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842章 深情告白

    只为,三个小姑娘各有千秋,绝对都是那种很吸睛的存在。

    好看。

    三个都好看。

    只是林若颜看起来是那种病弱的黛玉款的,杨安安则是外向形的美艳的美人,喻色就是那种小家碧玉款的清秀可人。

    都说人以类聚。

    其实她们三个走到一起,完全不是故意的。

    就是自自然然的就成为了好闺蜜。

    杨安安是随便翻了一本小说就坐下看了。

    军训还没结束呢,她现在还不想学习。

    等专业课开始了再学也不迟。

    林若颜则是选了一本与自己专业有关的书就坐到了杨安安的身旁,静静的翻看了起来。

    杨安安身旁还空了一个位置,那是留给喻色的。

    结果,喻色走进了那一排排的书架,这一进就是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出来。

    杨安安时不时的看过去,就见喻色还在翻找资料。

    喻色认真的翻看着,安安妈的病,她是一定要攻克的。

    否则,无以面对安安,还有安安妈安安爸的期待。

    而她也是要挑战一次自己。

    在没有玉的前提下,她也能研制出来治病救人的良方,这才是她所真正要追求的一种境界。

    杨安安说是在看书,其实书看着看着就放下了。

    她看不进去。

    心底里很乱。

    全都是孟寒州。

    她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大咧咧的,很前卫的样子,却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有第一次控。

    对孟寒州,她这几天有点上心了。

    明明告诉自己不要认真的。

    但是不论是吃饭睡觉,甚至是军训的时候,她也能想起那个看起来冷漠入骨的男人。

    甚至于,还有点怕再见到他。

    所以,她一点也不确定如果以自己的名义邀请他,他明晚会不会参加他们六个人的聚会。

    那就她亲自询问他一下好了。

    因为换成是喻色和墨靖尧去问,孟寒州一定会答应的。

    但是那样子的答应,就变了味道。

    他答应了,她也不喜欢。

    想到这里,杨安安放下了书,拿起了手机,准备给孟寒州发一条微信。

    也是这个时候,她忽而发现,从她加了孟寒州的微信,他们居然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所以,这一刻,真的要发信息的时候,她居然无从下手。

    你好!

    这个问候语输入后,又觉得太官方了,她立刻就删除了。

    孟先生,你好!

    输入完了孟先生,也觉得疏离,虽然以后他们不会发展成为男女朋友,现在只是做做样子给喻色和墨靖尧看,让喻色和墨靖尧放心,但好歹他们也有了最亲密的关系,叫孟先生有点……有点太疏离了。

    输了删,删了输,最后,杨安安发送了这样一句,“孟寒州,明天我同学聚会,都要带男伴,你能参加吗?例行问一下,你要是没时间我找个男同学搪塞一下也是可以的。”

    发送完毕,她怔怔的看着手机发呆。

    有点慌。

    怕他说‘不’。

    那她就很没面子。

    一想起与他的关系,她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男人。

    她也有点不习惯生命中突然间多出来这么一个明明有过亲密关系,却没有未来的男人。

    不过,只要一想到那天晚上她记忆里的关于孟寒州的所有,她就有种仰望那个男人的感觉。

    他很冷。

    冷到高高在上,让她只能仰视的地步。

    他那样的男人,现在回想起来,全身都是谜团似的。

    神秘的让她常常在猜想他是做什么的。

    其实这一条,她只要找喻色或者墨靖尧问一下,就能知道答案了。

    可是她想要自己慢慢去发掘。

    总有一天,哪怕她不能站在他身边,她也能知道他是一个什么人的。

    嗯,她就是对他好奇罢了。

    每个女孩,都会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好奇吧。

    她也不例外。

    可为什么,这样想的时候,她感觉到脸红了。

    还烫烫的。

    正迷迷糊糊的看着微信上的那一个对话框发呆的时候,身边的空位上终于有人坐了下来。

    她想也没想的就道:“喻色你在查什么资料?都没有正式开课,你就这么认真了?”

    “杨安安,我喜欢你。”结果,杨安安的语音还未落,面前就多了一只玫瑰花。

    是的,就是一支玫瑰花。

    红玫瑰。

    有点艳俗的红玫瑰。

    但是在这样的安静的图书馆里,这支玫瑰花就仿似染上了浪漫的翅膀,在空气里悄然的飞舞着,打动着从来都没有收过花的杨安安,心口怦怦怦的如小鹿般的乱跳了起来。

    “你……”她抬头,看着身边突然间不请自坐的大男孩,随即就激动了起来,“穆承灼?”

    她知道他。

    大二的小语种系的,是从大一到大四整个小语种系的系草。

    因为小语种这种专业,报名的几乎都是女生,所以在他那个系里,他自然而然的就成了系草。

    而每一次的系里活动,他都是男生的代表,所以在南大,穆承灼算是很有名的。

    不比凌澈校草的名气小。

    但是现在,这个南大的名草,这个时候居然在图书馆这样的地方向她告白了。

    虽然因为是在图书馆他的声音被迫压低,但是别人听不见,她听的很清楚。

    他说他喜欢她。

    声线磁性低哑,很好听。

    杨安安看着他,莫名的脑海里就闪过了孟寒州,就把两个男人对比了起来。

    然后就给出了一个结论。

    这就好比喻色对凌澈和墨靖尧的结论,一个青春美少年,一个成熟有男人味。

    完全不同的款。

    而她觉得无论是孟寒州还是穆承灼,都足以有吸引她的地方。

    眼看着她不说话,只是呆怔的看着自己,穆承灼再度重复了一遍:“杨安安,我喜欢你。”

    听到穆承灼再度表白了一次,杨安安还是不可置信,“你……你是在开玩笑吧。”

    一定是这样的。

    校园里有很多这样的传说。

    有些男生女生为了一个赌注就去告白,如果告白成功,就嬴了赌注,如果告白失败,就会输了赌注。

    她与穆承灼在此刻之前连话都没有说过,无缘无故的这男生就向她表白,想来一定与赌注之类的事情有关。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飞山中文] https://www.feishanzw.com/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