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587章 你喂我

    第587章你喂我

    男人声线沉稳,磁性中透着不容质疑,看着她的眼神更是毫不掩饰的宠溺,仿佛她捅了天大的窟窿,他都会为她补上。

    那一刻,喻色对着他的眼睛,竟是连呼吸都下意识的放轻了,轻轻咬唇,“嗯,我没错。”

    “吃饭,吃饭吧。”一旁,陈凡看看喻色,再看看墨靖尧,眼睛都红了。

    一不留神,他得了红眼病了。

    羡慕嫉妒恨的红眼病。

    明明从情达到内比措的这一路上都是他在照顾喻色,可喻色一见到墨靖尧,魂就被墨靖尧给勾走了似的,现在是连一眼都不肯给他了。

    “好好好,吃饭。”喻色拿起了筷子,正要开吃,猛然间发现一个问题,只能躺着的墨靖尧有点不方便吃饭。

    她这一转头,就对上了墨靖尧看过来的眼神。

    男人的眼睛深邃若幽潭一般,仿佛一张无形的网网罗着喻色连呼吸都困难了,“你......你现在能吃吗?”

    “能。”

    “排......排......”

    “排了。”

    “哦哦。”喻色的脸色一下子爆红,排气这种话题,有些太私密了。

    倘若只是两个人间说一说,还真没什么,但此刻陈凡在场,墨一和墨二如雕像般的守在门侧,人有点多,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她还真不知道墨靖尧已经排气了。

    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就听男人脸不红心不跳的道:“我不方便,你喂我。”

    喻色只觉得大脑“轰”的一下,然后嚯然转首,一转就转了个一百八十度,把陈凡把墨一把墨二全都扫描了一遍,确定这三个人并没有直视自己,这才稍稍的定了定神,然后小小声的道:“你真不方便自己吃?”墨靖尧的伤在脾部,所以手脚都好端端的,手能抬能动,他这应该可以自己吃饭的吧。

    “怎么不能吃了,我看他好好的,墨少,你一个大男人,吃个饭而已,不要说你没这能力没这功能。”陈凡眼皮子一挑,不屑的瞟了一眼墨靖尧。

    墨靖尧微微一笑,“本来我可以随意吃喝,不过昨晚有人蠢的看到子弹都不知道躲避,所以才给了我现如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专利,要不,我让给你?”

    陈凡脸一白,顿时噤了声。

    昨晚如果不是墨靖尧替他挡了一枪,就是他被直接爆头。

    是的,他昨晚那个时候正好是因为在躲另外一枪而蹲在了地上,结果,又有一枪直接射向他。

    那个时候,如果墨靖尧不替他挡,他现在只怕已经没有呼吸了。

    那玩意打进脑子里,可不是开玩笑的。

    后果比打在脾脏上更严重。

    说到底,是他欠了墨靖尧一条命。

    闷声吃饭,他不言语了。

    狙击了一个,墨靖尧唇角微扬,“小色不喂我也行,大不了我继续饿着,我闭目养神。”

    墨靖尧说着,就真的闭上了眼睛,一付不吃也没所谓的样子。

    喻色一阵头疼,真没想到在有人在场的情况下,这男人居然还能象个孩子似的讨糖吃。

    还讨的自自然然不说,更加的理所当然,她真是服了。

    “行,你敢让我喂,我就喂。”他一个大男人,他不嫌丢人,她怕什么。

    “喂。”

    于是,喻色端起了他的饭碗,一口菜一口饭的真的喂起了墨靖尧。

    总以为人多,他一定抹不开脸面的不好意思吃,可没想到,这男人就象是被小奶狗附体了似的,乖乖的任由她一口一口的喂下饭菜。

    知道墨靖尧才手术不久,所以,饭菜也都是适合病号的,牛骨汤鸡蛋羹小炒豆腐一样样的都很美味。

    墨靖尧也许是真的饿了,很惬意的吃着,还真的就成了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奶狗了。

    看得一旁的陈凡一脸的抽搐。

    墨一和墨二也一样,从此就觉得他们家墨少要没脸见人了。

    不过,墨靖尧却完全没有那种感觉,此刻敢见任何人,任凭现场的三个大男人看来看去,都不惧丝毫。

    不过,墨靖尧优哉游哉的惬意模样只维持了二十分钟,就被迫结束了。

    确切的说是被喻色给终结了。

    他吃着她看着,其它人也看着,这男人还能一付美人横卧般的浅浅含笑的看着一众人等,真是勾出了所有人的羡慕嫉妒恨。

    喻色也一样。

    她饿。

    很饿。

    所以,就一句‘饿狠了吃多了不好’,轻飘飘的就把墨靖尧给打发了。

    然后就是她舒服惬意的陪着陈凡吃,完全把墨靖尧给晒在一边了。

    不然,喻色就觉得墨靖尧都长尾巴了不说,尾巴还要翘上天了。

    “小色,明天再去内比措吧。”吃着饭,陈凡想起今天的内比措之行,才到了第一个观景台就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到现在都是遗憾,他自己遗憾,也替喻色遗憾。

    总想着给她和他一起更多更美好的回忆,可好象是才刚刚开始,就要结束了的感觉。

    斜睨了一眼墨靖尧,他只想明于再多一天与喻色的独处。

    “陈先生,你不觉得现在这z区有些乱吗?还是你觉得小色的命不值钱,随时都可以丢?”一旁,墨靖尧冷声呵斥。

    他任由陈凡带走喻色几天,已经是极限了。

    既然喻色现在想开了,他自然是要把小女人重新带回到自己身边,岂会再给陈凡机会,陈凡想都不要想,那不可能。

    以前已经给了陈凡机会,可陈凡都没进驻到喻色的心里,那就是他无能,以后更不可能了。

    “墨少,可是内比措是喻色一直以来最向往的美景,现在既然已经到了,这近在咫尺的都避而不赏,是不是有点暴殄天物了?”陈凡状似漫不经心,却把喻色的向往说在了最前面。

    墨靖尧还是看都不看陈凡,眸色温温的看喻色,“小色,这内比措会一直都在,等我的伤好了,我们一起再来,不止来内比措,还要去日哈则去z峰,甚至还要去一次阿南地区让那些对你下手的人臣服在你的脚下,小色,凡事来日方长。”

    他说完,静静的看着喻色,只等她的选择。

    一时间,整个餐厅里,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落在了喻色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