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天青 作品

第330章 纪之

    “关于你手术的失败,如果我说……这是必然的呢?”中年男子看着忧城朋也的眼睛,缓缓说道。

    “……”

    随后,中年男子从怀里拿出了几张照片,然后在忧城朋也的眼前亮了亮。

    开始的几张是忧城朋也所在意的结成莎莉不过随着向后翻阅照片,照片中出现了另外一个人——饭纲纪之。

    当看到饭纲纪之的时候,忧城朋也的脑海里控制不住地浮现出了之前听到的,医护人员们的闲言碎语。

    听说这次受伤之后,这位和莎莉走得很近?

    也许是照片的角度问题,也许是其他的什么,总之……结成莎莉和饭纲纪之两人看起来非常得亲密。

    不光如此……

    再然后照片中还出现了一些医护人员,主要是自己手术的主治医生。

    主治医生和饭纲纪之在阴暗的角落里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忧城朋也抬头看向这个中年人。

    对方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如果用【看图说话】的方式理解这一组的照片,感觉就好像饭纲纪之买通了自己的主治医生,故意让自己的手术失败一样。

    但是这其中有一个很大的疑点……

    那就是自己真的值得对方如此针对么?

    “不要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嘛……”那名中年人似乎看穿了忧城朋也的疑惑,轻轻拍了拍忧城朋也的肩膀,缓缓说道:“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没有发现结成莎莉在喜欢你么?”

    “!?”忧城朋也脸上仍旧淡定,但是颤抖的瞳孔却将他动摇的内心给彻底展露出来。

    莎莉……也在喜欢自己?

    “对啊,只不过随便调查一下……就得到了不少人的证明。”中年人明显有备而来,他又递给了忧城朋也。

    这是一份询问旁人的调查卷宗。

    是关于之前鉴定科被兔妖袭击后,因为休班而幸存的其他同事的笔录。

    主要还是兔妖的事情,不过里面被中年人标红了一小段。

    在询问到同事之间关系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多多少少地提到了忧城朋也和结成莎莉的关系非常不错。

    “忧城君,不要妄自菲薄……你很优秀,优秀到让饭纲纪之这个才俊用这种不光彩的手段除去你。”中年人的声音在忧城朋也的耳边缓缓响起。

    如同恶魔的低语……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一面之词……忧城君可以选择不相信。”中年人笑了笑,继续说道:“但是这并不妨碍忧城君重新站起来吧?”

    “重新……站起来?”忧城朋也看着中年人的眼睛,喃喃地重复了一遍。

    脊柱神经损伤,对于现在的医学手段来说,几乎是不可能重新站起来了,但是眼前的中年人为什么却如此有信心的样子?

    “当然,这涉及到我们军方的一个保密计划,我是真的欣赏忧城君的才能,才发出这种邀请的,一切也都是出于忧城君自愿。”中年人笑着对忧城朋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自我介绍一下,黑木纯。忧城君,我很期待和你共事。”

    忧城君稍稍犹豫了片刻……

    最终伸出了自己的手,握住了对方。

    ——————————————

    另外一边,阿米妥已经决定暂时将侦查方向转向【被神隐】的受害者们。

    阿米妥通过这些人的资料研究,发现这些人的确都有相同点。

    那就是他们都曾在【对策室大楼】内工作过。

    这一点之前对策室调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

    但是并没有从这条线上找到太多有价值的东西。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阿米妥却接到了一个有趣的电话。

    之所以将之定义为【有趣】,主要是这个打电话的人——饭纲纪之。

    谏山黄泉从前的未婚夫~

    说实话,阿米妥对于饭纲纪之的感官还是不错的。

    现在想想,饭纲纪之和谏山黄泉就是自己穿越之后的第一对战果啊~

    致力于破坏别人感情的自己,少得可怜的、仅有的战果。

    不过说实话,以当时事态的发展,好像自己不掺和,这两人也成不了啊?

    话题扯远了……

    饭纲纪之约自己见面,并且是不能带谏山黄泉的单独见面。

    然后阿米妥就直接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谏山黄泉。

    “他想干嘛?”谏山黄泉一双柳叶眉高高竖起。

    “别这样,千万别因为我影响你们的关系。“阿米妥咬着手指,一脸无辜地说道。

    “……”看着阿米妥,谏山黄泉抽了抽嘴角:“别这样,有点恶心。”

    “咳咳!”阿米妥干咳两声,虽然自己在暗中从事着这份工作,但是自己果然并不适合这种风格。

    因为我太正直了……

    阿米妥忍不住在内心感叹。

    “你去就去吧,注意安全。”谏山黄泉如此说道。

    “注意安全?光天化日他难道还能把我怎么样?”阿米妥笑着回了一句。

    讲道理,以饭纲纪之现在光明前途的状态,以及他和谏山黄泉的感情状态,阿米妥不觉得饭纲纪之会铤而走险干掉自己。

    “要不你一起?偷偷跟着的那种?”阿米妥又问道。

    “……”谏山黄泉轻轻摇了摇头。

    到现在为止发生了这么多事,谏山黄泉已经完全不把阿米妥当成普通小鬼来看了。

    有些时候,阿米妥比自己之前接触过的其他男人更男人。

    像这种摆明车马的,男人之间的事情,谏山黄泉就算内心好奇,也不会去掺和。

    这是淑女的矜持……

    之后阿米妥和饭纲纪之之间发生了什么,谏山黄泉也不会主动去问。

    如果有必要的话,阿米妥自然会主动告诉自己。

    不过……

    正准备离开的阿米妥突然被谏山黄泉扯住了手。

    阿米妥一脸惊异地看着谏山黄泉,内心满是警惕!她想占我便宜?

    “你这个【她想占我便宜】的眼神是怎么回事??”谏山黄泉恼怒地说道。

    还别说,谏山黄泉对于阿米妥心思的揣摩能力,在不知不觉间又上了一个台阶。

    谏山黄泉无声地叹了口气,决定【不在意】。

    如果什么都在意,自己怕不是要被气死~

    一边叹着气,谏山黄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手腕上的头绳转移到了阿米妥的手腕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