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1088章 圣女

    “这是什么?”这人说着就举到鼻间想要闻闻。

    结果,他才抬手,喻色一下子上前,直接就拍掉了他的手。

    “刷”的一下,小纸包直接落地,黑色的粉沫也洒了一地。

    正好一只猫跑了过来,低头就吃了起来。

    “不要让猫吃。”喻色急急喊到。

    可已经晚了。

    猫吃了一口。

    喻色的尾音才落,那猫就不对劲了。

    先是趴在地上打滚,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呢,猫就已经一动不动了。

    只是猫全身都是毛,脸上也是,所以也看不清它是不是脸色青了什么的。

    “我的猫,它怎么了?”猫主人冲上去就抱起了猫,慌了。

    然后看向蒙米,“你那纸包里是什么?”

    “我不知道,这不是我的纸包,我没见过,一定是有人偷偷塞进我布包里的,在嫁祸我,不是我的,不是我的。”

    “嫁祸你什么?”喻色冷冷追问。

    “我没有杀大酋长,他是我养父,我没有害他,这纸包不是我的,不是我给大酋长服用的。”蒙米开始语无伦次了。

    喻色听到这里,才又开口,“蒙米,你的意思是大酋长是中毒了?你怎么知道的?我可没有说过。”

    她虽然知道大酋长是中毒了,不过还真的没有说出来过,这是事实。

    “对,你怎么知道的?”其它人这个时候是全都看向了蒙米。

    “我不知道,我就随口一说。”蒙米不住的摇头,整个人已经被追问的快要疯了。

    “随口一说还能说的这么准,这也太那啥了吧。”

    “蒙米,你老实交待吧,你到底对大酋长做了什么?”

    蒙米看向大酋长,不住的摇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就应该死了的。

    喻色一定是诳他,别人一定是眼花了,一定是死了的。

    想到这里,他深吸了一口气,愤怒的指向喻色,“是她用了障眼法,让你们以为看到大酋长的手指动了,可其实并没有动,不然你看,这都过了这么久了,不是也没醒吗?”

    “对,还真没醒。”

    “毒血逼出来,大酋长自然就醒了。”喻色这会子才承认她早就看出来大酋长是中毒了。

    “什么时候能逼出来?喻小姐你就是耸人听闻,胡说八道。”蒙米壮着胆子就是不承认,反正只要大酋长一分钟没醒,也许就真的醒不过来了。

    到时候还是喻色她无法自圆其说。

    他要镇定,一定要镇定。

    可,他的尾音还未落,木板上的大酋长突然间动了。

    确切的说是嘴动了。

    “噗……”一口血水喷出来。

    喷溅的地上全都是。

    而落地的血水居然是黑红色的,颜色暗的不象是鲜血。

    一看就与正常人的血色不一样。

    与大酋长肩膀上流出的血的血色也不一样。

    “醒了。”

    “活了。”

    “我的天,那血水怎么是黑红色的。”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全都被惊呆住了。

    而蒙米此时再也站不住,直接就惊的瘫坐在了地上。

    他以为大酋必死无疑的。

    结果,喻色针灸下去,居然真的给救活了。

    此时的大酋长已经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让蒙米更慌更乱了。

    眼看着众人在欢呼,他跪爬着就朝着角落里爬去。

    比桑罗兴奋的就要去扶大酋长,却被雪娜一伸手给扒开了,“银针还在大酋长身上呢,不拔针不能动的。”

    “喻小姐,人都醒了,可以拔针了吗?”比桑罗这会子也是对喻色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那是打心眼里的佩服。

    喻色摇了摇头,“还要再吐两次,才可以拔针。”

    “就是还有余毒,余毒未净,是不是?”比桑罗试着分析道。

    “是的。”喻色笑了笑,然后道:“不过,我现在要去隔壁救治一下另一位伤者,你守着大酋长,就算是他连吐了两次血,也不能随便乱动,不拔针不能乱动的,知道吗?”

    “好,我守着,你快去救人要紧。”比桑罗接过了喻色的这个守着大酋长的活,他心甘情愿。

    喻色起身就走。

    这一次,现场的人再也没有拦着她的了。

    一个个的不住的惊呼“圣女……圣女……”

    大酋长醒了,那遵照之前的约定,喻色就是他们岛上的圣女了。

    喻色太神奇了,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大酋长救活,要不是亲眼所见,没人相信这么年轻的女孩子医术这么高明。

    简直太厉害了。

    比桑罗继续的守着大酋长。

    结果,喻色才走,大酋长的第二口血就吐了出来。

    比第一次吐出来的血水颜色还更黑。

    紧接着就是第三口,也是三次中颜色最黑的一次。

    吐完了这一口,大酋长的眼睛已经清明了起来。

    “蒙米……蒙米……”他声音虚弱,叫的很小声。

    如果不是比桑罗离的近,真的听不清楚。

    “大酋长,你是想让蒙米过来照顾你吗?”比桑罗故意的这样的问到,而且问的很大声。

    然后,就随着众人一起看向了大酋长,就想知道大酋长叫蒙米是干嘛。

    “他……他人呢,给我抓……抓起来。”

    “抓起来?大酋长你的意思是要抓蒙米?”比桑罗一付诧异的表情,不过心里一点也不觉得诧异。

    相反的则是认为理所当然。

    因为他现在已经是百分百的相信喻色的判断了。

    “抓住他,他刺伤了我,还伤了奇亚。”

    这一次,大酋长也许是吐净了毒血的原因,声音终于没那么虚弱了。

    而大家听到‘奇亚’这个名字,就全都明白了,大酋长这可没胡说。

    毕竟,他昏迷不醒了这样久,如果不是他昏迷前亲眼所见,他一定不知道奇亚受了伤,现在危在旦夕。

    所以,真的就是蒙米刺杀了大酋长。

    “蒙米人呢?”

    “抓住蒙米。”

    众人现在终于算是反应过来了,蒙米一直是在贼喊捉贼。

    可是贼就是他自己。

    于是,他便制造出来了一个虚假的刺客,让大家小心被‘刺客’刺伤。

    却不想他自己就是刺客。

    “在那,抓住他。”结果众人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反倒是大酋长第一个发现爬到角落里正战战兢兢要逃离的蒙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