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成尘 作品

第六章道心不坚,堕入黑暗

    又是一世轮回,花开花谢,春去春来。

    世人对轮回的理解不同,有人认为轮回之后,再也不是曾经的人,不过一朵相似的花罢了。

    也有人认为,轮回就是转世,苦苦追寻而不求。

    也有人认为,轮回是一场新的开始,源自前世,但是要与今生彻底分割。

    但是,在洛风的轮回中,肉身为舟,轮回坐客,一点真灵不灭,我依旧是我。

    每一次轮回都是一次新的旅行。

    第二次旅行觉醒得比第一次早些,这一次洛风十六岁就醒了。

    天行古国,司马家,嫡次子。

    相对于第一世土财主的身份,显赫尊贵不知多少倍,老祖是大贤,家主是圣皇,长兄是古国学院导师大司马。

    上有兄长,再上有家主,在在上有老祖,如此家室,一个嫡次子,能有什么雄心抱负。

    久而久之,司马家嫡次子成了帝都中的一大纨绔子弟,每日风花雪月,谈情说爱。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唯独境界底下,至今未辟命宫。

    一梦醒来,方知我是我。

    洛风还未舒张筋骨,门外传来呼喊:“司马兄,快出来那萧生老贼更新了!”

    推开门一看,正是昔日的狐朋狗友,同为纨绔子弟。

    洛风含笑道:“可是西风楼的萧生。”

    狐朋狗友笑骂道:“还能有谁,就是那个迟迟不完结的萧生啊!”

    “这倒是一桩奇事。”

    洛风感慨道,在未觉醒前尘,司马金喜欢风花雪月,精通琴棋书画,有个外号叫做风流浪子留三少。

    听书戏文,也是一大乐趣。

    而说书编故事最好的莫过西风楼,而西方楼中最好的说书先生,正是萧生。

    以高潮不断,精彩连连出名,同时又是一个挖坑神手,且水文不完结。

    诸多听得心痒痒的纨绔子弟,向西风楼楼主打听,那萧生的真身身份,准备晚上套上麻袋暴打一顿,然后关在小黑屋中,让其写出大结局。

    可惜,一贯见风使舵的楼主,在诸多纨绔子弟的逼问下,硬生生守住了节操底裤,没有说出萧生的真实身份。

    堪称帝都一奇景。

    “萧生今日怎么有空更新啊。”

    洛风问道

    狐朋狗友纷纷嚷嚷道:“自然是丞相今日沐休。”

    由于不肯透露萧生的身份,读者常常暗自猜测萧生的真实身份,其中古国丞相宣扬大贤最为可疑,因为丞相沐休日,就是萧生更新时。

    久而久之,成了段子。

    初来乍到,刚刚觉醒,为了不让众人起疑,洛风混入狐朋狗友中,也装作了纨绔子弟。

    先是前往西风楼听书嬉戏,后又前往春风阁学习蛮语,这外语教程,又分三种,拜师,求学,真传。

    作为纨绔子弟,自然是全都要了。

    数日下来,司马金日益消瘦,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但也熟悉了四周环境。

    最终以锻炼身体,可持续发展为理由,向家主提出修炼申请。

    虽然出发点混账,但好歹也是修仙了。

    司马家主沉吟再三后,讨了一个守藏史的官位。

    一方面有了官位,也算入了天行古国体系,另一方面观看秘籍经文也是司马金兴趣。

    起初司马家主担忧,修炼只是司马金的一时兴起。

    但是,看到司马金沉迷于书海中,沉迷于学习中不能自拔,稍感欣慰。

    去看书,总好过找蛮娘学外语好啊。

    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司马金的命宫总算开了,但昔日的纨绔兄弟却老了,即便有宝药续命,也活不了多少年。

    这时,他们才想起修行的重要性,可及时如今奋发图强,也不过王侯境界,无缘圣道。

    司马金借此,告之家中,要奋发图强,大器晚成,连司马家也不回了,直接泡在守藏室中。

    又过一百年,狐朋狗友一个个老去,司马金有些乏味,唯一的乐趣就是西风楼的萧生还在更新,看样子还能在水个千八百年。

    又过两百年,最后一位同辈朋友老去,司马金上前慰问,临走前昔日的纨绔子弟,拉住司马金的手,真诚道:“我知道,咱们这群人中,也就你成器的!”

    “一定要坚持到,那萧生老贼大结局,替我活下去。”

    司马金点点头。

    纨绔子弟仿佛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叮嘱儿子:“如果更新了,记得烧一份给我啊!”

    “唉,现在才明白,不好好修行,连更新都没得追啊!”

    最后一个同辈纨绔哀叹一声,魂归九泉。

    一百年,二百年,三百年……一千年。

    司马金一步步上来,从开辟一个命宫,成就开辟七个命宫,证道古圣境界。

    这是司马金的极限了,也是司马家的极限,毕竟还有一个天赋更佳的长子要培养。

    这一世,司马金如果还想突破,必须动用从长生萧氏处,坑来的资源。

    思考再三,司马金没有动用上一世的底蕴,反而是将这一世一生的收藏放在一处隐秘山河。

    正所谓狡兔三窟,这种底蕴资源,不能放在一处。

    虽然司马金的收藏,比不上长生萧氏的资源,但是一世又一世,总会积少成多。

    洛风宛若一只勤奋仓鼠,在不断积累自家的宝藏,填充自家的粮仓。

    “如果说,这一世,还有遗憾,那就是没有等到萧生的更新。”

    司马金暗暗叹息一句

    千年过去了,萧生还在水文,还没有大结局,这境界起码是古圣,甚至还有可能是圣尊,圣皇。

    一个千年过了,两个千年过了,萧生还是没有大结局。

    这一世,司马金的寿元将近了,再不做突破,真得要老死在作者前了。

    “还没有看到大结局,我不甘心!”

    司马金呐喊道,凭借这股毅力,硬生生又活了五百年。

    萧生,还是没有更新。

    不过,这次,司马金找打了萧生的真身,没错就是戏传中的古国丞相,传言居然是真的。

    司马金上门催更,结果丞相回了一句:“在更了,在更了。”

    司马金顿时泪流满面。

    又过了五百年。

    这一世走到了尽头。

    司马金即将道化,丞相来看自家这位追更最久的读者。

    司马金问道:“大结局,否?”

    丞相摇摇头:“快了,快了。”

    司马金长叹一句:“我感觉,自己快要堕入黑暗了。”

    “还是道心不坚啊!”

    言闭,司马金坐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