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911章 猪脑子

    “什么时候的事,有证据吗?无凭无据的可不行。”喻色冷冷的睨着穆承灼,这人就是个人渣。

    穆承灼眼睛顿时一亮,“是不是我提供了证据,能证明我不是主谋,你们就会放过我了?”

    喻色眨眨眼睛,“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你去欺骗杨安安的事情,如果你能证明你是被人怂恿,这个可以放过你。”

    毕竟,穆承灼欺骗杨安安的事情,其实孟寒州已经惩罚过他了,被南大开除,他一辈子都别想有什么光鲜亮丽的人生了。

    那会是他一辈子的污点。

    喻色这一句说完,穆承灼才亮起的眼睛立刻就暗了下去,他看向喻色受伤的部位,很后悔的说道:“喻色,我没想伤你的。”

    他想伤的是杨安安,所以他这话,真的说的是实话。

    因为杨安安毁了他的人生。

    被南大开除,他的人生就彻底的毁了。

    然,他这话才说完,按摩椅上的孟寒州倏的就站了起来。

    修长挺拔的身形径直的就到了穆承灼的身前,一脚踹上去,如同在踹一只死狗,“你的意思是,你只想伤害杨安安?”

    疼。

    穆承灼很疼。

    他发现了,孟寒州这人不动手动脚则已,一动手动脚那是真的能要人命,就,很疼。

    那看上去漫不经心的一脚踹到他身上,比挨一刀都疼。

    钻心的疼。

    “没……我没想伤害杨安安。”就算当时他真的是很想伤害杨安安,这一刻也绝对不能承认。

    不然,就以孟寒州现在的样子,他被剁成肉泥都是轻的。

    “那就是想伤害我喽?”喻色看着穆承灼慌张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这人刺人的时候,怎么就那么的没脑子。

    南大校园里大庭广众之下刺人,刺不死,他也是行凶,也是要被判刑的,只不过可能不是死刑,但是在那里面呆上那么几年,就凭他行凶的是她,墨靖尧第一个不会让他活着出来的。

    而刺死了呢,他就是杀人犯,那就必须是死刑,没有第二种可能。

    所以,当众刺人于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好结果。

    可他就是没脑子的做了。

    “不……不是的。”看看孟寒州,再看看喻色和她身边的墨靖尧,穆承灼现在后悔极了,他就不该没理智的去刺人。

    结果,没刺到目标人杨安安不说,就算是刺伤了喻色,喻色现在也好端端的在他面前。

    相比之下,他比喻色更狼狈。

    “行了,我也不绕弯子了,还是先解决一下你欺骗杨安安的事情吧,你现在就拿出李静菲怂恿你的证据,只要你能拿出来,这件事就可以先告一个段落了。”

    一件事一件事的解决,她喻色从来不是个不讲理的人。

    穆承灼看着眉眼笑的弯弯的喻色,女孩比他还小,她很漂亮,看起来温柔无害的模样,可此一刻,他面对她只有心慌。

    “让我想想。”狼狈的陀螺一样的四脚朝天的躺在地板上,穆承灼觉得自己屈辱极了。

    他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的羞辱过。

    可现在,为了活命,哪里还管自己此时此刻的姿势是不是够帅是不是够好看。

    他必须要赶紧的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是真的被怂恿的。

    喻色也不急,慵懒的就靠到了墨靖尧的身上,“阿尧,我有些累,还有些疼,我受的这些,你说是不是应该十倍百倍的还诸到那个罪魁祸首的身上?”

    她漫不经心的话语,听得穆承灼眉毛直抖,一着急,一下子就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就是上周五的那个晚上,在校图书馆的外面,李静菲拦住了我,怂恿我的。”

    喻色听完,转头就看墨靖尧,“你来。”

    “好。”墨靖尧秒懂,拿出手机就开始飞一样的输入代码。

    他手机是订制款的,全球只此一个。

    键盘更是特制的。

    哪怕是飞一样的敲击,此一刻也没有半点声响传出。

    他专注的样子严肃而又高冷,落在别人的眼里,只有他好看的俊颜,还有一道道的残影。

    是的,只有他手指飞动间的残影。

    那速度快的晃瞎了很多人的眼。

    当然,不会晃瞎喻色和孟寒州的眼,他们两个已经是见惯不怪了。

    墨先生的代码能力,孟寒州到现在都没能找到能超过他的了。

    所以,墨靖尧一出手,就代表有没有了。

    还有一点就是,只要请了墨靖尧出手,那就绝对无需再换其它人了。

    完全不需要,不必要。

    看到这样的墨靖尧,穆承灼张大了嘴,吃惊的看着,此时在他的眼里,墨靖尧已经不止是个商界大佬了,还是他眼中的神一样的存在。

    他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代码高手,只是手指动一动,就帅到了极致。

    然后,还没等到他欣赏够墨靖尧那帅到极致的动作,墨靖尧的手忽而就停了下来。

    他正诧异墨靖尧为什么停下来的时候,就见墨靖尧把手里的手机递给了喻色,喻色看了一眼,就冲着孟寒州努了努嘴,墨靖尧立刻就象是个小乖夫一样的把手机递给了孟寒州,“他没说谎,李静菲拦住他怂恿他的监控可以证实,他的确是被李静菲怂恿的,不过,这也说明他没脑子,嗯,猪脑子。”

    被标注成猪脑子的穆承灼一句也不敢反驳。

    是的,他现在也觉得自己是猪脑子。

    如果不是他猪脑子的听了李静菲的话,也就不会得罪杨安安,也就不会有后来一连串的结果。

    他现在这么惨,现在回想起来,全都是李静菲的错。

    是的,就是李静菲害了他。

    这样一想,他昨天其实最应该伤害的不是杨安安,也不是喻色,而是李静菲。

    对,就是李静菲。

    是的,算起来,他与杨安安的事情,他也有错,是他伤害杨安安在先,杨安安反击在后。

    所以,分析来分析去,所有的所有,全都是李静菲的错。

    孟寒州越看脸色越黑,看完了,又一脚踹在穆承灼的身上,“所以,你就因为李静菲这个女人的一句话,你就去骗安安了?”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