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涩爱 作品

第214章 闲的有点无聊

    “快去倒水。”

    “果汁。”

    “咖啡。”

    听到喻色说渴的人一个个的都在喊着。

    然后,三分钟后,喻色面前摆了十几钟的饮料。

    咖啡就有三杯,还有一样样的鲜榨果汁,还有牛奶,自然也有她想要的水。

    是的,苏家人这是把他们此时此刻能找到的所有能喝的饮料全都给喻色端来了。

    而且,全都摆在了老爷子病房一侧的茶几上。

    喻色舒服的坐到了沙发上,靠了上去,端起了那杯冒着热气的牛奶,温度刚刚好。

    苏家人真的太热情了。

    莫明真迎了上来,“师父,你刚刚那套针法是不是失传已久的青克针法。”

    喻色又喝了一口牛奶,道:“老太爷现在没人盯着呢,你要是不替我盯着,能不能让闲着的人上前去看护一下? ”

    喻色这样一提醒,大家伙才发现,此时此刻大家都是站在老爷子的外围看着老爷子,没有一个人在近前守着的。

    “还不过去守着。”莫明真喝到。

    于是,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过去了。

    喻色抬头看过去,道:“一个医生就好,老爷子周身要保持空气流通,越少人越好。”

    于是,只留了一个医生看护,其它的医生护士全都退后了。

    安排好了老爷子,莫明真又走近了喻色,就站在喻色面前,如同一个小学生的道:“师父快告诉我,你刚刚的针法是不是青克针法?”

    喻色抬头看莫名真,“你改口叫我喻色我才告诉你。”

    她还小。

    莫明真五十几岁的年纪了,让老人家一口一句师父的叫她,她就觉得不好意思,也受不起。

    “喻色丫头,我这样叫你,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吧?”

    “嗯,是的,莫医生眼光不错。”

    “喻色丫头,你就收下我这个徒弟吧。”莫明真一听到喻色承认是青克针法,恨不得喻色赶紧收下他做徒弟。

    喻色无语,“莫医生,如果你要是很想学这套针法的话,我可以教你,不过你要是非做我徒弟的话,我不教。”

    说到最后,她口气严厉了起来,仿佛莫名真要还是一口一句要做她徒弟的话,她直接不理他了。

    “你……那你就这样就答应教我了?”莫名真还是有些不相信,他可是知道这套针法的厉害的。

    就算是让他花一个亿来学,他都觉得值得。

    失传了很多年的针法。

    他做梦都想学的针法。

    但是喻色刚刚轻描淡写的直接对他说,只要他想学,她就教。

    他这一定是听错了,不可能的。

    “嗯,你医德好,被你医过的病患也都是夸你,所以,这套针法送你也无不可,只要你以后保持医者仁心就好。”喻色最讨厌那种只认钱的医生了。

    动不动就收个红包,不给红包不给治病的医生。

    但是她上次见过莫明真后,就有上网查过莫名真的一些风评,还不错。

    她这样的话,就仿佛是一个老医生在教训自己学生的样子。

    如果是在她没出手救治老爷子之前她这样说话,一定会被众人笑掉大牙的。

    但是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敢笑话她,全都是恭恭敬敬的把她当成一个老医生了。

    还是一个老神医的级别。

    因为莫明真的级别就很高了。

    而喻色显然比莫明真还高了一个档次都不止。

    “好,我莫名真一定说到做到。”

    “行,一会我把要领和口诀写给你,明天一早你来给老爷子施针。”想到明天一早给老爷子施针的活计安排出去了,喻色心情很好。

    看到老爷子生命这样的脆弱,她想起自己之前就想要明天早上锻炼身体的,

    现在看来明早更要锻炼了。

    生命在于运动,这是真理。

    “好,好的。”

    莫名真已经激动的全身都颤抖了。

    这姑娘真是医学界的奇葩。

    太久没有见到医德和医术都如此高超让他折服的医者了。

    喻色喝完了一杯牛奶,便盯上一杯咖啡,可她才要端起,就听莫明真道:“喻丫头一会拔了针就早些休息,千万不要喝咖啡,会失眠的。”

    喻色本来是有点馋咖啡了,被莫明真这一提醒,便收了手,“多谢提醒。”

    “呵呵,还真是个孩子。”

    他这一句,周遭的气氛这才缓和了,也融洽了许多。

    老爷子的面色也红润了许多。

    喻色又喝了一杯果汁,便拿过了莫明真让人准备的纸笔,刷刷刷的把她才施过的青克针法写了下来。

    她若不写,莫明真绝对学不会的。

    因为她施针下手极快。

    所以,她施针的时候一点也不怕被人看到。

    看到了也偷学不去。

    就算是莫明真这样的高手,眼睛都没眨的全程看到尾都没学会,其它人更是可想而知了。

    学不会。

    写完了交给莫明真,莫明真双手接过,“谢谢喻丫头,谢谢喻丫头。”他已经不知道要如何感谢喻色了,只会低低喃喃着这一句。

    “莫医生,我放暑假了,闲的有点无聊,听说你开的连锁诊所挺多的,能不能随便给我安排一家,我进去做个小护工,赚点零花钱。”喻色想到自己一直想要找的暑假工,与其去做售货员发传单之类的,还不如去诊所药店这种她喜欢的地方去工作呢。

    但是如果是去这样的地方工作,只怕没有人敢聘用她。

    因为,对于诊所和药店这种高度要求专业的地方,没有任何学医的学历和经历的她是绝对不会被聘用的。

    所以,看到莫名真,就突然间想起自己的这个需求了。

    莫名真原本就激动着呢,正觉得对喻色无以为报,一听到喻色的请求,更激动了,“喻丫头,你可不能做小护工,你就给我一家诊所当所长,全权交给你打理。”这样说着的时候,莫明真的眼睛都亮透了。

    就觉得那家马上就要交给喻色的诊所,只怕都能日进斗金了。

    有喻色在,就有一切。

    “不不不,我只要做小护工,我没经验,我怕给你添麻烦。”喻色才不要当什么诊所的所长呢。

    她不想操管理的心。

    因为她没有管理过诊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