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790章 浓浓的欲

    第790章浓浓的欲

    “呃,这事是你做出来的,原因都在你,你不灭火谁来灭火?还是你想让小色恨你一辈子?

    所以,我觉得现在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这个办法,你来灭火,你来负责杨安安一辈子。

    嗯,除了这个办法,你们谁还能想到其它的更好的解决办法?”墨靖尧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到。

    这话说的喻色身体一颤。

    的确,墨靖尧所言还真的是她能想到的唯一能解救杨安安的办法。

    不是她无能。

    实在是远水解不了近火。

    实在是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

    孟寒州噤声了,一张俊颜倏的爆红。

    喻色则是看向他,她早就见过孟寒州,人长的不错,长相上与墨靖尧不相上下,看着性子也不错,对她也从来都是很有礼貌也很温和的。

    既然人不错,再加上孟寒州是墨靖尧的朋友,她此刻就觉得这也是没有选择的选择了。

    因为现场的这几个人,她是女人她派不上用场,墨靖尧是她的人,自然也不行,连界是孟寒州的人,身份上不如孟寒州,至于那个看起来很阴柔的男人傅玉书,就更加的配不上杨安安了。

    所以,眼前的几个男人中,唯一让她觉得还能配得上的也只有孟寒州了。

    杨安安是个颜控,她想杨安安就算是清醒过来,应该也能接受这个孟寒州吧。

    接受孟寒州总比丢了性命要强。

    这一瞬间,喻色也是心思百转,把所有的能想到的都分析了一遍。

    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的确如墨靖尧所言,孟寒州是杨安安的最佳选择。

    想到这里,喻色看向孟寒州的眼神就冷肃了起来,“孟寒州,你能保证一辈子对安安好吗?”

    孟寒州:

    他这是一不留神就要给自己定下一个媳妇了?

    他好象今天才第一次见到杨安安吧。

    他对杨安安的了解也仅限于当初查喻色的资料时知道的那一点点。

    然后就这样,墨靖尧就要和喻色一起把他指给杨安安了?

    他怎么就觉得自己真的变成少爷了呢。

    而杨安安就变成是他主子了

    “不行,我这人可不是什么好人,我会始乱终弃的,你最好是给她找个她喜欢的男人。”孟寒州立刻推托,才不要从此惹上一个烫手山芋。

    他对女人真的没兴趣。

    “她也没什么很喜欢的男人,不过是个颜控罢了,就是能对好看的男人多看几眼,也仅此而已,而且,安安是干净的。”喻色脑仁疼了,孟寒州是以为安安不干净,所以不同意?

    要知道,南大这才开学没几天,她就已经知道有几个男同学在暗恋安安了。

    当然也有暗恋上她的,不过从她被墨靖尧和凌澈追求了之后,其它的男同学就只能对她忘而却步了。

    她连凌澈学长都看不上,还能看上其它的男同学吗。

    那不可能的。

    而现在,最紧要的是杨安安的未来。

    是任由她停止呼吸,还是要便宜孟寒州。

    如果杨安安清醒的话,喻色想她一定会很民主的去征求杨安安的意见的。

    偏偏杨安安现在是最不清醒的。

    也征求不了杨安安的意见。

    况且,时间太紧迫了。

    她甚至都能想象得出来,此一刻正在秘室里的杨安安是有多么的煎熬。

    “我我没有其它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我配不上杨安安,四嫂,你能不能另选其它的男人?”

    喻色顿时扫向连界和傅玉书。

    结果,她还没扫完,就听墨靖尧慢悠悠的道:“自己做的错事,就自己收尾,否则”

    后面的,墨靖尧没说出来。

    但是那语气中赤果果的威胁意味却是十分明显的。

    喻色的意思是替杨安安选了孟寒州,他也是这个意思。

    既然他们两个不谋而合,这就是天意。

    他就直接替杨安安做主了。

    “墨靖尧,你太霸道了,你太过份了。”孟寒州这么一个强势的男人,这一刻眼圈都红了。

    “你想让杨安安死?”

    墨靖尧直接吼过去,然后这一句让孟寒州直接噤声了。

    “做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后果。”墨靖尧继续说到。

    “是连界。”孟寒州直接不要脸的把连界推了出来。

    结果,他才推出连界,就听傅玉书道:“还不是你逼着连界做的,所以,罪魁祸首是你而不是连界,阿州,你认了吧,你要是不认这个女孩,你就认”

    他越说越小声,最后一个‘我’字淹没在口水中,随即就噤了声。

    走廊里顿时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看着正抓狂中的孟寒州。

    现在是所有人都意见一致的统一的全都认定了把孟寒州交给杨安安。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解铃还需系铃人。

    眼看着孟寒州还不同意,喻色急了,因为她知道那药效对杨安安的身体会造成什么影响,“你以为我愿意是你吗?还不是没的选择,你再不进去,安安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她这话是真心话,她也不愿意把杨安安交给孟寒州的,完全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孟寒州,过了今晚,明天你就订婚,我会送你和杨安安一份厚礼。”喻色的决定就是他墨靖尧的决定,墨靖尧直接就决定了孟寒州的一切。

    于是,从老大马上就要变成少爷的孟寒州这一刻脸色黑沉沉的,恨不得要咬舌自尽。

    可是墨靖尧的那句话冲进了他的耳鼓,是他自己先做错的。

    所以,这一刻墨靖尧的安排也是他活该。

    孟寒州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窝囊过。

    他墨眸微眯,抬头看喻色,“过了今天,我可以不负责吗?”

    “不可以。”得到的,是喻色绝对否定的回答。

    “好吧,如果她是干净的,我负责。”在他的世界观里,这世上干净的女孩都死绝了。

    他不相信杨安安还是干净的。

    就算是面前的喻色,不也被墨靖尧给染指了嘛。

    “你特么的要是敢不负责,我直接灭了这冠达会所。”墨靖尧云淡风清的说到,仿佛在说着一件极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孟寒州身子一抖,再不看他,伸手就推开了面前的这扇门。

    有些沉重,却染了浓浓的欲。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飞山中文] https://www.feishanzw.com/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