。

    他们原本只是六元殿的普通弟子而已,功勋值,只能慢慢的凑,丹药,只能用功勋值来换,而天雷塔,更是几乎没有希望。

    但陆云却给他们争取到了。

    人们看到了希望,也有了更加明显的修行动力。

    而更主要的是,对震雷宫,也有了一份更加深刻,更加浓郁的凝聚力。

    对陆云,则也多了很多的认可。

    陆云深知此道。

    无论是在黑风寨还是震雷宫,说到底,他所需要掌控的都是人。

    但凡是人,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都有自己的需求。

    你想要让人为你而卖命,疯狂,那就必须要满足他的需求。

    这是基本道理。

    震雷宫的弟子,确实有信念,但你如果只需要信念便让他们拼命的话,这根本持续不了多久的,所以,只有实在的奖励,加上信念的鼓动。

    这才能够让震雷宫的这些弟子,真正的不顾一切。

    “见过陆师兄!”

    “陆师兄好!”

    “陆师兄。”

    陆云行行走在震雷宫的道路上,迎面走来的那些弟子们,纷纷的主动给自己打招呼,那言语之中,还有那些表情之中,充满了崇拜和热切。

    他一一笑着回应。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当然,他也没有因为这种感觉而沉迷,或者是自喜。

    这只是他往上走的一小步而已。

    还不值得他得意。

    心思转念之间,陆云已经是来到了这雷技场上。

    这里大概有这百十来名弟子,都是那些没有纳元的弟子们,按照惯例,他们需要在这里修炼,直到纳元。

    没有了铁三通,他们的教官,变成了徐莽生。

    这是陆云安排的。

    这时候,需要有人能够取代铁三通的位置,不然这些弟子的修行会受到影响。

    徐莽生是最合适的人选。

    因为其余几位六元殿的殿主,正忙着整顿六元殿,并维持其安稳呢。

    大概等到四方会武回来,再请宫主他们做安排吧。

    “你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

    陆云出现在雷技场门口的时候,徐莽生也是看到了他的身影,给那些训练的弟子们安排了一些训练任务,便出门迎接了过来。

    “教导弟子的事情,还可以?”

    陆云笑了笑,一边朝着远处走去,一边笑着问道。

    “你出的馊主意,都不肯让我休息休息,天天对着这些家伙,头都大了!”

    徐莽生揉了揉脑袋,一脸的无奈。

    身为天龙渊徐家的大少爷,这时候,他可以做很多事情,偏偏被拴在了这小小的雷技场。

    “震雷宫危难之际,咱们不都得做些事情吗?”

    陆云笑了笑,道,

    “等四方会武结束,长辈们都回来,你就可以自由了!”

    “暂时,再辛苦辛苦。”

    “知道了!”

    徐莽生很是爽快的拍了拍胸口,笑道,

    “我就是随便抱怨两句,还是知道深浅的,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掉链子?都是兄弟,我得给你撑腰不是?”

    “话说,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徐殿主吩咐的那些事情,都是你教的吧?现在震雷宫上下,运转的有条不紊。”

    “弟子们,更是很快从悲伤里走了出来,努力修炼。”

    “佩服,佩服!”

    “都是人心换人心罢了,哪有什么手段。”

    陆云摇了摇头,并没有在这些事情上费太多的口舌,他往徐莽生身边凑近了一些,语气里也多了一些凝重,道,

    “这次来找你,其实是有些事情想要问问。”

    “什么事情?”

    徐莽生见到陆云这副表情,面色也是变的认真了一些。

    “关于三冢的事情。”

    陆云小声说道。

    三极殿,除了那些远远比六元殿要丰厚的修炼资源以外,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地方,那便是三冢的存在。

    极杀殿,是杀生冢,极烈殿,是云雾冢,极渊殿,是雷渊冢。

    这三冢据说是三极殿耗费了极大的人力,财力,物力等,千辛万苦制造出来的,三冢各有千秋,进入其中的人,如果能够安全通过历练出来,修为必将暴涨。

    震雷宫这些日子已经逐渐稳定下来。

    陆云也刷够了自己的存在感。

    他想着,该做一些属于自己的事情了,比如,提升实力。

    所以便打起了三冢的主意。

    他所认识的人里面,只有徐莽生,是进过极杀殿得杀生冢的,便先找他打探一些消息。

    提前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