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缙 作品

第230章 番外-不屑

    ()        女人原本是在专心的喝着茶的,在听见俞菀的话后,这才缓缓抬起头来。

    两人的眼睛对上,谁也没有主动开口。

    最后,还是女人主动先说道,“你是?”

    “贺隽樊呢?”

    俞菀没有回答她的话,直接反问。

    她的腰板挺得笔直,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声音却是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女人还没来得及回答,俞菀已经直接看向楼上,“贺隽樊,你给我出来!”

    她的声音瞬间变得尖锐,甚至带了那么几分……歇斯底里!

    对面的女人显然被吓了一跳,脸上的表情也不由变了变,在过了一会儿后,这才上前来拦着,“贺总在楼上开会呢,你先别……”

    俞菀却不管她,直接冲上楼,将贺隽樊的书房门一把推开!

    贺隽樊正在打电话,原本扬起的嘴角在看见俞菀冲进来时瞬间沉下,眉头更是不悦的皱起!

    “先这样吧,我这边有事情处理。”

    话说完,他这才将电话挂断,看向俞菀,“你这是在做什么?”

    “这句话……不应该是我问你么?”俞菀的声音,咬牙切齿的,“下面的那个人……是谁?”

    “我现在没有时间给你做这种无聊的自我介绍,你先给我出去。”

    “我问你她是谁?!”

    俞菀的话说着,眼睛直接红了起来!

    她的身体也在颤抖着,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手背上都是一片暴起的青筋!

    其实那个时候,俞菀心里已经可以猜到一些了。

    还能是什么?

    她的身份……还能是什么?

    是他带回来的女人!

    和之前的……一样!

    但怎么能一样?

    以前,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现在,他们不是……在一起了吗?

    但就算心里能猜到,俞菀还是固执的问出了口。

    她就想从他的口中得到一个……答案!

    俞菀在心里翻江倒海的想,眼睛却还是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人看,一动不动的。

    在发现俞菀还是固执的站在那里不动时,贺隽樊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你想说什么?这和你有关系吗?”

    和你……有关系吗?

    俞菀在心里重复了一下他的这句话。

    然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有关系吗?

    俞菀现在知道了,没有关系。

    原来在他心里,他是这样想的。

    她甚至连询问的资格……都没有!

    “那我……呢?”俞菀低声说道,“我在你心里又算是什么?和她们……一样吗?”

    在俞菀母亲改嫁韩重的时候,其实俞菀是生气的。

    其实就算后来不发生那件事情,俞菀知道,自己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接受韩重。

    因为在她的心里,爱情就应该从一而终。

    不管相隔多远,哪怕是生老病死,也无法将人分别,那才能叫爱情。

    然而,母亲却可以在父亲去世后那么短的时间里选择了和别的男人结婚,高伟峰可以在和张元元谈恋爱的同时跟别的女生要联系方式,所以贺隽樊也可以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同时……拥有其他的女人。

    爱情是……这样么?

    俞菀不知道。

    但那个时候,贺隽樊脸上的表情,似乎给了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

    俞菀忍不住笑了出来,眼泪却一滴滴的往下掉,眼睛还是盯着他看,“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因为这个问题没有任何回答的必要。”

    贺隽樊的声音里没有任何的波澜,甚至连眼睛都没有再看她一眼。

    但那垂下的眼睛俞菀却仿佛能看见里面的眸色。

    是……厌恶!

    没错,他应该讨厌她的。

    别说他了,就算是俞菀……也讨厌现在的自己。

    明知道可笑,明知道他不会给自己想要的答案,但她还是问了。

    就好像是……一个傻子一样!

    俞菀没有再看他,直接转身就走!

    楼下的女人似乎好奇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正准备上来看看,却不想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却和俞菀撞了个正着!

    她一眼就发现了俞菀那通红的眼睛,有些担忧的,“你没事吧?需要帮忙吗?”

    俞菀没有回答她的话,只低着头往前。

    女人看了看楼上的书房,又看了看俞菀后,到底还是追上俞菀的脚步,“你怎么了?是不是受委屈了?”

    “我不用你管!”俞菀咬牙将她的手扯开,“我自己会走!”

    “不是,你这……”

    “不用管她,让她走!”

    就在那时,贺隽樊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带着几分震怒的!

    女人的动作顿时停在原地!

    俞菀恨恨的往楼上看了一眼,“走就走!”

    话说完,她直接冲了出去!

    她的脚步很快,几乎是逃也似的离开了清平别墅。

    她手上还拉着去旅游时的行李箱,此时走在街上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

    说来可笑,就算之前俞菀有过离家出走的经历,但从来没有此时这样的……无助过!

