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华月 作品

第二千六百八十二章 救命之恩

    ()        有奸情!

    斗大的三个字突然出现在林梦雅的眼前。

    “小药,别闹!”

    她暗暗训了小药一句,却不想那小家伙却相当欠揍地说道:“我可是主人的小乖乖,自然会如实地呈现出主人现在的心情。”

    她揉了揉眉心。

    要是知道有了自主意识后他会变成这个样子,那她当初就该给他关在系统里面。

    院子里,段茹萱哭得是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但在屋子里躲清静的某人,则是气得差点青筋暴起。

    “我不需要你报答,段姑娘,现在请你离开。”

    可段茹萱却是哭得更厉害了,甚至伏在贴身侍女的肩头,身子还一颤一颤的。

    “茹宣不敢求公子的原谅,只是请公子务必留在这里养伤。这样,茹萱的心里还能好受些。”

    屋子里,龙天昱已经烦透了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

    若不是靠着这个身份能光明正大地跟自家夫人见面,他早就走人了。

    “想让我快点养伤,你就给我立刻离开这里。段姑娘,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跟你扯上关系的想法。你若真想要报答我,往后你再别来烦我就算是报答了。”

    他发誓,自己现在所说的每一字,都是肺腑之言。

    奈何段茹萱就是认定了他是在说气话,一时间甚至哭得差点背过气去。

    幸好旁边有婆子及时掐了人中,人这才缓过来。

    只是眸子里,却带着浓浓的难过,就好像是她不能对龙天昱以身相许,真的是受到了旁人的逼迫一般。

    林梦雅躲在角落里,只觉得这位段姑娘若不是真的演技特别高超,那可能就是真的有病。

    她都听出来龙天昱的态度到底有多不耐烦了。

    怎么这位小姐就一心认定,他是在跟自己怄气呢?

    段茹萱清醒过来之后,黯然神伤地咬住了唇瓣。

    “我,我还有事,这些东西是给你养伤用的。万望恩公保重自身,早日康复。”

    跟着她来的丫头婆子,手中拿着的那些物件也都是品相还不错的。

    只不过那几个丫头看到自家小姐受到这样的“委屈”,也忍不住抱怨。

    “真是不识好歹!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鬼样子,竟还敢肖想我家小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段茹萱拉了拉侍女的袖子,哀求地望着对方,希望她别再说了。

    其实段茹萱也是有苦衷的。

    当初她被人半路劫掠,为求一线生机,她在被匪徒劫走之前哭着对老天爷许愿,若是有人能来救她,她愿意以身相许。

    谁知话音刚落,恩公便将她解救了出来。

    所以,她便认定对方是因为自己的诺言才铤而走险。

    没想到,那匪徒残暴,竟然把恩公打成了重伤。

    而后到了赵家之后,姑母又暗示她想要撮合她跟表弟。

    一边是她的救命恩人,一边又是姑母之命,她也是左右为难。

    擦了擦眼泪,段茹萱低泣道:“都是我不好,可是这种事情,看重的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是我有心,也是没办法决定的。”

    好一番为难之语,林梦雅都差点气笑了。

    且不说自家男人肯定没看上这位段小姐,明明白白的就是一朵渣女白莲花,怎就自我感觉那么良好?

    说是报恩,也不见她来照顾一天两天。

    拿上那点东西,就算是报了救命的大恩了?

    那她段茹萱的命,可真是廉价了些。

    反正也碰上了,林梦雅也没想躲。

    大大方方地迎了上去,跟对待赵子非时的态度全然不同。

    “见到我们家小姐,你怎么不行礼?”

    刚见面,段茹萱的侍女就跳了出来,指着她鼻子质问道。

    林梦雅瞥了对方一眼,就跟没听到似的抬腿就走。

    那侍女急了,抬手就要去抓她的肩膀,可林梦雅的动作更快,一闪身就让侍女抓了个空,差点摔在地上。

    “你!好大的胆子!俩人,把她给我按住!”

    侍女气急败坏,指使左右想要抓人。

    但林梦雅滑的跟条泥鳅似的,到最后婆子丫头们累得气喘如牛,却连她的一丝衣角都没碰到。

    林梦雅端端正正地站在小院的门口,拍了拍自己肩膀上的尘土,挑了挑眉,看向了段茹萱。

    后者一直没开口,但见自己的人明显占不到上风的时候,她才迟迟说道:“大家都冷静些,这位姑娘不是故意冲撞我的。她本来就是个哑女,自然是与常人不同,无礼些也没什么的。”

    呵,听听,多大度?

