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229章 我再睡一会

    想到墨靖尧可能正在工作中,所以喻色没有敲门。

    她不想打扰他工作。

    所以,她放轻了脚步,然后轻轻的试着推了一下墨靖尧房间的门。

    没有上锁。

    于是,她缓缓推开。

    背对着她的男人果然正对着笔电工作呢。

    喻色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一双丹凤眼已经落到了墨靖尧床上的那包榴莲糖上。

    然后,她脚步缓缓的就走了过去。

    走在地毯上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息。

    女孩恬静姣好的面容就这样的落在了墨靖尧手下高管的电脑屏幕上。

    然后,所有对着屏幕的人,全都呆住了。

    就看到不声不响潜进总裁房间里的女孩不客气的拿起了墨靖尧床上的榴莲糖,然后剥了一粒就满足的喂入了口中。

    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女孩居然可以随意的出入墨靖尧的房间。

    还有,女孩居然是穿着睡衣出入墨靖尧的房间的。

    这代表什么……

    墨靖尧原本正听着一个高管的汇报,结果,听着听着就觉得那高管的语速越来越慢,还有那高管所目视的方向,好象也不对。

    顺着屏幕上高管所看的方向,墨靖尧倏的转头,然后,一下子就看到了穿着睡衣正拿着榴莲糖要离开他房间的女孩。

    大掌倏的扣下笔记本,随即他直接拿出了手机,十指翻飞,一行字就发送到了高管群里,“刚刚看到了什么?”

    这是群发的。

    绝对赤果果的威胁。

    该死。

    居然让那些老家伙看到喻色穿着睡衣的样子了。

    幸好她那件睡衣很严实,不该露的一样也没露,可他还是不爽。

    眸色深冷的落在手机屏幕上,仿佛要是看到一个‘看到女人’的回应,他绝对能透过手机直接把发消息的人掐死。

    原本只有这一句话的群里先是安静一片。

    随即就是刷刷刷的出现了一整排的‘什么也没看到!’这一句话。

    整个群里的成员,除了墨靖尧,统一一致的发送出了这一条。

    那是群里成员多少年也没有看到过的壮观场面。

    没有一个人迟疑,没有一个人落下,全都是求生欲极强的回复了这一条。

    墨靖尧的脸色这才微微转暖,随即道:“五分钟后会议继续。”

    “是。”

    “是。”

    “是。”

    ……

    又是一整排的‘是’。

    不过,发送完这一个字后,所有人都在心里开始了非常丰富的想象。

    墨少这是准备与女孩温存五分钟,然后再来开会?

    墨靖尧关闭高管群的对话框,随即切换打开了与喻色的对话框,输入文字:“小色,晚安。”

    这是提醒喻色他要睡了,否则,她再乱入,他会剜了所有看到了不该看到的高管的眼睛。

    美色:“靖尧,晚安。”喻色听到消息声,先是把一块榴莲糖喂入口中,随即飞快的打了这四个字,然后再配上一个呼呼大睡的可爱的表情。

    墨靖尧看着突然间发送过来的可爱的表情怔了怔,在认识喻色之前,他与人的对话框里只有文字,从来都没有这么生动可爱的表情。

    原来,交流还可以有这样的表情。

    想象着喻色发送这表情时的小模样,墨靖尧唇角勾了勾,然后,鬼使神差的也下载了这个表情包,也回了一个同样的表情。

    结果,发送完后只看了一眼,墨靖尧立码就点击了撤消。

    这萌萌的睡觉的表情很适合活泼的喻色,但感觉并不适合他,他……他不萌吧……

    美色:“墨靖尧,你撤消干吗?多好玩呀。”结果,墨靖尧一撤消,喻色就反对了。

    墨靖尧只得把撤消的表情再度发送出去。

    然后,越看越别扭。

    可是小女人不许他撤消,他就不能撤消。

    看着表情特别扭的墨靖尧立刻发了一条短消息给陆江,“找几个适合我的表情包发送过来。”

    这一条消息发送完毕,墨靖尧这才重新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第一件事是迅速的关闭了之前的视频会议界面。

    再看看时间,跟离五分钟已经过了三分钟。

    不过,两分钟也足够他做完想做的事了。

    于是,男人骨节分明的指就翻飞在笔记本的键盘上,一个个的代码输入。

    眼花缭乱的足足飞打了两分钟,墨靖尧这才收手。

    笔记本上,依稀还是他飞打键盘的残影,快的常人根本应接不暇。

    然后,正在电脑前等着墨靖尧温存完来继续开会的高管们,前一秒钟还在兴奋的翻看着不久前的视频会议图像,下一秒钟电脑屏幕上的那个穿着睡衣的女孩的视频动图还有截图照片刷的一下不见了。

    再翻,还是没有。

    一个个的正莫名妙的时候,视频会议的对话框已经重新开启,“继续开会。”

    时间距离墨靖尧发送那句“五分钟后会议继续”,不多不少,刚好五分钟。

    众人顿时懊恼了起来,是他们大意了。

    原本都以为墨靖尧是去找那女孩温存去了,所以,一点也没有想到他会杀一个回马枪。

    结果,电脑里存储的所有的关于那个女孩的资料,瞬间被秒删了。

    这一下,不用问也知道是谁干的了。

    可哪怕是知道自己的电脑被人误侵了,但没有一个人敢上报上告,全都忍气吞声了。

    boss的手笔,不忍气吞声还能怎么着?

    会议继续,墨靖尧身后的大背景还是之前的,但是那包榴莲糖没了,那副牌也没有了。

    最让他们无比失望的是估计今晚上再也不可能看到之前出现的女孩了。

    此时就觉得会议太枯燥了。

    只是,一个个的全都不敢有任何异议。

    喻色睡着了。

    睡着前把门反锁了一次又一次,墨靖尧要是敢再偷闯进来偷亲她,她明天一定不饶她。

    她却不知道,隔壁男人的房间里一直都闪烁着电脑发射出的光线,墨靖尧工作了一整夜。

    直到天色朦朦亮的时候,才合上电脑睡下。

    两个小时后,喻色是被墨靖尧叫醒的。

    懵懵的翻了个身,她不想起,“墨靖尧,你起开,我再睡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