    因为……以前她还是她。

    但现在,她已经不是了。

    她已经将自己的一切都给了贺隽樊。

    她觉得那是自己最好,最宝贵的东西,就那样毫无保留的全部给了他。

    因为,她喜欢他。

    所以她有,他要,她就给。

    但是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她以为无比珍贵的东西对他来说,可能那根本就……不值一提!

    他也不屑一顾!

    俞菀越想越难过,整个人直接蹲在了地上,眼泪如同疯了一样的往下掉!

    就在那时,一方手帕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俞菀的身体一震,随即抬起头来!

    那个时候,她以为是贺隽樊的。

    尽管心里还是埋怨和生气,但更多的却是……期待!

    但,不是。

    而是刚刚那个女人。

    俞菀并不打算接她的东西,恨恨的看了她两眼后,直接转身!

    “不是,你这是要去哪里呀?这天都要黑了,你一个小姑娘,多不安全!”

    “不要你管!”

    “你会这样不就是因为我么?既然这样,我是不是应该管一管?”阅读书吧

    她的话让俞菀的脚步顿时停在原地。

    然后,她咬着牙转身,“没错,就是因为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现在还重要么?”女人笑了笑,说道。

    让俞菀觉得可恨的事是,她竟然觉得这个女人笑起来……很好看!

    “你是不是自以为,自己是贺总的女朋友?所以才对我的出现这样抵触讨厌?”

    俞菀没有说话。

    单单是女人口中的“自以为”这三个字,就足以让俞菀的脸色难看到几点!

    她定定的和女人对视着。

    “这个城市里,多的是和你这样想的人。”女人笑了笑,说道。

    “我跟你们不一样!”俞菀咬着牙说道。

    “这应该是每个女人的想法吧。”她也不反驳,只笑着说道,“但是对于男人来说,其实……都一样。”

    “你也在说你自己吗?”俞菀抿了抿嘴唇后,说道,“你不也是女人?”

    “是啊。”女人笑着说道,“我年轻的时候也和你一样,觉得自己是最特别的那一个,和其他所有女人都不一样,但现在我知道了,这不过是一些自欺欺人的话罢了。”

    女人的样子看上去很真诚,看着俞菀的眼睛也同样如此。

    俞菀也愿意相信,她可能真的是为了自己好,但那个时候,俞菀只说道,“我和你们才不一样!”

    她的声音里仿佛带了几分咬牙切齿!

    这句话让女人一愣,然后,她笑了出来,“恩,可能真的不一样吧?那你现在要去哪里?”

    “我自然有地方去,不需要你关心!”

    话说完,俞菀直接转身,抬脚就要走,但很快的,她又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身后的女人,“虽然我不会喜欢你的,但还是谢谢你的忠告,我会记得的。”

    俞菀也不等她回答,将自己的话说完后就直接往前走,毫不犹豫的!

    俞菀先去找个酒店住了下来。

    坐在床上的时候,俞菀的大脑还是有些空白。

    贺隽樊那不耐烦的神情就不断地她的脑海中浮现,然后又缓缓地,和她记忆中的另一张脸重合。

    那也是他。

    温柔的他。

    而现在,俞菀突然分辨不清楚,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他,又或者……全都不是。

    那天晚上,俞菀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醒过来时,天已经大亮。

    在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后,俞菀终于还是从床上起来,直奔外面。

    她必须要找贺隽樊说清楚!

    就算……就算答案可能是俞菀最不想,最不愿意听见的那一个,她也必须要跟他说清楚!

    就在俞菀准备去拦出租车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传来,“嘿,俞菀。”

    那突然的声音让俞菀的身体一震,猛地转头时,正好看见站在那里的……陈铭。

    ……

    贺隽樊起床时,孙姨问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二少,俞小姐怎么还没回来?她不是应该昨天晚上回来吗?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

    她的话说完,贺隽樊的嘴唇明显抿了一下,也不回答,只继续往楼下走。

    他那样子,孙姨瞬间猜到了几分,顿了一下后,缓缓说道,“二少,你们……又吵架了?”

    贺隽樊依旧不说话,但那看向孙姨的目光,足以让她将嘴巴闭上!

    贺隽樊也没再看她,直接坐下来准备吃饭。

    下一刻,他的手机突然响起。

    是信息的提示声,上面浮现的号码,也正是俞菀的!

    看见那号码,贺隽樊的眉头随即向上扬了一下,原本打算直接忽略的,但在看了那号码一会儿后,他终于还是打开手机。

    “是俞小姐传过来的吗?她是不是还打算跟同学再玩……”

    孙姨的话还没说完,面前的人突然站了起来!

    那骤然的动作让孙姨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贺隽樊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也没有回答孙姨的话,直接转身就走!

    “二少,这是怎么了?二少!?”

    孙姨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贺隽樊却没有管,直接上车!

