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631章 她她她哪里小了

    第631章她她她哪里小了

    原来,喻色之前压根没有看他发送给她的信息。

    她是在输入药方。

    一眼扫过去,有八个药方。

    月经不调的药方:......

    经常性头疼的药方:......

    习惯性流产的药方:......

    身体暴瘦的药方:......(这个是因为脾不好,吸收不好,所以怎么吃都不胖,必须调理)

    ......

    总之,一共八个,一个不少。

    算起来,他的秘书处不多不少,正好有八个女秘书。

    原来,他在这里忐忑不安的担心她,她却是在那里关心欺负过她的女秘书?

    这以德报怨的本事,他服了。

    甚至于,她都不知道那八个女秘书姓什么叫什么,人家还欺负过她,她这全都给了药方。

    “她们爱咋地咋地,你应该心疼的人是我,我这会很饿。”墨靖尧咬牙切齿的回到,其实事实真相是他担心她饿着了。

    “你转交给她们,我不想再去你的办公室了,吃饭就出去吃吧。”喻色很快回复过来。

    墨靖尧定定的盯着这一行字,她这语气似乎好象已经不是在生气的感觉了,可他也不确定,“在哪?我去接你一起出去吃。”

    喻色很快回道:“我去大堂等你。”

    看到这一行字,墨靖尧的眼睛立刻亮了,随即唇角勾起了一抹微弯的弧度,“好,马上到,一起。”

    输入完毕,他便站起了身,边往外走边道:“看到我与喻色汇合了,你们就可以去吃午饭了。”

    “是。”监控室里的几个男员工恭敬的应了一声,然后继续盯着监控。

    不过在墨靖尧一走出监控室的时候,全都兴奋的开了腔。

    “墨少刚才对着手机笑了。”职员一满眼都是星星的说到。

    “对,笑得真好看,我的天,第一次见一个男人笑得这样好看,完了,我要弯了。”职员二一脸花痴的说到。

    “呃,你要是敢对墨少弯,我保证你的小命不必等到走出这个门,就没了。”职员三直接鄙视起了职员二。

    “我就开开玩笑,只是开玩笑,你们可别乱说。”那人顿时就慌了,慌的就差对手指了。

    “哈哈,瞧你吓的那小样,不过咱们墨少是真的帅,不笑的时候酷帅酷帅的,笑的时候可以说是俊美无俦,总之,多少个形容词都不够。”

    “就没遇到比咱们墨少更帅的男人了。”

    “那个喻小姐出现了吗?据说她也挺好看的,可是肯定配不上咱们墨少。”

    “快看,她出现在大堂了,我的天,居然是从二楼的楼梯间出来的,原来她一直在二楼的楼梯间......”

    “墨少绝对没想到,居然一直在停车场里找找找。”

    “你们看她这是要出去呢,然后她好象没想到保安没放行。”男职员指着监控视频里的喻色说到。

    “怪不得墨少命令我们只有他与喻小姐汇合了才能下班,这是担心喻小姐开溜呀。”

    “咱们墨少也有这样患得患失的一天?这个喻小姐不一般。”

    “长的还行,只看长相的话,还配得上墨少,就是不知道智商和能力如何?”

    “就凭她毁了公司监控这手法来说,目前为止,她配得上墨少。”

    “她毁的监控主机?”另一个人吃惊了,这手法,连他这个专职计算机系的都做不到。

    “是她,墨少耗费了十几分钟才重新恢复的,还重新搬了一台主机过来,不然也恢复不了,原本的主机是直接报废了。”

    “厉害。”齐刷刷的,几个专门搞计算机的小伙子全都开始佩服喻色了,他们可是行家,行家才看门道,才能看出来喻色是不是真厉害。

    几个人正这边你一句我一句兴奋的盯着监控视频八卦的时候,墨靖尧终于出现在了大厦大堂,男人阔步的走向喻色,这个时候,喻色也不吵着要出去公司了。

    因为,她吵也没用,墨靖尧没下达命令,这里的保安根本不放行。

    她原本以为她告诉墨靖尧说在大堂汇合,他就会撤消阻止她出去的命令了,没想到墨靖尧还很警惕的没有撤消命令,所以,她这会子也只能是认命的等着墨靖尧到了,然后一起去吃饭了。

    出不去的喻色回头瞪了一眼墨靖尧,那一眼,又是看得周遭的保安和总台,还有走过来的职员心惊胆颤。

    真的从来也没有人敢这样的瞪墨靖尧。

    除了之前见识过喻色对墨靖尧的态度的人不为喻色担心以外,其它的人都在想喻色绝对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结果,就在他们以为喻色要被墨靖尧废了的时候,就见墨靖尧微笑浅浅的走过去,抬起才臂示意喻色挽上他,同时还眸色温温的对着她说了一句什么。

    只是,离得远,他们谁也听不见墨靖尧说了什么。

    只看到喻色的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让人不由得开始脑补墨靖尧刚刚这是说了什么带颜色的话语?

    真想生了顺风耳,真想听到墨靖尧说了什么。

    可就是听不到。

    喻色此一刻只觉得耳根子发烫。

    耳鼓里全都是墨靖尧刚刚的一句,“我就是醋了罢了,你至于一下子秒回到六岁玩恋起了捉迷藏吗?小不点不好下手。”他说着,还在她腰上轻捏了一下。

    她她她她哪里小了。

    “是你蠢,蠢到找不到我。”喻色忍不住的瞪了一眼墨靖尧。

    于是,整个z国都公认的智商第一的墨先生,很乖巧的道:“好,只要你不生气,我蠢就蠢了。”

    反正,他说自己蠢也不代表自己就真的蠢,智商摆在那呢,只是一人降一人,他心甘情愿被喻色降了。

    下一次,她要学什么,他可能还是义无反顾的她想学他就教,一点后手一点余地都不留的,谁让他喜欢她呢。

    喜欢她,喜欢到可以不要命。

    他的命是她给的,自然可以为了她不要命。

    想通到这里,忽而就觉得命都是她的了,再跟她生气岂不是傻?

    可人就是这样,明明知道不该生气,还是会犯傻的生气。

    余生,这应该就是他与喻色的日常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