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627章 我求你了

    第627章我求你了

    她才不要受这些女秘书的鸟气。

    太气了。

    她也不要受墨靖尧的气。

    居然敢甩下她自己一个人进了办公室。

    如果不是墨靖尧走的太快,她现在也不至于被人误会是偷溜进来的了。

    这场面,实在是太尴尬。

    而且,她在外面被挤兑了这么半天,他都没有出来迎接她一下,墨靖尧,真的过份了。

    “切,我们会因为赶你离开受惩罚?你也太异想天开了吧,你一个偷溜进来的,你算什么东西?”

    “还说让我们求你回来,白日梦这么好做的吗?真不要脸,异想天开。”

    “这是觉得自己长的好看就要上天了呢,可是再好看也不过是个花瓶,女人还是要象我们这样有内在有真才实学才算是完美,你这种没有任何内涵的女人趁早能滚多远就滚多远,不然要是到了墨总的面前,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们可是亲眼见识过墨靖尧的洁癖程度,对于投怀送抱的女人别说是宠幸了,就连看一眼都不施舍的。

    直接让保安丢出墨氏集团大厦,那场面,啧啧,简直是最狠版的教科书,让她们就算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子了。

    所以她们这赶走喻色,全都是为了喻色好,不然只怕喻色真的撞见墨靖尧还会更难堪。

    听到这些话,正在转身准备离开的喻色,突然间不想离开了。

    徐徐的转身,她慵懒的靠在门楣上,一一的清冷的扫过面前的女秘书。

    那眼神里,全都是疏离和冷漠。

    然后,莫名的就让几个女秘书瞬间一抖,冷的直打寒颤。

    “你......你看什么看?”女秘书一直接吼了过去。

    喻色早就看她不顺眼了,“你堕过胎,而且不止是一次,而是三次哟,嗯,就因为总堕胎,你现在已经是习惯性流产了,保胎都保不了。”

    “你闭嘴,你胡说八道。”女秘书一恨不得封了喻色的嘴,这说的也太准了,准的让她心发慌。

    “我说的是不是实话你自己本人最清楚。”

    “你......”女秘书一听完喻色这句话,恨不得撕了喻色的嘴,居然在她的同事面前说出她过往流产的事儿,这对于还没有结婚的她来说,真的很难堪。

    喻色也不理会她,目光徐徐的扫向了女秘书二,“你宫寒,月经不调,经常性的两三个月不来一次月经,然后就是报复性的一次来上半个月,折磨的你死去活来的,对不对?”

    “你......你怎么知道的?”女秘书二懵了,这种事她除了去医院检查身体的时候向医生陈述过,除此外再没有告诉其它任何人,所以喻色知道的这么清楚有点古怪,太古怪了。

    “我看你一眼就知道了。”喻色笑着说过时,还冲着女秘书二眨了眨眼,然后就看向了女秘书三。

    女秘书三立刻低咳了一声,然后很有先见之明的道:“我没有妇科病,我没流过产,我还是处,至于其它的病,我也没有,因为,我三天前才做过体检,所以,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立刻离开了。”

    喻色微微一笑,并不介意别人眼神里的嫌弃,“呵呵,这位女士的确没有妇科病,也没流过产,不过,你偶尔会头疼,还是检查不出来原因的头疼,对不对?”

    女秘书三立刻就傻了,因为喻色说的很对,“你......你调查过我们办公室的人?”不然,怎么可能一开口就全都说对了呢,比背书还厉害还自然。

    喻色慵懒的翻了个白眼,这才沉声道:“就你们这些人,我要是想知道你们的来历和能力,根本不需要调查,只要问墨总就可以了。”

    然后,墨总绝对会吩咐给管理部的人,然后绝对是不超过十分钟就会把他的女秘书的情况通知她的。

    “呃,又来了,别以为你说对了三个人的病情,我们就能相信你,就凭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八成还是个学生吧,学生居然敢溜进这里说她认识墨总,这胆子也太大了。”

    喻色淡淡的扫过周遭,然后直接就说出了另外三个人的身体情况,可以说是绝对的八九不离十,这种本事,就是谁想偷也偷不走的。

    说完了,看着办公室里所有人诧异的表情,她转身就走了。

    这一次,是真的直接就走。

    然,喻色还没有走出三步,就有女秘书追了出来,“你真的会看病?”

    这也是后知后觉的反应,就是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喻色应该会看病,不然不可能只是看她们几眼就确定她们的身体情况了呢。

    这太神了。

    如果说喻色只说对一两个人的情况,她们也不会想到她懂医,但是这现在是一下子说对了在场所有人的身体病况,这简直太神了。

    这说的也太准了,就是教科书级别的判定。

    这样的反应和情况,就说明喻色是真的懂医。

    否则,说对一两个人的病情就已经是很神奇的事情,这是一下子就说准了每一个在场的人的身体情况。

    喻色是理都不得,直接往电梯间走去。

    后面,刚询问喻色的人立刻加快速度追上去,“你告诉我你是真的会看病?”虽然亲耳听见了喻色说出所有在场的人的身体情况,可她还是有些犹豫,毕竟喻色看着太年轻了,莫名的让人有一种不信任感。

    “会。”喻色实事求是的说到。

    不过,喻色说话归说话,但是并没有停下来脚步的意思,就凭这些人之前对她的傲慢,她也要让她们知道她们之前真的眼瞎了。

    “姑娘,你别走。”一个追出来了,另一个也突然间想通了,然后也追了出来。

    都是争着抢着要喻色为她们诊病开药方,就算是喻色看着年轻,可她说出来的病患的情况全都说到了点子上,这分明就是会诊病。

    喻色充耳不闻,转眼就到了电梯前,随手按下了下降键。

    让她回来她就回来,当她是吃素的吗?

    就在身后传来几个人追上来的脚步时,正好电梯到了,电梯门开,喻色起步就要迈进去,就听身后有人急急的道:“姑娘,我求你了,你先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