    将车门关上后,他这才将电话拨了回去。

    “贺总是吧?您的动作可真快。”

    对面的人笑了笑,说道,“你就这么着急她?”

    “你们在哪儿?”贺隽樊的声音低沉,冷冽到了极点!

    “就在我们学校中,至于是哪个教室……您自己好好想想吧,不过……您可能没有多少时间了,而且,你最好是一个人过来,如果让我知道你动用了什么手段还是报警的话,我不介意和她死在一起!”

    话说完,陈铭将电话直接挂断!

    贺隽樊的手顿时握紧了,眼睛盯着手机上俞菀的那张照片看了很久后,这才发动车子,一踩油门!

    此时,俞菀的手脚都被反绑在了椅子上,嘴巴上被贴了胶布,头发凌乱,眼睛更是一片通红!

    “你是不是很害怕?”陈铭笑着看着她,说道,“你放心吧,为了让你存有那么一丝希望,我呀,给你的男人打了电话,就看他能不能找到你了。”

    俞菀不断的挣扎着,但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嘴里也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怎么,想说话?”

    俞菀立即点头。

    “可以,我这就帮你把胶布撕下来,不过你要是想呼救的话,我劝你最好死了这条心,现在学校就没有多少人了,大礼堂这种地方,更是老早就被关了,现在这个时候,根本不会有人来的,懂吗?”

    陈铭的话说着,将俞菀嘴上的胶布直接撕了下来!

    那个时候,俞菀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只盯着他看,“你疯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陈铭冷笑了一声,说道,“本来我也不想这么做的,虽然你害我名誉尽毁,还被开除了,但我还是不想用这样的手段,但你和贺隽樊不应该对我这样赶尽杀绝!连我父亲的公司都不放过!现在,我父亲已经被人逼得要跳楼了,这就是你想要的?既然你想要这样,那我就陪你们玩好了!”

    陈铭的话说完,俞菀的瞳孔不由微微一缩!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说道,“什么意思?你父亲怎么了?你父亲的公司关我什么事情?!”

    “不关你的事情?”陈铭冷笑,“你现在倒是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就是贺隽樊!从上一次后,他就让人一直针对我父亲的公司,先是抽查产品,又是大量的退货!现在,我们家已经快破产了!”

    “不……不可能!”俞菀很快说道,“贺隽樊是一个很理智的人,这么针对你们公司,他肯定也要承担风险,他不会拿自己的公司开玩笑的,所以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怎么可能误会?你不相信是吧?那等一下你自己亲口问他好了,在你死之前,我倒是可以让你们见上最后一面,好让你死个明白!”

    陈铭的话说着,直接将旁边的汽油桶拿了起来,往俞菀身上和附近泼!

    “你……你要做什么!?陈铭,你住手!”

    那个时候,俞菀哪里见过这样的状况,一张脸都变得苍白,整个人甚至都开始颤抖起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他贺隽樊不就是想要报仇吗?不就是想要我死吗?我就成全他!不过我不会就这样死的,我就算是死了,也要拉上你给我垫背!”

    陈铭的话说着,将那汽油往自己的身上一倒!

    那刺鼻的味道让俞菀的胃里一阵阵的翻涌,呼吸也变得困难了起来。

    “你之前是喜欢我的,对吧?”

    突然,陈铭的声音又变得温柔了起来,人在俞菀面前蹲了下来,手捧住她的脸庞。

    那满是汽油的手靠近俞菀时,味道越发让俞菀作呕,甚至连一句话都回答不上来!

    陈铭倒也不介意,笑了笑后,说道,“我知道,你肯定是喜欢我的,如果不喜欢的话,你怎么可能会记得我谈钢琴的事情?所以,你一定是喜欢我的,对吧?是因为贺隽樊不想我们两个在一起?所以他强暴了你,对吗?”

    “不是……”

    “怎么可能不是?一定是这样对吗?如果不是的话,你怎么可能记得我之前……”

    “其实我不记得。”俞菀咬着牙说道,“我那个时候会答应跟你吃饭看电影,全都是因为……贺隽樊,因为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了,我气不过,所以才说,你是我的男朋友,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伤害了你,真的对不起……”

    俞菀的话说完,面前人的表情也全部消失。

    “所以说,你没喜欢过我,是吗?”

    他的声音很平静,包括脸上的表情……也是如此。

    但这样,却足以让俞菀心惊胆战!

    “我……”

    “所以说,你从头到尾都在利用我,对吗?你根本就没想过给我机会,却心安理得的利用我对你的感情,让我变成了现在这幅田地,是不是这样?!”

    陈铭的话说着,手直接掐住俞菀的脖子!

    “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这个臭婊子!你居然还敢利用我?你去死吧!你就应该死!”

    话说完,陈铭将身上的打火机直接拿了出来,“你这样肮脏的人,就应该烧的骨灰都不留下,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