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933章 激动

    但现在就相对简单些了。

    施完了针,透过穴道也输送了内力,不过做完要做的之后,喻色并没有马上离开杨安安。

    杨安安是所有昏迷不醒的人中的重中之重,必须要确保杨安安没事了,她才去救治别人。

    因为杨安安要是出什么事,可就是一尸两命。

    半点也马虎不得的。

    躺在沙发上的杨安安,轻阂着眼眸,仿似只是睡着了一样。

    样子很安祥。

    可喻色知道她不是睡着了。

    一分钟。

    两分钟。

    ……

    五分钟过去了。

    喻色也紧张了。

    手握住了杨安安的手,她一直再与杨安安说着悄悄话。

    “安安,你醒醒,醒醒。”

    “安安,你怀了宝宝了,你必须醒过来,不然这宝宝就保不住了。”

    可这样的一句句,昏迷不醒的杨安安还是一动不动。

    喻色正紧张的时候,忽而就觉得手上动了。

    是的,她握着杨安安的手动了。

    “安安,你醒了是不是?太好了,这样孩子就保住了。”

    原本是想晚些再告诉杨安安的,但是如果这一次杨安安能大难不死,她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杨安安她怀孕的事情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次的起因是因为墨靖尧带过来的烤串,但是第六感告诉她,这下毒的人的目标也许就是杨安安。

    而不是其它人。

    “宝宝?”喃喃的声音响在耳边,同时杨安安也缓缓睁开了眼睛。

    随即她一下子坐了起来,“噗”的喷出了一口血。

    一口黑色的血。

    喻色急忙去看杨安安身上的银针。

    因为她这骤然一起,那些银针错了位,扎痛了她,让她皱起了眉头。

    喻色急忙摁住杨安安,“别动。”现在是什么姿势就是什么姿势了,不然身上带着银针这样子躺下去,只会更疼的。

    就这样不动的让她拔针,是最好的选择。

    杨安安吐出了那口血,就全好了。

    剩下的,只需要将养一下身体就可以了。

    也就是说要吃一些滋补的东西。

    杨安安也感觉到了疼,所以不敢动了,她抬头定定的看向喻色,“你刚刚说我怀了宝宝了?”这一条消息太劲爆了,她一时间没有办法消化了,就是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太意外太震惊了。

    知道瞒不住,喻色只得承认了,“是。”

    杨安安的脑子里闪过那天喻色把她从孟寒州手里接走时的情形,忽而就明白了过来,“你那天见到我时,就知道我怀孕了是不是?”

    换成是别的医生,也许没有这个本事,但是如果是喻色,就一切皆有可能。

    喻色是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医生。

    但偏偏这样的她,治愈的病人却是更多。

    喻色点点头,甚至于没敢出声,因为她看到杨安安眼圈已经红了。

    杨安安这是有些激动了。

    她脑子在迅速的转动着,就想着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劝杨安安不要打掉这个孩子呢。

    因为她很清楚杨安安现在对孟寒州还是有怨气有意见的。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让杨安安给孟寒州生一个孩子,只怕她不会心甘情愿。

    而只会偷偷的悄悄的,想方设法的流掉这个孩子。

    而只要杨安安有这样的想法了,那无论在她身边安插多少人保护着,她都很容易达到流产的目的的。

    因为,防不胜防。

    所以,最治本的办法就是她真心同意生下这个孩子。

    果然,杨安安激动了,“喻色,我拿你当最铁闺蜜,没想到你却帮着孟寒州瞒着我,你这是想要我替他生个孩子?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他?我不要给他生孩子。”

    这样激动的杨安安,虽然早在喻色的预料之内,可她还是不确定要怎么劝解杨安安。

    “安安,我这样的选择,也是为了你好,否则,如果你不生下这个孩子,有一天你会后悔的。”想了一想,喻色只能继续劝。

    “我才不会后悔,我现在就去医院,就去把这个孩子流掉,孟寒州他休想让我给他生孩子,不可能。”

    绝对坚决的语气。

    他是坚决不给孟寒州生孩子。

    喻色摁住了杨安安的肩膀,“你先别激动,我先拔针,其它的事,我们慢慢商议,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好的了,是不是?”

    “可我讨厌他。”听到说拔针,杨安安才反应过来她身上还有银针呢,也才感觉到痛疼。

    是的,她这样坐起来就滚了针,真的针扎的位置很疼的。

    “嗯,我知道你讨厌他,不过,安安,你要相信我,我替你做这样的选择是真的全都是为你好,也是有目的的。”

    只是那个目的,她原本是想等杨安安晚点知道怀孕了再告诉杨安安,却没有想到提前了。

    还提前了这么早。

    “你真的是为我好?”杨安安任由喻色给她拔针,心里在思索着喻色的话中意。

    似乎喻色有什么事瞒着她了。

    可是她偏就一点也想不出来。

    让她生孩子还是为她好,她是真的想不出来理由。

    如果不是确定喻色是自己的闺蜜,她都要以为喻色是孟寒州的闺蜜了,都要以为喻色叛变了。

    “是的。”喻色利落的拔完了杨安安身上的银针,“有人很不想你生下这孩子,所以才有了这次的事故,还连累了咱们方队的其它同学,我先去救他们,晚点再与你细说。”

    “你说什么?咱同学们也与我一样的中毒了?昏倒了?”杨安安诧异的问到。

    “是。”收妥了银针,喻色再也不敢耽误时间的转身就走。

    隔壁那么多人在等着她,她必须要过去了。

    “喻色,我跟你一道过去。”杨安安下了沙发,就要跟喻色一起过去,同学们也中毒了,她不能坐视不管。

    喻色脚步不停,“你还是先穿好衣服再说。”

    而她则是先出去交待孟寒州看好杨安安,千万不能让杨安安想不开的真的弄掉她肚子里的宝宝。

    不然,她所有的努力就全都泡汤了。

    这一个宝宝,就真的如她所言,不止是因为孟寒州想要,其实也是因为她想要。

    想要杨安安生下这个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