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云庭 作品

第六百一十六章 桃伯被扔

    隔壁的气氛显得紧张,而这边就轻松了。赵世子帮柠七捏完腿之后,又打来热水为她泡脚,期间又变成两人一起有说有笑的泡脚。赵世子简直就是一副二十四孝的好相公。被柠七指挥得团团转,脸上还是一副傻呵呵的样子。

    柠七被伺候得舒舒服服睡了。赵世子赶紧脱了外衣躺在她身边。可赵世子始终睡不着。脑海中不断浮现桃伯的话。桃伯要把他扔了,还要把娘子嫁给别人。赵世子翻来覆去睡不着,过了一会儿,又想起柠七一句话。不扔他,扔桃伯。他仔细想了想,桃伯想扔他,那他就把桃伯给扔了。

    说干就干,赵世子在柠七额头偷偷亲了一口之后,起床穿上外衣。

    隔壁的烛微不在,他出去寻找线索,桃伯刚从雪山回来,几天没有合上眼,烛微天一黑就走,桃伯也早早睡下。

    烛微的房门被轻轻推开。桃伯睁开眼看了门外的背影,又闭上眼睛。

    人影进来之后,悄悄来到床边。

    “桃伯”

    “……”

    “桃伯”

    “……”

    “老头子”

    “……”

    非常好,没有人应。赵世子拿出准备好的绳子,把桃伯的手和脚全部绑起来。然后把人扛起来,出来烛微房中。

    桃伯的头垂在后面,睁着眼睛,一脸无语。赵世子变傻失忆,也是有他的手笔。一个清冷变得逗逼……这点他也没想到?大半夜,偷溜进入房间,把他绑了。话说,想把他带到哪里?

    赵世子把后山的门打开了,扛桃伯上山了。把桃伯带到一个隐蔽的草丛,把他扔下去。差点把桃伯的老骨头给扔散架了。可是他装睡,自然不能在这个关头醒来。

    “哼……”,赵世子开始说话了,“谁叫你要把我扔了。该扔的是你……”

    “还想把娘子许给别人。娘子是我的,你休想把娘子给别人”

    “我把你扔了,你再也不能回去”

    赵世子傻里傻气,孩里孩气说了一会儿话之后,走了。桃伯才睁开眼睛,黑气在手中缠绕,手脚上的绳子自动断开。

    桃伯不知想到什么,突然笑出声。之前他很赵世子可是仇敌见面,两眼相红。赵倾离利用柠七把他逼出来,他也正好将计就计,让柠七和他成仇。现在他在他柠七的误会是没有了,又与他缠上了。失忆的赵世子实在幼稚,竟然把他绑了,扔到这个地方。原因是柠七。只要拿捏柠七,就可以拿捏赵倾离。

    赵世子回去之后,装作无事,又睡到柠七身边。柠七一翻身,滚到他的怀中。两人像夫妻一样,交颈相眠。

    第二天起床。赵世子不出意外又被柠七踢下床底。赵世子哭闹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昨晚做的事。

    他像一只狗一样,时不时偷看柠七。要是柠七找不到桃伯,会不会打他,然后赶他走?

    “阿离,快起来,我们去找桃伯吃早饭”

    “……”

    “你干什么?不饿?坐在地上做什么?快起来……”

    赵世子迟迟不敢起来。他见识过柠七大人的凶狠样。他的脸又开始疼起来了……

    “娘子,要不我们先去吃早饭。桃伯可能还在睡觉……”,赵世子被柠七从地上拉起来。他不敢看柠七,只得勉强忽悠柠七。

    “桃伯不睡赖觉”

    事实证明,柠七说得是假话。桃伯果真还在睡。赵世子心虚得脸门都不敢进去。

    “阿离,你怕桃伯?这可是你一直在寻找的人。怎么样?比你长得好看多了?”

    “不是,他长得比我难看多了”,这一点,赵世子不服气了。

    “哦……”,柠七拉长调子,从腰间掏出一个小镜子给找倾离,“看看……是不是觉得自己美若天仙?”

    赵倾离拿过镜子,小小的镜子中折射出一张肿起来的脸。怪不得他们总是叫他蛤蟆精?

    “呜呜……我长得好丑”,怪不得娘子看不上他。

    “阿离,人要有自知之明的”,从前,高攀不起,现在卑微去尘埃。赵世子将来清醒之后,一定想不到,他这辈子的污点就在这里了。

    哈哈……

    桃伯听到声音。伸了懒腰,从床上起来。

    “桃伯,你不是一向不会睡那么久?”

    “柠七的说来你可能不信。昨晚……”,桃伯一边说,一边瞟了赵世子一眼,“我正睡得熟的时候,突然被人绑了手脚。我动弹不得,只能任对方我把扛到后山去扔了。我解了半宿的绳子,又被虫子叮咬,天亮才回来”

    “桃伯,是谁?你告诉我,我去弄死他……”

    赵世子缩了缩脖子。好可怕……娘子身上的杀气好强。

    “我没看清……不过那个人已经奇丑无比。柠七,就别去追究了。索性我也没伤到,你不用管了。桃伯怕你见到,会丑得吃不下饭”

    “桃伯……”,柠七回头看了一眼赵世子。自从赵世子世子之后,胆小如鼠,应该不敢对桃伯做什么?

    “那……好吧。我们去吃早饭……”

    他们去得晚,只剩他们三个了。每人一碗粥,两个馒头。

    “柠七,桃伯手疼?”,桃伯想让柠七“喂”他。

    “娘子,阿离来……”

    “行”,柠七没意见。桃伯矫情上了。是时候让他们两个“正面交锋”。

    “桃伯,张口……”,赵世子动作可没有那么温柔。直接一口接着一口。桃伯受不了,让他坐回去。桃伯本是想气一气赵倾离,结果……

    赵世子坐回去之后,端起柠七的晚,给她喂粥。还一边得意看桃伯。

    桃伯笑了笑,现在得意,将来有你哭的。

    “阿七,你吃馒头……”

    “我不吃”

    “阿七,你喝粥……”

    “我不吃”

    赵世子简直去同一只舔狗。

    “阿离变化很大?”,这话是他们伯对柠七说。

    “当然,粘人精一个”,可讨厌了。喜欢半夜爬床,爱哭鬼……跟之前的赵世子,简直天壤之别。谁会想到他们之前是同一个人?一个冷若冰霜,另一个脸皮厚得无底线。

    “阿七”

    不过变了一个人的赵世子,很会疼人。傻得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