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439章 舔颜了

    “好看?”男人没有看她,但是男人正轻声问她。

    “好看。”喻色舔颜了。

    她是颜控这一点,她从来不反驳。

    “呵呵,那就使劲看,不过,呆会进去了,不能再看我了。”墨靖尧低笑起来。

    “要看靖汐,她怎么样了?”到底,所有还是转到了不想面对的话题上,却又不得不面对。

    说到墨靖汐,墨靖尧的神情黯然了,“她情绪很激动,不肯好好吃饭,还总是自残。”

    “真的是因为那个男人吗?”这是靳峥告诉她的,但她觉得完全有必要从墨靖尧这里确认一下,这样方便她认定墨靖汐的病情。

    “我妈已经后悔了,那晚靖汐出事后,她……她割过腕。”墨靖尧说到这里,声音轻的再也不能轻了,如果不是她一直在认真听,她根本听不见他说了什么。

    脑海里闪过洛婉仪强势的面容,如果不是墨靖尧亲口说出,她真不相信洛婉仪那种女强人会到割脉的程度。

    不过,对洛婉仪,喻色现在还不想关心,她现在需要关注的只是墨靖汐,“靖汐知道那个男人与你母亲有关吗?”

    “知道,他是当着母亲的面……”

    “禽兽。”喻色终于明白墨靖汐为什么会精神失常,换成是任何女人在经历了那样的种种,都会精神失常的。

    “墨靖尧,我刚从‘情达’回来,我去了天葬台,我转了无数次的山,转了无数次的转经桶,我在诵经中睡去在诵经中醒来,或者,靖汐也需要一个那样安静的地方,我先看诊一下她的病情,再做打算,你放心,她会好的。”就凭墨靖汐是墨靖尧的亲妹妹,她也会医治好墨靖汐的。

    哪怕从前墨靖汐曾经言语冒犯过她,可是她清楚那是墨靖汐的性格使然,她就是一个大咧咧的心无诚府的女孩。

    与她所成长的环境有关吧。

    太多的溺爱和一帆风顺造就了她大小姐的性格。

    “好。”已经到了门前,墨靖尧这才不得不松开喻色的手,走在前面引着她进去。

    “墨少。”所经,一个个的医生和护士恭敬的行礼。

    楼上的房间里,不住的传来嘶哑的喊声。

    喻色便知道墨靖尧为什么把墨靖汐送来这里了。

    墨靖汐这样的大喊大叫,在半山别墅区那就是扰民,会被别墅区的业主报警处理的。

    越近墨靖汐,声音越大。

    走廊里,几个医生和护士守在那里,随时准备处理突发事件的样子。

    直到推开那扇门,喻色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的医生和护士守在外面。

    因为,墨靖汐并没有被绑,也没有被关起来。

    她可以随意的在房间里走动,随意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但是,房间里也是做到了极简的布置。

    墙壁和窗户都做了特殊处理,哪怕是撞上去也不会受伤。

    甚至于连床和桌子也都是塑料特制的。

    整个房间里找不到任何一种可以成为利器的东西。

    看到这样的精心安排,喻色只想说,墨靖汐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

    “哥……”听到声音,墨靖汐转过头,最先看到的是身材高大挺拔的墨靖尧,温温柔柔的叫了一声。

    这一声,就象是平常的一声轻唤,墨靖汐看起来很正常。

    可当她的目光随着墨靖尧而转落到喻色身上的时候,整个人突然间不对了,然后,慌乱的后退再后退,直到抵在柔软的贴着海棉的墙壁上,才颤抖的停在那里,目光惊乱的还是看着喻色,“你别过来,别过来。”

    “靖汐,喻色不会害你的,你别怕,有哥哥在,哥哥会保护你的。”墨靖尧看到这样的墨靖汐,微微皱眉的朝着她走去。

    喻色也跟了过去。

    跟在墨靖尧的身后,有他高大的身形替她挡在前面,她不怕墨靖汐会袭击她,墨靖尧不会让她受伤的。

    “啊……你不要过来,不要……不要过来呀……”墨靖汐突然间沿着海棉墙壁滑下身体,然后蹲在地上手抱着头,整个人被吓到了一样。

    “靖汐,你想起什么了?你告诉哥,哥帮你处理,那个人再也不敢伤害你。”墨靖尧走到了墨靖汐的身前,蹲下身去与墨靖汐平视着。

    那温柔大哥的样子,让喻色羡慕了。

    喻衍从来没有这样关心过她。

    似乎好象,她与喻家人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不过不联系这样更好,那样的父母那样的哥哥姐姐她宁愿不要也罢。

    “喻色……你不要过来,不要,你来了,坏人会来的,会来的……”可不管墨靖尧怎么安抚墨靖汐,她的精神都好象处于错乱中,然后胡言乱语着什么。

    喻色先是安静的站在墨靖尧的身后,随即,她想起了一个人。

    夏晓秋。

    那个,差点杀死她的女人。

    “夏晓秋……”喻色突然间开口,却是对着墨靖汐喊出来的,这是一个她一直想忘记的名字,却发现根本忘不掉。

    “啊……夏晓秋来了,她要杀我,她要杀我,夏晓秋,你走开。”果然,喻色才一喊出夏晓秋,墨靖汐的反应就更加的强烈起来了。

    墨靖尧微怔,这是他从墨靖汐这里第一次听到夏晓秋的名字。

    他倏的起身,“靖汐这样,与夏晓秋有关?”他只处理了姓廖的,但是,从来没有想到墨靖汐现在这样的情况会与夏晓秋有关。

    喻色点点头,又摇摇头,“我猜的。”

    所以,她没有任何的证据。

    “可是,你所猜一定是有原因的。”墨靖尧却不相信喻色会无缘无故的这样猜测。

    “靖汐出事前,被打了针。”轻声说完这一句,喻色的心沉重了起来,如果墨靖汐的事情真是因夏晓秋的报复而起,那墨靖汐现在这样,也是与她有关了。

    那如果被洛婉仪知道墨靖汐变成现在这样,还与她有关,只怕更加的厌恶她了。

    “被打了针吗?”墨靖尧一步到了喻色的面前,紧张的握紧了她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喻色,被打针意味着什么,他知。

    深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