    林梦雅勾了勾唇。

    段姑娘若真的不在乎,那么在她的侍女对自己动手的时候,她就该及时制止,而不是现在。

    第一个跟林梦雅起冲突的侍女名唤仙环的,此刻满脸鄙夷地瞪了林梦雅一眼。

    “原来是个哑巴呀!怪不得如此粗鲁蛮横,也就只有姑奶奶那般好心的人才能容得下。小心点,以后若是落在我的手里,可有你受的!”

    林梦雅在心里“呵呵”一声。

    落在她手里头?

    现在赵家还没到段夫人的手里头,以后,更加不会。

    “好了好了,仙环咱们走吧,姑母那里,还等着我回话呢。”

    段茹萱暗暗地打量了眼前的哑女一番。

    见对方的容貌脾性出身都不如自己,而且对方还是个哑巴,根本对自己构不成什么威胁,也就放下心来。

    仙环哼了一声,扭头跟着自家小姐走了。

    林梦雅看着那对主仆的背影,心里却是在琢磨段茹萱刚才说的那几句话。

    从段茹萱跟她手下人的态度来看,似乎她的婚事,已经被定了下来。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何段夫人还要在自己大局未定的情况下,把一个已经有了婚约的侄女,接到赵家?

    除非,段茹萱的婚约,跟赵家有关系?

    “站在门口想什么呢?”

    耳畔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林梦雅随意瞥了龙天昱一眼后,用手指把他的脸推远了些。

    不行,现在看着还是让她有点心里压力过大。

    “我在想段......”

    话还没说完,她又猛地把龙天昱的脸又拉了回来

    。

    瞪大了双眼,她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捂住了自己的嘴。

    他,他他他,他居然站起来啦!

    看到自家夫人如此激烈的反应,龙天昱心情也十分愉悦地嘴角上扬。

    “你能站起来了?什么时候的事?腿还疼不疼了?”

    她扑过去,但还是小心翼翼地扶住了自家男人的手臂,小嘴里吐出一连串的疑问来。

    龙天昱其实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般轻松。

    见状,把自己的半边身子倚在了她的身上,这才偷偷松了一口气。

    “前几日我们打赌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可以站起来了,只不过腿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更别提走了。”他有些遗憾地说道。

    他刚才听到有人在嚷嚷哑巴之类的话,就知道肯定是自家夫人被为难了。

    虽然知道自家夫人吃不了亏,但还是挪到了轮椅上。

    却不想等他出来的时候,那些人都已经走了,而夫人则是一个人站在门口发呆。

    他一时玩心大起,又想要用实际行动来宣布这个好消息,这才偷偷站起来,想给她一个惊喜。

    现在看来,效果拔群,他很满意。

    “那快点坐下,我帮你检查看看。其实这是很正常的。你毕竟之前在轮椅上坐了那么久,就算是有我的按摩跟针灸,你的腿部肌肉也有些萎缩无力。只要以后好好锻炼,我相信肯定能够恢复到从前的!”

    龙天昱点了点头,其实他并不在乎自己能不能恢复到以前。

    他想要站起来,只不过是不想辜负自家夫人的辛苦而已。

    何况,他并不认为永远坐在椅子上,他就会变成一个废人。

    就算是那些手脚健全的人,他们若是懈怠了,到最后怕是会连一个废人都不如。

    现在的他,早就已经接受了自己残废的事实,而且也已经适应了。

    只是,能重新站起来,他还是欣喜的。

    把人推到屋子里,林梦雅重新检查了一遍。

    其实情况跟她之前所想的差不多,只不过她忽视了一点,那就是虽然经脉上还有暗伤,可如果龙天昱只是想要站起来,或者是做一些简单的动作的话,现在他的伤势应该是可以的。

    之前,她都是按照昱从前的标准来对比的。

    但龙天昱可是个绝顶的武功高手,腿法、步法十分精妙,而且这么多年来也都在不停地锻炼着。

    很显然,在暗伤隐患还在的情况下,昱怕是别想恢复如初了。

    但只要他不用武功,想必还是可以恢复基本功能的。

    “不过,你还是别太勉强了。毕竟,你的腿上还有暗伤,若是强行锻炼的话,恐怕会让你的伤势加重。”

    林梦雅嘱咐道,但她心里却有了一个可以让龙天昱安全复建的好法子。

    “你等着,我去找赵长老问一问有没有合适的地方。总之,我会努力让你完全站起来的!”

    说着,她就要去找人。

    但龙天昱却抓住了她的手,笑着说道:“此事不急,你才刚回来,还是先歇歇吧。”

    “没事,我高兴着呢!你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我马上救回来!”

    看她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龙天昱只觉得之前被段茹萱搞出来的郁气也一扫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