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1064章 煽个情

    是墨靖尧。

    他来了。

    喻色一直在猜想墨靖尧的出场方式。

    现在,终于等到了。

    也终于不用再好奇了。

    是小型直升飞机。

    或者可以说是袖珍直升飞机。

    小到最多只能乘坐两人。

    就象是地上跑的那种两人位的小车一样一样的。

    她只知道这小岛上没有可以远行的飞机,却没有想到居然有这样小型的直升飞机。

    小巧。

    方便。

    随飞随落随停。

    指哪儿到哪儿。

    就比如此刻,她才看到那架袖珍飞机,它转眼就飞到了游艇前。

    飞机停稳在沙滩上,墨靖尧跳下了驾驶舱,几个健步就到了游艇上。

    从她发现这袖珍飞机到墨靖尧来到面前,从头到尾也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

    快。

    太快了。

    看到他到了,喻色小鸟一样欢快的飞奔了过去,随即直接扑进了墨靖尧的怀里,“靖尧……”

    经历了墨七,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特别的想要墨靖尧陪在身边。

    还有,她和墨七可是打了赌的。

    她可是要墨七对她俯首称臣的。

    她要让墨七对她心服口服。

    她软濡的一声‘靖尧’,墨靖尧便稳稳的站在那里,随即张开了双臂,迎着喻色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

    嗅着男人身上熟悉的气息。

    明明才分开半个小时左右,她却觉得仿似与他分开有一个世纪那般的漫长了。

    轻轻仰首,她看着墨靖尧的眼睛,他眼角有些微微的青色。

    这是在告诉她他一夜未睡。

    让她有些心疼。

    她很想问他刚刚在处理的事情是不是与墨森有关。

    可是到嘴边的话因为他眉宇间的疲惫,全都尽数的咽了回去。

    只是轻轻惦起脚尖,唇便落在了墨靖尧的唇上。

    轻轻的软软的一蹭,唇上便全都是男人清冽的味道了。

    喻色深呼吸。

    不论多少次深吻,也挡不住她深陷在墨靖尧的世界里,只想沉沦,不想醒来。

    两手早就圈住了墨靖尧的脖子,她闭着眼睛,这一刻的感觉就是墨靖尧就是她的全世界。

    而她这一吻,宛若封印,封印了墨靖尧所有的理智,这一刻只想与她深吻再深吻。

    这是在卧室之外,在二人世界之外,喻色第一次如此的主动。

    主动的墨靖尧就觉得自己被喻色的吻给勾走了魂。

    原本魂就被她给勾走了一半,这一下算是彻底的全都给勾走了。

    游艇的甲板上,海风习习,清新的空气灌入肺腑,喻色把唇舌全都钻进了墨靖尧的口中。

    她让自己动情了。

    就动情在这甲板上。

    忽而,眼角的余光里多了一道人影。

    是墨七。

    喻色甚至远远的看见了墨七紧握的拳头的影子。

    她手臂搂的更紧,更加深了这样的一吻。

    “换气。”气喘间,是男人低低的一语,是在提醒她换气。

    喻色懵了一下,随即才学着墨靖尧的样子换了气。

    不过一张小脸还是因为憋闷的染上了绯红。

    这样的一换气,就无形中自然而然的增加了深吻的时间。

    这一吻,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直到腿上传来星星般的麻痛,喻色才发现自己这样的一个姿势太久太久了。

    “靖尧……”喻色再度低唤了一声,只想墨靖尧这个时候抱着她进船舱。

    到时候船舱的门一关,他们两个做什么墨七也不会知道。

    但是墨七一定会想象。

    然后越想象就越会崩溃。

    因为想象这种,只要开始了,脑子里自动脑补的绝对是自己不想看到的,然后越想越难过,越想越伤心,最后就难过伤心的直到崩溃。

    墨靖尧已经被喻色的主动给勾的欲罢不能了,轻轻一个俯身,就打横抱起了喻色。

    却就在他起步的时候,只听‘咕噜’一声响,也瞬间就打破了这甲板上旖旎的氛围。

    喻色顿时囧了,她是肚子饿了,可是肚子也太不争气了吧,早不叫晚不叫,偏这个时候叫。

    就有点扫了兴致。

    原本的想象中的被墨靖尧抱到船舱里的画面到底没有发生。

    墨靖尧直接把喻色放到了一步开外的餐桌前,“怎么没吃早餐?”

    一桌子的食物有墨靖尧喜欢吃的,也有喻色喜欢吃的,很丰盛。

    他尝了一口,飞行员兼职的厨艺越来越炉火纯青,越来越专业了。

    “等你一起吃。”喻色煽情了起来。

    谁还不会煽个情了。

    为了刺激到墨七,喻色的每一字每一句都足够煽情,也足够让墨靖尧想入非非。

    是的,但凡是一个正常男人,接收到心爱女人的温柔,绝对没办法淡定如初。

    绝对是要想入非非的。

    这一点,非常正常的墨靖尧也不能免俗。

    放下了喻色,墨靖尧下意识的走向喻色对面的位置。

    都说秀色可餐,他想看着她吃。

    结果,他才抬起大长腿,就被喻色伸手一扯,就给扯了回来。

    “墨靖尧,你坐我身边好不好?”轻声开口,喻色干脆没骨头般的就靠到了墨靖尧的身上。

    男人没躲,任由她靠着,唇角勾起了弯弯的弧度,对于喻色这样的黏人,墨靖尧很受用。

    “嗯。”淡应了一声,墨靖尧坐到了喻色的身边。

    还没坐稳,女孩就殷勤的把之前剥好的虾仁递到他的唇边,“很鲜,你吃。”

    这里的虾,是纯野生的,是那种养植的虾根本没办法比的美味。

    喻色连喂了两只,墨靖尧也连吃了两只。

    当喻色把第三只剥好的虾喂到他唇边的时候,这一次墨靖尧拒绝了,微一侧头,避过那虾的同时,大掌轻轻一推,就把喻色喂到自己唇边的虾送到了她的唇边。

    喻色眨了眨眼睛,刚想要拒绝,墨靖尧手上的力道又重了些微,“肚子都叫了,赶紧吃。”

    被关心了,想着墨靖尧这样的关心只会给她,而不会给其它任何人,喻色心满意足的吃起了虾仁。

    这一刻,就有些平衡了。

    墨七对她再嚣张,不过也只敢对她嚣张,对墨靖尧则是虾米一样,半点也不敢违抗也不敢造次的。

    嗯嗯,这会子墨七就只有看着她和墨靖尧恩爱的份,一点也没有享受与墨靖尧恩爱的可能性。

    因为,墨靖尧全程都把墨七当雕像当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