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495章 情侣装

    “不想试。”

    “我陪你,我帮你穿。”喻色绝对温柔体贴的女朋友形象,真的拉着墨靖尧进去了试衣间。

    她身上的z服都是墨靖尧替她穿的不说,发形也是墨靖尧的杰作,所以,她帮他试穿一次是应该的。

    可真的进去了试衣间,喻色直接就成了女王,舒服的坐在长条椅上,先是欣赏着男人一件一件的扒下身上的常服,然后再往身上穿z服。

    从头到尾,墨靖尧根本无须她帮忙,几分钟就换好一身z服。

    拿起腰带的时候,一抬眼就对上了镜子里正一眼不眨盯着自己的女孩,墨靖尧一转身就捏上了喻色的小脸,“色女。”

    喻色脸色微微涨红,“你好看。”

    好看到哪怕是扒的身上没剩什么了,也能让她不舍得错过眼神,放下矜持的一直看着他。

    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她从来没有在大白天在这样的公共场合这样看着墨靖尧换衣服,哪怕从前无数次身无寸缕的相处,可这一刻依然是不想眨眼睛。

    墨靖尧就象是一个发光体,那光那热让她上了瘾。

    “色女。”对上喻色红扑扑的娇俏的小脸,墨靖尧忍不住的低喃一声,随即控制不住的大掌捧住喻色的小脸,两片薄唇便凑了上去。

    一袭红白相间的z服成了镜子里的一道风景,绝对换了一个样子的墨靖尧帅气不减如初,相反的更让人魂不守舍心跳加快了。

    喻色就是在男色这样的俊美外表的吸引下,此时已经快要不会呼吸了。

    如果说镜子里的墨靖尧是俊美无俦的,那一头彩色小辫子的喻色就象是个小妖精,精致的小脸因为墨靖尧的轻吮而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直到喻色大脑一片空白的哪怕是被墨靖尧提醒了一次又一次都想不起来换气,墨靖尧这才不得不松开了怀里的小妖精。

    她唇瓣上全都是水润的光泽,想到那上面是独属于他的味道,他眸色这才温柔了些微,“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计我穿z服的?”早上带她溜出酒店是他算计她,现在发现自己被反算计了,墨靖尧无奈的摇了摇头。

    “墨靖尧,你不想穿情侣装吗?”喻色眨眨眼睛,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生怕墨靖尧下一秒钟就说这身z服太丑就直接脱掉。

    她很喜欢他穿z服的样子,尤其是红白相间的颜色,简直太帅了,是她遇见的穿z服最帅的男人,没有之一。

    ‘情侣装’三个字,果然成功的阻止了墨靖尧正要脱z服的手。

    喻色好象说的没错,他穿上这身z服与她走在一起,果然更加般配了。

    “墨靖尧,就这一套了,行吗?”

    墨靖尧回想一下这店里其它款式的z服,觉得喻色的眼光很正,也的确是这一套更好看一些,“好。”

    见他答应了,不脱了,喻色蜷了蜷手心全都是汗的手,幸好她足够机智,不然这个时候这男人绝对已经脱下z服了。

    很怕他反悔,她转身去整理他脱下的衣物,一件一件叠好,摆放整齐,然后捧在怀里,“走吧。”换都不用换了,直接穿着出去,然后付帐就好了。

    结果,明明最先出去的是墨靖尧,结果走在前面的很快就变成了喻色。

    还是她牵着墨靖尧走的。

    一步一步走到收银台的时候,墨靖尧一路都是目不斜视,直接无视那一道道看过来的目光。

    爱谁谁,他全都不理会。

    他耳鼓里全都是小女人的那三个字‘情侣装’。

    为了避嫌墨三和墨四,喻色小声道:“墨靖尧,墨三和墨四的衣服你付钱,你的我付好不好?”

    “不好。”生硬的一句,绝对的直男拒绝方式。

    “你都给我买了十几套了,我就送你一套不好吗?”

    “我是男人,是你男朋友。”

    这最后三个字,成功的阻止了喻色付帐。

    这是身为男朋友必须要做的事情。

    从宠爱到付帐,一样都不能少。

    于是,墨靖尧再次跨坐到摩托车上时,已经是一身红白相间的z服了。

    别扭。

    真的挺别扭的。

    这好象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穿深色系以外的服饰,而且居然是大红的颜色。

    不过感受到女孩贴在背上的娇软的身子,还有她那一句‘情侣装’一直萦绕在耳鼓中,墨靖尧忍了。

    摩托车拉风的驶出了县城,眼前又到了空旷的高原地区,空气清新的仿佛能滴出水来,风景更是秀美的让人就连呼吸都放轻了。

    “墨靖尧,我要拍照。”拍她拍他,这一次,她一定要多拍几张两个人的合影,而不是全都是她自己的单人照。

    “好。”摩托车停在了路边。

    喻色蹦跳着到了山间,一袭五彩的z服衬着她更象是这山间的精灵,灵动秀美的如同仙女,勾着墨靖尧看着她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了。

    女孩真美。

    可是在女孩的眼里,他却是最美的。

    “墨靖尧,合影,你快过来。”

    “我要合影,不要单人照。”

    “要两个人的合照。”

    在喻色的坚持下,这一次把墨靖尧带进了她的照片里。

    n连拍后才心满意足的继续坐上摩托车。

    太阳越来越大,风吹在身上很舒服的感觉。

    喻色抬眼看向远处的雪山,想起上一次去挖虫草时遇到的大雪,很难想象八月的天气山下单衣,山上羽绒服,如果要上雪山,就要单衣和羽绒服随时切换。

    摩托车驶上了曲曲弯弯的山路。

    喻色也不问墨靖尧要带她去哪儿。

    反正,她跟着他,从来都不操心。

    这男人总能带给她惊喜。

    风,忽起。

    冷了起来。

    冷的让她瑟缩的紧靠在墨靖尧的背上,可哪怕他身上很暖,她也冷,冷的轻轻颤抖起来。

    果然是山上山间和山上,全然是不同的温度,冷冷热热,不过是转换间。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她冷的发抖,摩托车缓缓停在了路边。

    一袭z服的男人还是掩不去的丰神俊朗,看得喻色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下车。”他抱下她,落在地上,放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