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708章 不见半点风情

    嘴甜的让她快要无语了。

    “嗯。”

    “你还真喝了?”这居然就承认了?

    这也太不象墨靖尧了。

    那个酷酷的拽拽的,一身高冷的墨靖尧哪去了?

    被狼叼走了吗?

    “喝了,为了见你,出门前特别喝的蜂蜜。”

    听着他一本正经的胡言乱语,喻色伸手一拧他的胳膊,“说谎都不打草稿的,墨靖尧,你越来越讨厌了。”

    “真的讨厌?”

    “真的,比真金都真。”她学着他的话,现学现卖,用的贼顺贼溜。

    墨靖尧突然间大手一伸,顷刻间就捂住了喻色的眼睛,“香不香?”

    被墨靖尧的话一引导,喻色不由自主的就吸了吸鼻子,然后,一股股浓浓的香气飘过来,而且,绝对是她熟悉的香气。

    可不是路边那种随随便便的烧烤香。

    那可是墨靖尧每一次请她吃烧烤时的独家蜜制的香气,就算是别人想偷,也偷不去。

    “好香。”嗅着那香,喻色下意识的咬了咬唇,恨不得现在就拿一串入口,然后畅快的吃起来。

    “墨靖尧还讨厌吗?”

    “不讨厌。”喻色绝对识时务的乖乖的说到。

    “我背你?”

    “好。”喻色看着男人弯下去的身形,真的就跳到了墨靖尧的背上。

    她现在,满脑子的全都是那泛着浓浓香气的烧烤,还没吃到嘴里就在分泌唾液了。

    然后,墨靖尧真的就背着她沿着南大的围墙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越走香气越浓,越走喻色越觉得胃里空落落的。

    什么消消食,全然不管了。

    现在不想消食,只想吃吃吃。

    明明几天前刚回到t市的时候才吃过,可她现在还是惦记墨氏烧烤的美味。

    重点是不需要墨靖尧说明,她都知道他的食材绝对是有机的。

    肉质特别鲜嫩。

    他就为了她的一日三餐,居然把南大所有食堂的食材全都换上了有机的,那与她单独一起的时候,用的食材绝对会是比有机还有机的。

    在饮食这一块上,墨靖尧从来都不委屈自己。

    自然也不会委屈她。

    快到了,因为香气越来越浓,越来越近了。

    看到前面一个小树林,喻色就知道墨靖尧是让人把烧烤炉子架到了那个小树林里。

    亏他想得出来。

    他背着她,如同背着布娃娃似的,轻松的都不带狠喘的就到了树林子里。

    然后就见树林子正中的一块空地上,一个人正在烤着串串呢。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陆江。

    听到脚步声一眼看过来,看得喻色急忙把脸埋在墨靖尧的背上,就当自己没看见陆江。

    然后,陆江也就‘乖巧’的没看见她了……

    “墨少,女朋友打电话过来,我就不陪你吃了,你慢慢烤,我走了。”陆江很识时务的也装做没有看到喻色,匆匆来了一句就放下手里的串串走了。

    真的走了。

    这是充分的为墨靖尧制造了一个二人世界。

    墨靖尧点点头,便背着喻色到了烧烤炉前,直接把她放在了一旁的藤椅上,“刷会手机,一会就好了。”然后,他随手就把之前陆江烤的半成品全都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那些之前泛着浓香的串串,这一刻冒着热汽的串串在垃圾桶里和已经走了的陆江一起抗议,用完了就甩,墨靖尧太过份了。

    不过,墨靖尧完全是充眼不见。

    陆江烤的东西,绝对不能给喻色吃。

    喻色只能吃他烤的串串。

    喻色大爷般的躺在藤椅上,之前嗅到香气的时候,只想着有烧烤吃就不错了,结果到了才发现,这个

    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体贴,连藤椅连小几都准备的好好的。

    她跟着他到这里,就是享受来着。

    继续的闻着香气,喻色有点小得意,幸好晚上没吃多少,没吃饱。

    要是早知道晚上有烧烤,她想她连晚饭都不会吃了。

    留着胃吃烧烤多爽。

    她就喜欢看墨靖尧烧烤时的样子。

    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长裤,俊美无俦的脸上不见半点风情,他还是那个妥妥的大总裁的模样。

    可大总裁烤起烧烤时的样子,居然一点都不违合的感觉。

    帅帅的。

    闲闲的看着,不说点什么就无聊。

    “你今天很忙?”他之前好象是这样说的。

    “嗯,忙。”

    “那怎么说闲就闲下来了?”正常这个人,要是一忙起来,估计连晚饭连睡觉都会想不起来的。

    可现在,居然闲闲的来请她吃烧烤了。

    虽然这里比不上海边别墅吃烧烤更来的惬意,但是也还不错。

    海边别墅那边太远了,开车去一来一回要三个多小时。

    那在宿舍睡三个多小时不香吗?

    所以,她明白了,墨靖尧是体谅她在军训,想让她晚上多睡一会。

    毕竟,就算是来回的车上能补眠,也远不如舒服的躺在床上好睡。

    那根本没办法比。

    “呵呵,因为一个人。”

    “什么人?”喻色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可随即又觉得这不可能,她哪里能影响到墨靖尧忙不忙。

    他工作的时候,她从来不打扰他。

    所以,她影响不到他工作的。

    所以,天地良心,他忙不忙真的不关她的事。

    墨靖尧抬头看她,“你。”

    “我?”喻色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这话我有些懵了,你忙是因为我,你闲也是因为我?”

    “嗯。”结果,墨靖尧居然就认同了。

    还认同的无比的快。

    “我一整天都在学校在军训,我没影响你,墨先生,你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要不是这个时候她懒怠起来,她绝对冲到他身边狠狠的掐他一下,不然不解气。

    “真话。”

    喻色翻了个白眼,懒着理他。

    还要再一会烧烤才能吃,她就翻看起了手机。

    一刷热搜,第三条就是墨氏集团的消息。

    上午的时候墨氏集团的股票几乎跌停,然后下午一开盘就开始直线稳健上升,直至飙红。

    “墨靖尧,你白天忙着处理股价了?”看到这个热搜,想到墨氏集团的股价,就上午那么一跌,那至少是几百亿呀,所以,她终于明白他说的他忙是真的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