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763章 这是图钱?

    “对对,是这个理儿,不然哪有这样的,刚刚还在这里吃吃喝喝,转眼间就倒地身亡了,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围观的这人说着,又扫了一眼餐桌上的残羹剩饭,不过真看不出来哪道菜有毒。

    而且刚刚经理已经都尝吃过了,现在经理还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他摇摇头,一付困惑不解的样子。

    另一个人也紧跟着八卦道:“这可是一条人命,交给警方处理比较得当,不然他若真的是被人害死的,如果直接送去殡仪馆而没有抓住真凶,他是死不瞑目呀。”

    “有没有人报警?不然我来打吧,怎么也不能眼看着一个人死了而不管。”

    “我还是我自己来吧,我是他妻子,我来报警才合理。”死者的妻子眼见着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都支持先报警,终于开了口,也打起了电话。

    餐厅里的人,胆大的就继续的围着死者,胆小的就躲的远远的,也有想离开的,不过全都被经理给叫住了,在警察没来之前,在死者的死因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整个餐厅里的人谁都不能走。

    谁都有作案嫌疑。

    一时间,整个餐厅里人心惶惶。

    喻色看女子报了警,便对莫明真道:“莫医生,我们继续吧。”

    这人都已经死了,已经没有了抢救的价值,这么围着也于事无补,什么也帮不上。

    而她时间宝贵,对莫明真讲述完了该说的,她还想回去公寓看书,还想要研究治疗安安妈的病的药方,所以不想继续站在这里浪费时间。

    莫明真低头看了一眼死者,点点头,随着喻色走回到了他们的餐桌前。

    肖敬涛和李旭一看老师和喻色走了,立刻紧跟了上去,不过在离开前,肖敬旭脱了自己的外套蒙在了死者的头上。

    人死不能复生,蒙住头部是对死者的尊重。

    围观的人眼看着前面出头的喻色说走就走,反倒是另两个人主动的蒙住了死者的头部,就指着喻色说道:“一个小丫头片子罢了,刚刚一定是胡言乱语乱说话的,不然你看,她这人真是铁石心肠,这死了人,她居然还能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继续去吃吃喝喝,真是个无情的人。”

    “年纪轻轻的这么冷漠,我看也是无情之人。”看到喻色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拿起筷子开吃,一边吃一边与莫明真说着话,众人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顺眼了。

    喻色全然不理会,继续与莫明真有问有答的聊着说着。

    不过,都是莫明真询问她回答。

    肖敬涛和李旭则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成了背景。

    两个人从一开始的漫不经心的听,到后面已经是越听越傻了。

    若是只看面前的两个人,他们就觉得这两个人应该是喻色问莫明真回答,但是他们亲耳听到的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是莫明真问喻色回答。

    其实之前两个人已经听到了一些喻色对陈老药方的陈述,已经被惊艳到了。

    但现在,可以说是被震撼到了。

    这哪里是一个大一新生该懂的学术知识点呢。

    反正他们大一的时候,就喻色说出来的这些医术道理,他们是半条都说不出来的。

    就这样听着,都是大开眼界。

    两个人越听越震惊,越听越认真,早就把身后有人死了的事给忘记了,而莫明真也亦是,全神贯注的与喻色交流着。

    这么好的咨询喻色的机会太难得了,又有一个现成的方子可以一起讨论,莫明真就觉得这与喻色才聊了一会的功夫,已经是胜读十年书了。

    所以,当理解了喻色给陈老开的那个方子后,他还是不想放过喻色,就把自己这阵子遇到的疑难杂症全都搬出来了。

    全都开始问问问。

    甚至于,还拿出一个小本本,一边听一边记。

    偶尔笔速跟不上喻色口述的时候,就对肖敬涛和李旭道:“这条经验赶紧记下来。”

    于是,肖敬涛和李旭就象是小学生一样的也帮着老师记笔记。

    不过,也不能说是帮着老师记笔记,他们两个也要记的。

    心甘情愿,求之不得的记录。

    喻色讲的这些个药理的知识点,比他们上大学时的教授讲的还通透还具有临床意义。

    上大学的时候,他们还没有临床经验,现在有临床经验了,听起来是事半功倍,就觉得喻色讲的这些太有意义了。

    三个男人认认真真的听一个小女孩讲药理,完全的把身后的死者给忘记了。

    不远处的人,时不时的对着他们那一桌指指点点。

    而且,是越说越难听。

    “那几个人真的是医生吗?瞧那三个男人看那个女孩的眼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的,都想老牛吃嫩草?”

    “一个女孩子家家,勾一个也就罢了,还现场直接勾三个,这是图钱?”

    “听说现在的小女孩为了追求物质享受,买高奢品,都是直接找几个男人养着的。”

    “对对对,年轻就是资本,瞧把那三个男人迷惑的,我看已经是神魂颠倒了。”

    就在离不开也吃不下的顾客说够了死者开始讨论喻色几个人时,警车终于到了。

    几个办案的走了进来。

    死者的妻子立刻冲过去,“我老公死了,你们快帮我看看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心脏病发,或者是脑出血?不然怎么吃着吃着,人就倒地死亡了?”

    办案的走过来,先是遣散了围观的人,然后开始记录现场情况,眼前能看到的,还有死者妻子的叙述,全都记录了下来。

    现场情况保存很好,餐桌上吃剩的食物也都还在。

    打眼一扫,都是平时经常吃的点心小菜,没有能致人死亡的菜色。

    听到经理叙述他把餐桌的每样菜几乎都试吃了一遍时,正记录的人追问了一句,“你全都吃过了?”

    “差不多,只剩下那边那两道没吃过。”经理急忙指了他要吃,后来被肖敬涛李旭拉开后没吃的两道剩菜。

    那是两道很普通的大众菜,除非里面下了毒药,否则吃了是绝对不会致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