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725章 墨先生生气了

    喻色是被墨靖尧抱进公寓的。

    他把她放在床上的时候,她瞪了他一眼,“你不是说你不进我的公寓吗?”

    听到她说‘我的公寓’,墨靖尧眸色温暖,“没说过。”

    “你……”喻色咬牙切齿了。

    墨靖尧这才打开空调,再为她拉好被子,“开玩笑的,说过的话我自然记得,不过那句话其实是有深层含义的,并不是我不能进你的公寓,而是我进你的公寓后不能对你做什么,对不对?”

    喻色想想也是,她提出那个要求的时候,墨靖尧还没有告知她他为什么不肯与她订婚的原因。

    所以,她恨他恨的牙痒痒的,就是不想他走进她的世界。

    但是现在不同了,她知道了原因,知道他之所以与她不订婚不结婚不打破那最后一层底线,所为全都是为了她。

    她已经不恨不生气了。

    所以,此一时彼一时,他现在进她的房间,她并不抵触。

    不过不抵触他进她的房间这句话,她绝对不能说出来,有点羞。

    喻色想到这里,拉过了被单直接盖过了头顶。

    被子她住进来前都是洗过的,有一股淡淡的皂角的香味,是她喜欢的味道。

    她静静的躺在床上,也在悄悄的运行九经八脉法。

    她现在的九经八脉法运行起来可以说是很自如了。

    闭着眼睛运行的时候,就能感觉到身体正在迅速的恢复之中。

    只是,不管她运行多久,储存的能量都是有限的。

    最多也就是救一两个人的能量罢了。

    再多,就储存不下了。

    这也是她从来不轻易动用九经八脉法的原因之一。

    好在,她现在每次动用之后,只要迅速的运行,恢复的速度也很快。

    不象最初她运行九经八脉法的时候,没有半个月以上体力都恢复不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喻色感受了一下身体,觉得自己已经恢复到常人的状态了。

    这才悄悄的掀开了被单的一角。

    卧室里一直都很安静,她一直都以为墨靖尧去了客厅,让她可以在卧室里安安静静的休息。

    却在掀开被单的刹那,怔住了。

    墨靖尧就坐在床前,此时正在盯着他面前的笔记本电脑。

    感觉到她掀开了被单,他抬眸看过来,那眼神犀利的让喻色心头一慌,仿佛做错事的孩子似的,“不许这样看我。”

    “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小色,你没吃早餐。”

    “哦哦,安安给我买了的,只是我迟到了,没来得及吃罢了,不然我会吃的。”怎么感觉这男人看她的眼神,仿佛她一点都不乖似的。

    可她分明就挺乖的。

    “你受伤了。”然后,她才乖巧的解释完早餐的事情,就听墨靖尧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

    男人的声音,让喻色不由得就有些慌,“小……小伤,无碍了。”

    “流血了还说无碍?我检查一下。”墨靖尧把笔记本电脑放在一旁的床头桌上,就坐到了床上。

    喻色顿时感觉床垫深陷了一下,“我真没事。”

    可是墨靖尧根本无视喻色说什么,直接就掀起了她的被单,然后是她的衣角,然后,一只手就落在了喻色的腰上。

    很烫很干燥,这是喻色瞬间的感觉。

    随即就是疼。

    因为墨靖尧的手抚过了她之前被小言妈踢过一脚的地方。

    抚过之后,他的手就落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可,那手不动了,却不代表不存在。

    就那样落在身上,喻色就觉得浑身都紧绷了起来。

    因为,她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于男人身上的低气压。

    是的,是很低很低的气压。

    那低气压压的喻色快要没有呼吸了。

    他象是生气了。

    喻色小心翼翼的看向墨靖尧,果然那张脸上一片阴霾。

    仿佛要杀人似的。

    这样子的墨靖尧让喻色有点慌,仿佛做错事的小孩子似的,小手轻扯了一下他的衣角,“怎么了?”

    真不明白他这样气咻咻的所为何事?

    她没有惹他生气吧。

    所以,他就算是要生气,也不应该是对着她,而是对那些惹他生气的人吧。

    正在喻色想来想去确认自己没惹过他而放松下来的时候,就听墨靖尧道:“下次,再有人伤你,直接一脚踹开,等你好了,我来教你防身之术,再有,伤了你的人,她的亲人不许再救。”墨靖尧这一句话说的很严肃很认真。

    如果不是刚查了监控,他一点也不知道喻色救人的过程中受了伤,还是被所救孩子的妈妈给踢伤的,那一片,现在还淤青呢。

    “好。”喻色发现墨靖尧现在满脸阴霾,所以立码就答应下来,反正她这里就是,答应是一回事,而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只要是遇到病人,她真做不到见死不救。

    况且,其实也不全都怪小言妈,她那种治病救人的手法,别说是其它人,她自己都知道很奇特很特殊。

    墨靖尧看着乖巧如猫咪一样的女孩,一时之间接下来要说的话直接就被卡在了喉咙口,叹息了一声,“这里都淤青了,是你自己配药膏,还是我让人配了送过来?”

    喻色自己就是医生,她自己的情况她自己清楚。

    都说术业有专攻,在治病这方面,墨靖尧绝对不与喻色争。

    “我不喜欢药膏,敷在身上很不舒服,也蹭的被子上脏兮兮的,我写一个方子,你让人抓了煎了给我就好。”

    “好,你念我录入手机记事本。”

    喻色便念了一个方子,一共八味药,小方子,但是这个小方子却有大用途,治这种外伤很有效的。

    她念完了,墨靖尧也记好了,起身就往外走,“我出去抓药,有什么事打我电话。”

    “哦哦。”喻色什么也没想的答应了下来,然后才反应过来这男人是要自己亲自去抓药,而不是安排给陆江或者其它人。

    她乖乖的躺在床上等着,他要亲自去买就亲自去吧。

    虽然,只要一想到墨靖尧这个人每分钟所能创造出来的财富,就觉得这样让他为她做这做那有些浪费。

    可他愿意就好。

    她连阻止他的机会都没有,他就已经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