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734章 一损俱损

    “糟糕,血袋破了。”摔倒在地的女护士急喊了一声,同时转头瞪向身后的副所长。

    她刚刚走的太急,可哪怕是很急,前面地上有没有障碍物,她眼睛不瞎她能看到的。

    可是明明地板上什么都没有,她还是摔倒了。

    她能感觉到是被什么绊了一下。

    而这摔倒的地方离她最近的人就是副所长。

    “你……你绊了我……”

    副所长顿时面色不虞,“谁能证明我绊了你,分明是你走路不小心自己摔倒的,赶紧看看还剩几个没摔破的血袋,赶紧起来拿进手术室。”

    那女护士咬牙站起来,可再检查掉落在地上的血袋,只有一袋是完好的。

    明明抢救病人的血是够用的,现在立刻变得不够用了,她眼圈一下子就红了,“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

    喻色已经听见了动静冲了出来,一眼看到手术室外洒了一地的血,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现在也不是追究护士摔破血袋的时候,还是救人要紧,手术继续进行要紧,她急急追问护士,“血库里还有没有与病人匹配的血源了?”

    护士直接就流泪了,“喻医生,没有了,全都拿来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摔倒了摔坏了,如果出现医疗事故,都是我的责任……”她吓坏了,语无伦次的说着这些,已经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就一付等着出人命,然后自己负责任的态度了。

    喻色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以绝对让人心安的语气道:“有我在,病人不会有危险,告诉我,病人是什么血型?”

    “他是……是Rh阴性血。”护士说完,眼泪流的更凶了。

    这种血型但凡是学过医的都知道,太难找了。

    所以刚刚摔掉在地上的那一袋袋血,可以说是金子一般的血,就是花钱都不一定能买到的。

    但现在,已经不能用了。

    病人的儿子也冲了过来,“抽我的。”

    “手术前已经验了你的血型,你不是Rh阴性血,你的血型随了你妈妈而不是你爸爸。”

    “那怎么办?”男子急了,就在原地团团转了起来,转了一圈,他急忙道:“我开车去其它医院找血源。”

    “来……来不及了。”护士的眼泪越流越凶。

    其实刚刚摔坏了那些血袋的时候,她就知道后果的严重性了。

    如果换成其它普通的血型,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随便一些人当场献一献血,也就度过难关了。

    但是这病患的血型,真的是一座城市里也就几个人而已,而且还是大海捞针的几个人。

    就算是现在能把是这个血型的人找到,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赶不来医院。

    护士身上的对讲机这个时候响了,“小张护士,赶紧把血袋送进来进行手术输血,小张护士,赶紧进来手术室。”

    科主任在催了。

    再不输血,不用十分钟,病人就没救了。

    这是现场所有人都知道的。

    但是这一刻全都无能为力。

    哪怕他们身体里都有血,但是也帮不了病患,更帮不了这台手术。

    大家都慌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那护士的眼泪越流越凶。

    然后,科主任已经推开了手术室的门,“小张,你怎么还不送进来?”

    下一秒钟,他怔住了,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地上的鲜血,还有护士手里仅存的一小袋血。

    “怎么会这样?”从头至尾都镇定无比的科主任,这一刻也慌了。

    因为他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算他的手术技术再好,可是病人失血过多不输血的话,只怕……

    一时间,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他比谁都清楚,这血源就算是别处有,就算是现在开车送过来,也来不及了。

    就在现场的人全都急的团团转,病患儿子已经哭起来的时候,就听一道清丽的女声道:“输我的血,我是Rh阴性血。”

    这一声响在手术室外,所有人都震惊了。

    外科主任看向喻色,“喻医生,你说的是真的?”医院里当初所有的被喻色招聘进来的人,都是应喻色的要求叫她喻医生。

    因为,她深深知道,虽然诊所是墨靖尧送给她的,但是她没有行医资格证,就仅凭这一点,她就没办法当一个合格的诊所的正面的领导者。

    但是因为面试时被她所折服,所以,被她招聘的每个医生都被她圈了粉。

    但是,是她的粉丝也只是她的粉丝,在输血这件事情上,半点也马虎不得。

    因为,血型输错的后果也是一条人命,真的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喻色郑重点头,“是真的,走,一边抽我的血一边做手术。”

    “喻医生,病人最少还需要1200CC的血,可是现在只有你一……”

    科主任还没说完,一道身影就拦在了喻色的面前,“小色,不可,我不同意。”

    墨靖尧不同意了。

    他没有拦着她救人,其实就是在替她担当着风险。

    毕竟这种随时都有可能死亡的病人,很多医院都是能不收就不收,而博喻爱心医院的规模虽然是按照三甲医院的规模来打造的,但是挂出去的牌子却真的是诊所的性质。

    接这么大的一场手台,人救活了是好事,诊所的名气也就宣传出去了,但是如果救不活,诊所的名气还没开业就会受损。

    这所有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但是喻色坚持救人,墨靖尧想想自己曾经的九死一生,便没有阻止喻色了。

    而他同意她救人,那就不论最后是什么结果,他都可以为她善后。

    但是让她一次性的为病人输1200CC的血,他不同意。

    正常人输血400CC已经是极限了,1200CC,那是要命的事情,他宁愿手术终止,也不愿意喻色输那么多的血。

    他在意的只有喻色。

    看到是墨靖尧拦了上来,李主任也纠结了,脸色难看至极,“这……”

    他看向喻色,现在,只有喻色才能决定一切。

    输血与不输血,只在一念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