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荒疏影 作品

第二六零章 交换

    明月光既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那么他一定能够做到,比如说要是被人抓着不放,说他做的不好的话,他还真就能这样离开瞿耶尼,反正出了这片大海,谁还认识他?海上迷雾那么浓,他们就不怕在里面迷路了吗?

    反正明月光的胆子大的很,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一点呢?可能在面对强者的时候,他怕被一巴掌拍死,但是这种做生意,算计来算计去的事情,明月光可是一点都不怕。

    “来,我出力,你出钱,咱们一定能把买卖做大了,而且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要不是现在正是好时候,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明月光已经想好了,要是不趁着现在这个时候发一笔的话,等到那本书的热度过了,恐怕也就没有人会想起来了。

    要是那个能够让人石化的书一直不出现,就会像龙族一样成为一种传说,或许唯一能证明他存在过的证明,就是现在还被保存好的石像。

    无论是瞿耶尼还是天机楼的人,都希望能够从那几尊石像上知道那本书究竟是如何将人变成石像的,只可惜石像就是石像,并没有因为他们的研究就给出任何的答案来,所以现在找到那本书迫在眉睫。

    导致世面上出现了很多多赝品,有的一看就是假的,可是不妨碍下面的人追求潮流,想要得到那么一两本。

    做的好的,比如说现在明月光和太上无闻手中的,两个人拿出的一模一样,就说明这本书被大家给认可了,至少上面这画是真的惟妙惟肖,若非雨潇潇真的见过真的话,恐怕也察觉不出这本书竟然是假的!

    你要是只拿出一本的话,可能还会被人认为是真的,但是这背后的人也是聪明,直接印刷出了不知道多少本,反正现在只要是能够出的起钱的人,基本人手一本,这也是在告诉众人这本书是假的,我们就是做出来糊弄人的。

    可就算是这样的,因为做的像,照样被人追捧,每天这卖书的老板都赚的满盆金钵,笑呵呵的,正是这种态度,也告诉众人,他们手中没有真的,但是他们见过真的。

    这可都是从那些见过那本书的佣兵那里知道的,并非所有看过那本书的佣兵都变成了石像,但是那些佣兵没有拿到那本书也是真的。

    “那本书是活的。”这句话和那本书能够将人变成石像一样流传最广,似乎很多人都看到了那本书,他上面的女人会动。

    即便有多方人马一直在寻找,但那本书就是这样凭空消失了,不留下一点痕迹。

    一直在被瞿耶尼的人招待着的无伤大帝,虽然他是一个人来的,但是想要讨好他的人也是不少,所以这本书自然也出现在了无伤大帝手中。

    对于这种怪力乱神的书,无伤大帝不感兴趣,他掠夺来的宝物何止百万,但是当他看到那个宝石吊坠的时候,却是真正的感兴趣了。

    作为和那只机械鸟相处了千年的人,如今除了这颗宝石之外,那只鸟还在自己手里呢。

    “看来大帝也感兴趣了,天机楼的那边可是说了,这本书可能是仙人持有的宝物。当然也有另外一种说法,说那仙人虽然死了,可是他的灵魂却是进入了书里面。”反正现在他们就只是发现了一条仙人的手臂,至于那仙人到底死没死,谁知道呢?

    可是这本书出现的太过于巧合。

    虽说天机楼自成一体,内部管理及其森严,几乎不可能放进去密探,可是在瞿耶尼上的这天机楼分布,哪怕只是外围的人,终究还是能够混进去一两个的。

    而且这段时间天机楼表现得很活跃,他们自然也是能拿到不少的消息。关于这本书的猜测,正是其中之一。

    瞿耶尼不信任天机楼,他们太过于神秘了,但是也仅仅只是神秘,能够杀死天机楼的人并不是一件难事,只是他们的高手众多,双拳终究难敌四手。

    而且弗于逮不也已经毁掉了一个天机楼分部吗?如今关于弗于逮的消息,天机楼那边算是断了,想要重新建立起一个分部来,是一件极其难的事情。

    如今掌控弗于逮的是万圣门,他们可不乐意再出现一个一手遮天的门派来。

    所以瞿耶尼的人想要和无伤大帝合作,这位是真正的顶尖高手,只能够让人仰望的那一种,而且是真切的能够看到的。

    至于是不是与虎谋皮,瞿耶尼这边已经顾不上了,他们对于天机楼似乎有着很大的意见。

    虽说各大洲看起来对于天机楼的意见都不小,但是瞿耶尼尤其的严重,可能是因为被天机楼掌握了某种秘密吧!

    果然这种神秘的又能够掌握其他人秘密的组织,就是不招人喜欢。

    无伤大帝虽然没有直接表态,可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他不会管这件事情,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就是瞿耶尼想到靠着他的威视做一些事情的话,那么无伤大帝也是不在乎的,反正不过就是进一步的传播了他的名声,让其他人都知道无伤大帝的不可匹敌。

    而作为交换,若是他们找到了那本书,是要交给无伤大帝的。

    “难道这本书还有什么秘密吗?”虽然那本书还没有找到,可是瞿耶尼的高层却已经开始猜测了,最开始这本书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无伤大帝也是知道的,那时候他可是没有表现出任何感兴趣的样子,直到看到了这本赝品。

    “没看出有什么稀奇的呀。”这本书是假的,被人翻来翻去也不会有什么反应,而且这本白皮书里面什么都没有,毕竟也没有人真正看过那本书里究竟写了什么?就是一个长着蛇发的女人,他们自然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而无伤大帝却是描摹的那个红宝是好久,毕竟是相处了千年的东西,他怎么可能认不出来,而且无论真假,他终究是要找到的。

    将激荡的心放回去之后,他才有兴趣去看那个女人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