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712章 是坏人,是女巫

    不过,她现在也没时间等在这里等人家出来认识一下,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好在,她已经换好了迷彩服,她也不知道墨靖尧从哪里弄来的她军训需要穿的迷彩服,昨晚检视衣帽间的时候,她就发现了。

    所以她现在只需要赶到学校吃个早餐就可以了。

    喻色出了电梯,就以小跑的速度往南大赶去。

    不需要打车。

    这里距离南大真的很近。

    出了小区,走到马路对面,从南门进去南大,很快就能到军训集合的地点了。

    杨安安已经通知她了,准备的是肉包子,她想她今天早上一定要全部吃光光,这样就能坚持到中午了。

    边小跑边看一下腕表,还有半个多小时才到集合时间。

    而她已经看到了南大的南大门了。

    她想她今天一定不会迟到了。

    喻色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世上从来都是计划没有变化快。

    她才出小区,正在等红灯穿过马路进校门,就听身后“嘭”的一声巨响。

    “啊,出人命了。”

    “快来救人呀。”

    “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120急救电话打起来。”

    那一连串的喊声,吸引着喻色回过头去,就见对面的一幢老旧楼房下,躺着两个人。

    一个女人一个小男孩。

    而小男孩则是在女人的身下。

    想来,是女人跳楼时正好砸在了小男孩的身上。

    喻色想也不想的就朝着那个方向飞奔而去。

    然后,这样跑向那里的时候,她的脑子里就开始做起了思想斗争。

    救还是不救,她真的在做斗争了。

    救的话,她今天又要迟到了。

    想到可能被罚的两个小时站军姿,她腿就已经酸了。

    可是不救这个念头才起,她脑子里又闪出了初初得到墨靖尧那块玉时第一句闪进脑海的就是医德医训。

    救死扶伤,是她的使命。

    所以,哪怕是被罚站军姿,她也顾不得了。

    罚就罚吧,救人要紧。

    正是上班上学的早高峰时间,人很多。

    很快就把地上的两个人围的里三层外三层了。

    里面的人,报警的报警,报120的报120,虽然人多,但是现场并不乱。

    可是人太多了,把伤人围起来容易空气不畅,容易让伤者窒息而亡。

    “让开,快让开,人太多空气不畅,对伤员是致命的。”喻色边跑过去边大声喊道。

    她这一嗓子喊过去,就见现场有两个维持秩序的人急忙喊道:“都让开,让开,保证空气畅通,请大家配合一下,都让开。”

    几十个人,瞬间就被分散了开去。

    只是喻色赶到的时候,也被拦住了。

    “先生,我是来救人的。”喻色就想冲过去。

    “不行,要保持空气流通,大家都不能靠近,等救护车。”

    喻色哭笑不得了,“先生,说空气不畅对伤员是致命的,这话是我喊的。”她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现在连她也靠近不了了。

    “那你靠近要干什么?”那人微微一愣,上下的打量着喻色,不明白她这往前冲是要干什么。

    “救人,快让开,我能救他们。”喻色迅速的扫描了里面一大一小两个人。

    孩子的伤最重,但是还有呼吸,女人的伤轻些,绝对死不了。

    原本远远看到女人的时候,她是不喜欢这个女人的,因为是她砸伤了小男孩。

    但是就近看到她受伤的裸露在外的肌肤时,她懵了一下。

    突然间就明白女人为什么跳楼了。

    抬头看一眼对面楼的方向,然后她对刚拦着她的男人道:“如果是邻居的话,把她的家人看起来。”

    “怎么了?什么意思?”那维持秩序的男人问到。

    “先看起来就是,然后等警方来人就交给警方报警,我先救人。”这女人被虐待了,身上依稀可见一些被烟头烫伤溃烂的伤口。

    还有被刀片划伤的伤口。

    全都不是致命的。

    但是那些伤口,随便哪一个在被烫伤划伤的时候,绝对是要命的疼。

    喻色说完,就去轻轻搬动着受伤的女人。

    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心很疼。

    不过,她还是决定先救小男孩再救这个女人。

    因为,小男孩的伤更重。

    再不出手相救,只怕保不住一条小命了。

    只看了一眼,喻色就决定了施救办法。

    孩子的伤太严重了。

    头被砸的已经变了形。

    这个时候针灸已经来不及了。

    汤药和其它的各种西药更是来不及。

    只怕还没有吞咽到腹中,孩子就断了气。

    这样的紧急的时刻,她只有一个办法救人。

    那就是九经八脉法。

    喻色伸出双手。

    两手同时落在孩子的身体上。

    就把内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孩子的身体里。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过去了。

    她听到了身边的喊声,听到有人再喊拉开她。

    还有哭喊声。

    喻色全都充耳不闻,不管哭喊的人有多抗拒让她施救,她现在都管不了。

    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先救活这个小男孩。

    内力正源源不断的输送进小男孩的身体。

    哪怕是后面自己需要许久的时间才能恢复这些内力,她现在也是义无反顾的全都输送给了小男孩。

    “拉开她,我要送我儿子去医院。”

    “医生,护士,我只要医生和护士救我儿子,把她拉开,都是坏女人。”

    “坏女人,你们都想害死我儿子吗?”

    一旁,孩子的妈妈哭喊着,一边哭一边上前拉扯着喻色。

    认定了喻色是坏人,是在害她的儿子。

    她儿子先是被一个坏女人砸伤,现在又被一个女人施了法术一般一动不动。

    反正,她就是这样的哭喊着喻色是坏人,是女巫。

    看到自己儿子的样子,孩子妈已经完全的失去了理智。

    随后之前维持秩序的人就走到喻色的面前蹲下,小声的劝道:“姑娘,知道你是好心,你是想救活这孩子,但是咱也得有点自知之明吧。

    这孩子连呼吸都快要没有了,头都变了形,这样子八九不离十就是个死呀。

    就算是救活不是植物人也是个残废,你一直这样,孩子要是死了,你撇不清关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