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542章 横幅示爱

    有墨靖尧在身边。

    喻色从来都是睡到自然醒。

    那种什么都不需要她来操心的感觉真好。

    特别的放松。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然后就是躺在床上发呆。

    没办法,她还是没睡饱的感觉。

    在z区比在t市好睡。

    因为这里的温度特别适合好眠。

    不象t市特别的燥热,哪怕是开空调也睡不好。

    墨靖尧不在房间,也不知道去哪了。

    喻色足足躺了几分钟,直到醒透了,这才懒洋洋的拿过手机,一看已经十点多了,她睡的真沉。

    随意的打开手机,十几个未回的信息。

    喻色每次看到讯息,第一个打开的从来都是墨靖尧,然后是杨安安,至于其它人,就按照时间顺序打开,然后一个一个的回复。

    墨靖尧的,交待了她的早餐,“早安,醒了打电话给我,我让人送早餐到房间。”

    看完这一条,喻色立刻拿出手机就拨给了墨靖尧,那边几乎是秒接的,反正喻色就觉得一声铃声都没听完,墨靖尧就接了起来,“醒了?早餐马上送到。”

    “我要吃小笼包。”

    “有。”

    “我要吃水果粥。”想起昨天桑姆吃水果粥时一脸享受的小表情,她现在就想吃。

    吃多少次都吃不够。

    “有。”

    “其它的随意。”喻色说完就挂断了,然后快速回复了其它的讯息,下床走进洗手间洗漱去了。

    这样等她洗漱完毕出来,早餐就到了。

    果然,刚出洗手间,房门就推开了。

    喻色下意识的看过去的时候,一眼惊呆了。

    居然是墨靖尧这个大总裁亲自推着餐车进来了。

    “怎……怎么是你?”有点大材小用了吧。

    象墨靖尧这种秒秒钟的进帐都是几万收入的人,让他来给她送早餐,绝对是暴殄天物,浪费呀。

    “怎么,难不成你还想换个男人给你送早餐?你想换谁?”

    喻色顿时就可乐了,“哼,昨晚还说让墨四去扶醋瓶子,分明是你最爱吃醋,我可没有象央金梅朵那样的铁粉追求,要吃醋也是我吃醋,你吃个什么劲?”

    算起来,在t市她还有几个追求者,到了这里,到目前为止,一个都没有吧。

    “你确定你没有铁粉追求?还是男性的铁粉?”

    “没有。”喻色斩钉截铁的语气,她自己在这里有没有人追求,她知道的。

    结果,墨靖尧直接松开餐车,不由分说牵起喻色的手就走到了窗前,然后大掌用力一拉,就拉开了窗帘。

    顿时,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同时映入喻色眼帘的还有外面排队等着看诊的病患。

    那长长的队伍这几天她早就看习惯了,不过有李医生和张医生在,她乐得睡个懒觉。

    她又不是铁打的,不可能时时刻刻的看诊。

    不过,当一条长长的足有十几米长的横幅映入眼中的时候,喻色有点懵,“这……这谁拉的?”还两种语言同时上镜呢,汉语和z语,很拉风。

    不过一时之间,喻色也想不出是谁这样的唯恐天下不乱的拉了那么长的一个横幅向她示爱。

    “这要问你自己了。”墨靖尧说完,又拉上了窗帘,一付不想外面的横幅影响了胃口的样子,拉着喻色开始吃起了早餐。

    喻色看着他的吃相,一如既往的优雅,不过吃的速度是真的比之之前用餐的速度快了一些,“呃,以后只要醒了,就用早餐,不必等我一起。”

    他这是饿了,所以,吃的速度多多少少快了一些吧。

    “一个人吃没胃口。”反正只要是与她在一起,必须两个人一起用餐,他就喜欢这样二人世界的氛围,怎么着都不够,只想更多更多。

    喻色知道劝也没用,索性由着他了,“你妈的情况怎么样?”

    “昨晚有自残倾向,还绑着呢。”

    听到墨靖尧这样的回答,喻色微微皱眉,如果不是洛婉仪的情况很严重,墨靖尧是绝对不会舍得绑住他妈的。

    别看平时他看洛婉仪的眼神里冷寞居多,不过那是因为这个男人一向给人的感觉就是冷漠,其实骨子里他还是很关心洛婉仪的。

    毕竟,那是他妈。

    “还差几味药,如果药全了告诉我,那东西是时候取出来了。”听到洛婉仪的情况,喻色知道不能再拖了。

    “嗯,晚上吧。”

    喻色昨天吩咐小蒋的事情,他知道的。

    只是这里的资源实在是匮乏,喻色昨天开的药方,最快也只能今天晚上才到。

    喻色点点头。

    两个人继续吃早餐。

    只是吃着吃着,房门就被敲响了,“喻医生,洛董她……她绑也绑不住了……”

    喻色倏的起身,抽了一张湿巾在手,一边擦着唇一边冲到门前,拉开门就越过小蒋冲向楼梯,转眼就到了三楼洛婉仪的房间前。

    还没进去,就听见里面被压抑住的嘶吼声。

    之所以是压仰的声音,想来洛婉仪的嘴里是被塞了什么,不然,绝对不是这样闷闷的声音。

    听着洛婉仪的声音,喻色微微皱眉,随即推开了门,一眼看进去的时候,晓是早就知道洛婉仪情况不好,可还是愣了一下。

    洛婉仪这情况比她预想的严重了。

    喻色微微拧眉,转头看跟上来的小蒋和墨靖尧,然后率先对小蒋道:“把我昨天写的药方里能抓到的药现在都抓来,我马上要用。”

    “是。”小蒋听完,立刻就去取药了。

    洛婉仪的情况应该是很紧急吧。

    不然喻色也不会放弃那些还没到的药了。

    这是就想用现有的几味药先救人了。

    这就是等不及其它的药到了。

    不然只怕那几味药到了,人都完了吧。

    被绑上了的洛婉仪疯子般的还在自残。

    此时她手腕上的绳子已经因为她的用力而勒出一圈圈的红印子,还渗出了血。

    血肉模糊的感觉。

    小蒋已经速度的去取药了。

    喻色这才看向墨靖尧,“你去准备一个小罐子,要带盖子的。”

    “是要装什么活物吗?”听到喻色说要带盖子的小罐子,墨靖尧看了一眼洛婉仪,猜测的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