揩油笔 作品

第390章 绵绵长夜人将死一

    说着,于枫上前一步。

    目光冷冽的扫过一眼地上的自动手枪,而后抬起脚,直挺挺的踩了上去!“咯吱咯吱——”手枪——四分五裂!!!“一把可以用来震慑,夺取人性命的手枪,一把对于华下任何一个部门的人来说。”

    “命可以不要但不能丢了枪的人来说,为何一把手枪会出现在一个区区的商会会长手里!”

    “还敢直接打开保险栓上膛不明所以的对着任何人?”

    “到底是谁的罪,到底是谁罪加一等!”

    “我今天就要来看看在这经济战组的大厦里,到底还有没有王法!”

    一声声正义陆振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手枪就这样被办得稀碎,四分五裂!不禁张大了嘴巴,双拳在侧紧紧握住,微微颤抖着。

    “于……枫……”不料不等他讲话说完。

    在于枫背后的李江涛突然从袖口中抽出一把折刀猛然的刺向于枫背部……“给我去死吧,臭小子!”

    说时迟那时快!李江涛眼看着即将就要用这把锋利的折刀刺向于枫的脖颈时,却在即将要到达的那一刹那,于枫像云烟一般消失不见。

    他扑了一个空!“这……怎么……”正当着他惊鳄的睁大双眼还来不及多想时。

    “啪!”

    猛地一记横劈在手臂骨。

    “咔嚓——”“啊!!!!!!”

    骨头脆裂的响声直灌李江涛整个脑颅内,响彻回荡!于枫一脸神情淡漠的看着在地上哀嚎的李江涛,眼里没有一丝的情绪拨动,仿佛刚刚的一切没有发生过。

    随后,他一步上前,抬起一脚重重的踩上李江涛脆裂剧痛的手臂上。

    “啊!!!!!!”

    伴随着李江涛那悲惨的惨叫声,于枫淡淡的对着早已经瞠目结舌的陆振华说道,眼神冷冽而又凌厉。

    “你如此的不分青红皂白的质问我三人,与李江涛同流合污伪造利于自己的证据,一派胡言,官商勾结,霍乱市场,剥削底层人民!”

    “这一条条罪名,一桩桩罪事,我告诉你!你们两个一个都逃不掉!”

    “你住嘴,简直是在放屁!”

    陆振华心低中那最不能被触碰的禁忌,暗自做的勾当此刻被于枫狠狠的揭开,暴露在空气之中,他涨红了双脸,脖子上青筋暴然凸起,气急败坏。

    “空口无凭!死到临头的东西,你不过是一个乡下来的算个屁啊!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一个堂堂的经济战组总组长!!”

    “你要证据是吧。”

    于枫闻言神色一变,一双尖锐的宛若老鹰一般的眸子盯着陆振华。

    “证据——就在路上!!”

    ……江城市机场。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整,近乎整个江城市的人们在经过了白日一天的操劳过后,纷纷进入了梦乡,整个江城市内此刻一片静谧无比。

    当然除了一些在夜间出行飞机而在候机厅里等待的旅客们,以及这个点接机的旅客家人们。

    他们因为接到了所乘飞机的晚点延误的消息,而有些无精打采的坐在等候厅里,看着近乎空无一人的大厅,不禁有些昏昏欲睡。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飞机晚点延误的原因,不为别的,而是因为今晚的机场上要来一位大人物!今晚,所有的飞机还未起飞的全部延误等待,已经起飞的下令避让航线。

    只因为!在今晚!一位来自于京都的某部重要的大人物紧急的到来。

    上下一切的有关机构部门根据着这位大人的调动,而跟着一波又一波紧密的调整着。

    很多在睡梦中的人们可能都还没有意识到,今晚的江城市将是腥风血雨,改天换地的一晚。

    机场外。

    一群又一群黑压压的队伍现在正集结在机场外安全的位置上,将近数百人整齐划一的站立在机场上,目光坚定的注视着前方,静静的等待着。

    “诶呦我说这次又是哪家集团的董事长啊!这排场呀……啧啧……”一位在机场上的指示员挑着眉头,饶有兴趣的对着他身边的另一位指示员说道。

    他们在白天都目睹了华美集团的林雅董事长的排场,不禁啧啧感慨有钱就是好。

    “嘘——”不料另外一名指示员却对着他嘘声,还警惕的看向了拿群人头攒动的队伍,小心翼翼的轻声说道。

    “你不要命啦,上头连下了三道命令不准议论现在要来的这位,据说啊……是从京都来的!”

    “这么厉害!那跟白天的集团董事长可不是一个层次啊……”正当二人惊讶慨叹之时,对讲机内传来指令声,头顶上传来由远到近的飞机隆隆声。

    飞机驾驶员将这架飞机平稳的落地后,舷梯缓缓落下,那一群又一群黑压压前来迎接的队伍迅速的起身,布置在飞机周围。

    另外一批则跟着张世陶,郑龙等人前往舷梯下方安静的等待着。

    场面浩大,气势如虹。

    于山不曾见识过这等场面,额上的冷汗冒了一茬又一茬,郑龙见状后,轻声的安慰道。

    “于先生,二小姐不是坏人,大可不必如此的紧张!”

    “诶呦我这不是紧张,就是太担心小弟了!”

    于山擦了一把汗,笑了笑解释道。

    “我也很时担心枫哥,只等着二小姐到来,那么一切就会尘埃落定水落石出的!”

    “诶诶!好!”

    听到郑龙的安慰,于山不再十分担忧,他抬眼望向舱门,紧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

    不过一会儿,舱门拉开,映入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位体态端庄,身着一袭黑色正装,无不透露着一股子凌厉与霸道!只见季珠紧步走向舷梯,速度之快就连背后的助理都没跟上步伐。

    落地后,她扫视了一眼现场的众人,最后目光落到了郑龙身上,朱唇微启,神色淡漠中带着一丝焦急。

    “现在的情况如何?”

    只见郑龙上前一步,微鞠着腰,紧皱着眉头沉声说道。

    “地方势力已不足为惧,消灭也只是时间问题,只是枫哥他……”听到于枫的名字,季珠顿时神色一惊,眉头微微皱起。

    郑龙接着道。

    “只是枫哥他人还在陆振华的经济战组中,具体情况我们的人打探不进去,不知道枫哥的实际情况……”郑龙低沉着头,心中是深深的愧疚,自从那日赶到江城市以来,以各种手段想要突破进入经济大厦,可不料那大厦管控极其严格,只好每次都无功而返。

    “经济战组大厦……”季珠神色微撇,呢喃道,眼低闪过一抹担忧。

    接着她转向在一旁候着的张世陶,开口问道。

    “可以证明这件事情的真相的证据可有保证?”

    只见张世陶指着不远处停在外面的一辆警……车,目光如炬坚定的说道。

    “二小姐您看,那车里坐着的是最重要的证人,是可以直接将罪魁祸首的定罪之人。”

    季珠顺着张世陶的手望去,微微的点了点头。

    紧接着,她双目微眯,眺向远方一片深不见底的黑夜。

    长夜漫漫……今夜……必定有人将要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