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738章 赔你一次专注的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语气里全都是气愤,仿佛喻色把她和她所说的长梁怎么着了似的。

    喻色只顿了一下,就反应过来这女人所指的病人是此刻正在手术室里抢救的病人。

    因为,现在整个诊所里只有她收治的那一个病人。

    显然,这女人是打听到了是她接过来的病人。

    她挣扎了一下,想要从墨靖尧的怀里下去,与这个女人认真说话。

    可是墨靖尧怎么可能让此时虚弱万分的喻色下去呢,让她站一秒钟他都舍不得,就要在怀里抱着,“让开。”他低喝过去,这女人是谁他不管,就算是手术室里的那个病人是死是活他也都不管,他现在只认喻色。

    他现在就要把喻色送回公寓,除了吃和休息,不许她再出门了。

    否则,要是再遇到一个病患,她绝对还会不要命的救人。

    可她现在的身体真的再也承受不住任何了。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她身体恢复如初之前,不让她出门。

    这样就不给她治病救人的机会了。

    这样,她才多少能珍惜些自己。

    墨靖尧这一声低喝,吓的面前的女人一个抖擞,男人身上自带一种威严的气场,惊的女人不由自主的就后退了一步。

    可,当看到墨靖尧抱着喻色越过了自己,她立码反应过来不对,“你谁呀你?我是病人家属,我家长梁才不要进你们这样一家还没开业的诊所,这要是把长梁治死了谁来负责?你们负得起责任吗?”她歇斯底里的去追墨靖尧,就想抢下喻色,要与喻色说道说道。

    不管治好不治好,都要给她钱。

    墨靖尧理都不理,直接冲着站在大门边的陆江点了点头。

    是的,陆江已经赶来了。

    这样的事情,他处理最为拿手。

    可,墨靖尧看到了陆江,喻色也看到了陆江。

    她是了解墨靖尧的,这个男人哪怕是不在她身边的时候,都绝对不会让她吃一点亏的,更何况他现在就与她在一起,那是更不会让她吃亏了的。

    所以,这女人到了陆江的手上,只怕要倒楣了。

    所以,她扯了扯墨靖尧的袖子,小声道:“我有话对陆江说。”

    “好。”墨靖尧走到陆江的面前停了下来,喻色看起来脸色苍白,白的让他心口泛疼,他有些后悔同意她给病人输血了。

    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血都抽了,要是不拿去治病救人,才是暴殄天物。

    其实他不想她与陆江说话的。

    可是这个时候若是制止她,想来她绝对会跟她撒娇卖萌的求着他的。

    虽然他很喜欢她跟他撒娇卖萌,但是她撒娇卖萌都是需要体力的,他舍不得。

    他现在就想她跟陆江说完她想说的话,然后立刻马上离开诊所。

    至于其它人,管他们去死呢,都与他无关,他只要喻色好就好。

    喻色虚弱的看向陆江,陆江便下意识的也看向了喻色,结果,他的目光才一落到喻色苍白的小脸上,就听墨靖尧低咳了一声,他差点吓尿了,急忙的转移视线,就连喻色的衣角都不敢看了,微低着头,低声道:“喻小姐,您吩咐。”

    “她是病人家属,担心病人很正常,因为担心而说话说过头什么的,不能不分清红皂白的吓唬人家。”

    喻色的声音很小,她现在很疲惫,所以听到别人的耳中就象是轻声絮语一样。

    陆江听完了,有点没反应过来,所以,墨靖尧是要他教训一下这个对喻色不敬的女人,然后喻色则是不想他去教育这女人?

    那他到底要听谁的?

    偷瞄了一下喻色还有墨靖尧,他觉得他更应该听喻色的才对,毕竟,他家墨少是个女友奴,绝对是听喻色的,可是墨少现在给他的指令就是教训人呀。

    墨靖尧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那眼神就是。

    这点他要是看不出来,他就不是墨靖尧的特助了。

    而他既然是墨靖尧的特助,那自然就是要听墨靖尧的话了。

    这一刻,偷瞄着两个人,他懵了。

    懵了的陆江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喻色了,以至于就呆怔在了原地。

    墨靖尧不乐意了,陆江这样不回应,就是无视他的小女人,而且,陆江不说话,他也不好直接抱走喻色,不然小女人要是执拗起来,又是恨不得掐他了。

    他不怕她掐他,他是舍不得她使力,舍不得浪费了她的精气神。

    “陆江,没长耳朵吗?”墨靖尧沉声喝到。

    墨靖尧这一句,陆江就明白了,果然这世上从来都是一物降一物,喻色降住了墨靖尧,墨靖尧这是让他听喻色的吩咐了,于是,回神的他急忙道:“好,我会处理好的,喻小姐放心。”

    喻色点点头,转过了头,墨靖尧便抱着她继续走,很快就上了车。

    至于身后那又喊又叫的女人,已经被陆江拦住了。

    绝对不能让这个女人骚扰到身体虚弱的喻色,不然墨靖尧会认定他办事不利,不说砍了他也差不多。

    随便给他关个小黑屋,或者扣个薪水啥的,他才不要。

    墨靖尧小心的把喻色放到了后排的座椅上,喻色就以为这男人放好了她就要去开车了。

    却没想到,墨靖尧大长腿也随即上了车,就坐到了她身边。

    然后,就听到了低低的‘咔嗒’一声,车门锁了。

    原本该去驾驶座的男人没有去驾驶座,而是坐到了喻色的身前,“你……你干嘛?”

    忽而就觉得这车厢里的空气都稀薄了似的,她抿了抿唇,大眼睛泛起了雾气,有点慌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还是那张脸,那张倾国倾城的俊颜,每次看到都让她心跳加快。

    “之前没有专注,我赔你一次专注的。”墨靖尧哑声看着喻色,然后一张脸就轻俯了下去,距离喻色的小脸越来越近。

    两个人的呼吸很快就交缠在了一起,“不……不用赔。”

    只是喻色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还未落,墨靖尧就开始了他的特别的‘赔偿’了,这一次,一定会很专注的亲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