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1081章 又鲜又嫩

    男人的影子斜长的打在帐篷外的草地上,明明离着喻色很近,可却给她一种落寞的感觉。

    她刚在心里酝酿着要说点什么,就听墨靖尧道:“雪娜,你越矩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悦耳,但这一刻更多的透着责备。

    他是不喜欢雪娜这样问自己吧。

    喻色恍然抬头,刚想要说自己已经怀上了他墨靖尧的孩子,就见雪娜慌了的站了起来,“对不起呀,墨少,我不是故意的。”

    雪娜也不知道她哪一句说错了。

    不过她是第一次见到墨靖尧这样冷冰冰的样子。

    于是,这明明是热带的海岛,可她莫名的就觉得冷,还冷的打了一个寒颤。

    墨靖尧这个人,虽然为这座小岛做了很多慈善的事情,但是她此刻看他,还有一种惧怕的感觉。

    他是一个天生让人畏惧的男人。

    浑身上下自带一种威严。

    “你走吧。”墨靖尧冷声的赶人了。

    在他的心里,孩子这个问题已经是他与喻色间的禁忌了。

    他甚至不能把她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又哪里能让她为他生一个孩子呢?

    他真的没办法。

    他给不起她一个孩子,已经很对不起她了。

    所以,他不喜欢任何人与她说起孩子的事情。

    所以他说雪娜越矩了。

    这是喻色第一次看到墨靖尧浑身冷意的赶一个人。

    他这样,其实压力也很大吧。

    她忽而有些不忍,脱口就道:“不是,其实我……”

    结果,她才冲动的要告诉墨靖尧她已经怀上他的孩子了,好抚平他此刻眼角的落寞,让他不要再因为她而不开心,结果墨靖尧直接把她给打住了,“小色,这事以后再说,早晚会有的。”

    这意思就是从现在开始,不要再提这件事了,这样不提,就是少些刺激她。

    可是现在就算是提也真的刺激不到她了。

    她已经怀了孩子了。

    虽然是今天才怀上,但是她已经很确定了。

    她的身体,都不用去医院检查,她自己就能确定。

    “靖尧,我怀上了。”忍不住的,她还是说了,她真看不得他难过的样子。

    结果,墨靖尧伸手就捏了一下她的脸蛋,一付你这是在哄我的样子,“好好好,我知道了,你怀上了,嗯,你说怀上就怀上了。”

    说完,就把她拢入怀里,紧紧的搂着,生怕她一下子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似的,“小色,我们一起好好的。”

    只要他们在一起就好了。

    至于孩子,真的不需要。

    他们还这么年轻,不需要想那些。

    嗯,墨靖尧就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好,必须好好的。”相比于墨靖尧的深沉,喻色却是放松的。

    她是真正的放松。

    她其实对墨靖尧是有些无语了的。

    她都说她怀上了。

    可是他虽然嘴上说知道了,其实一点都没相信。

    真是愁晕了。

    第一次知道说真话但是人家就是不相信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有点捉急。

    可是捉急也没用,墨靖尧就是不相信呀。

    她拿他还真是没办法。

    看来,只能等她肚子真的大起来,然后用事实来告诉他,她是真的怀了他的孩子。

    到时候,他就算是想不相信,也要相信了。

    毕竟,肚子都大了。

    想到这里,喻色就不再纠结了。

    如果他们没有天天在一起的话,那只看她的身形,怎么也要四个月他才会发现的。

    但是只要他们天天在一起的话,同吃同睡,他只要看到她过三个月后的肚子,一定会发现的吧。

    就算是男人的反应迟钝些,也应该发现了吧。

    嗯,就等三个月,很快的。

    眼看着墨靖尧还因为雪娜的一个劝说一脸的阴沉,喻色身子一软的就没骨头般的靠到他的身上,“靖尧,我闻到烤肉的香味了,是不是烤好能吃了?好香呀。”

    “嗯,烤好了,我抱你去吃。”他说着,终于从刚刚的落寞中走出来,然后出了帐篷就弯身抱起了喻色,朝着几步外的烤炉走去。

    香气越来越浓。

    感觉上,比她从前在t市吃过的墨家的大厨卤的烧烤还要好闻。

    闻着这么香,那吃起来一定更香。

    到了。

    墨靖尧把她放在烤炉旁铺了凉席的草地上,就递了一串肉串给她,“你吃。”

    喻色一路过来,被香气薰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接过来就要去吃。

    “慢点,小心烫。”墨靖尧伸手挡了一下,“吹一吹再吃。”

    瞧他哄孩子般的样子,喻色开心的笑了,乖乖的吹了吹,这才咬下了第一口,然后只咀嚼了一下眼睛就亮了,“墨靖尧,好好吃呀,你这水平已经超越你家的大厨了。”

    这男人不下厨则矣,一下厨就是高水平级别的,厉害了。

    要不是忙着吃肉串,她一定比几个大拇指给他。

    “是这岛上的肉质好。”墨靖尧见她吃的香,笑着说到。

    她吃的香,他就暂时忘记了刚刚的不愉快,他就开心。

    正吃着的喻色一听到他这样说,立刻停下了正要咬下一口的动作,“这……这肉该不会野味的肉吧?”野味的肉不能吃,会得传染病的,喻色一下子紧张了,同时手也落到了小腹上,她该不会吃了一口就得上什么病了吧。

    结果,她才说完,墨靖尧就笑了,“放心,这不是那种纯野生的动物的肉,这是家养牛的品种,不过是完全放养的牛罢了。”

    喻色这才放心了,“就是没有喂过饲料,全都是吃野草长大的牛,对不对?”

    “嗯。”

    野味那种,他从来不碰。

    多有钱也不碰。

    喻色是一串接一串的吃着,从没有过的满足。

    也许是肉质又鲜又嫩的原因,吃起来特别香。

    吃着吃着,肉串的味道又变了一种,“这是什么肉?”

    “鸡肉。”墨靖尧不能说是野鸡,因为品种的确是家养的鸡的品种,但也是放在山里放养的,也的确不是野鸡,但是因为山里放养的原因,肉质堪比野鸡一样的美味。

    还是他刚刚现去打来的鸡。

    现杀现烤现吃。

    不然不可能这么香的。

    “墨靖尧,你也吃一串再烤,我又不急着吃。”喻色忍不住的拿了一串就递到了墨靖尧的唇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