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清风 作品

第四卷第66章共同游园

    ()        陈永伏和秦玉凡两个人消除了误会以后,陈永优为了讨得秦玉凡的欢心,便想要带她去饭店吃饭。

    听了他的话以后,秦玉凡为了节省他的开支,便想和他一块儿去公司食堂吃饭。

    "行了,玉凡!咱们单位上的公共食堂里天天都是一些米饭和菜馍,有啥吃头呀?走,我带你到‘绿岛火锅里’吃火锅去!吃完饭以后,咱们两人再去沋河公园里玩上一圈去。一个礼拜好不容易才有两天休闲的日子,不玩白不玩呀!”听了她的话以后,陈永伏为了讨得她的欢心,便不住地讨好起她来了。他说完之后便拉住了秦玉凡的手。

    “好吧!永伏。”看到他向自己伸过来了手之后,秦玉凡低头思考了一会儿之后,便伸出手来抓住了他的手。

    就这样,一场风波终于暂时消除了。两个人一起手拉着手向着单位大门口的方向走去了……

    陈永伏和秦玉凡两个人吃完了饭以后,便一起手拉着手来到了a市唯一的一家公园:沋河公园。

    节假日公园里的游人,显然比往日的游人多了许多。公园门囗到处都是卖东西的小商小贩和一些看热闹的游人。

    两个人来到公园门口后,便看到大门旁边围了好多的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东西。

    “玉凡,走,咱们两个人也过去看一下。”看到大门旁围了好多的人以后,陈永伏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便拉着秦玉凡的手也挤进了人群。

    两个人来到了近前之后,才发现里面有几个人正在玩着套圈子的赌博游戏。

    “来,来,来!一元钱十个圈子,套中什么就可以拿走什么。您只要花上一元钱就可以赢上一包烟。大家快来玩吧!……”看到围了许多游人之后,赌博摊主便巧嘴如簧的鼓动起游人来了。

    听到他的鼓动以后,立刻便围了几个游人,七嘴八舌的纷纷摇摇欲试起来。

    不一会儿工夫,有好几个游人便纷纷玩耍起来。他们这些人之中,套中圈子的人眉开眼笑着。没有套中圈子的人却纷纷垂头丧气着。

    “来,来,来!别灰心,赌博就是有输有嬴嘛!不行的话,再来十个圈子。只要能套中一个圈子就会赢回来了。”看到输了的人垂头丧气着,赌博摊主便再一次鼓动起来。

    “整,整,整!我就不信每次都能输,只要能赢一次,你就可以反败为胜了!”听了他的话以后,几个托儿便不住的鼓动起来。

    经过托儿们的一番鼓动以后,输了的人便又从口袋里掏出了十元钱交给摊主后,又开始套起圈子来了。

    不一会儿工夫,人群便又一次热闹了起来。

    看到好几个人都玩在了兴头之后,陈永伏的心里也不禁痒痒起来。

    “玉凡,你在这儿给我助助兴,叫我进去也给咱套几包烟抽去。我在学校里的时候,经常玩这种游戏,保险不会输。”他说完之后,便挤了进去,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十元钱就要递给赌博摊主。

    “行了,永伏!时间不早啦!咱们两个人还是到公园里玩去吧!想要抽烟的话,就自己买去。别指望着在这儿能赢上几包烟。你没看到那几个人都是托儿吗?他们这几个人在这儿设计骗游人钱的,你可别上这个当呀!”看到他掏出了钱想要交给摊主之后,秦玉凡连忙上前两步拦住了他的手,把钱又重新装进了他的口袋。拉着他就向售票处走去了。

    两个人购买了门票后,便来到了公园里面。

    节日的“沋河公园”里的游人显然比平常日子里的游人多了许多。他们之中有的是全家大小拖儿带女一齐来游玩。有的是情侣们双双对对的游玩着。还有一些情侣们躲在了花丛之中开开心心的游玩着,戏耍着……。

    陈永伏和秦玉凡两个人来到公园之后,四处游玩了一番之后,便一起手拉着手来到一些玩具的面前。他为了求得她的愿谅,便带着她玩了许多既惊险,又刺激的游戏。

    秦玉凡从小就胆小怕事,一遇见惊险刺激的场面更是害怕的要死。偏巧陈永伏带她玩的都是一些既刺激又惊险的游戏,结果在游玩中她一遇见紧张的场面不是吓得大喊大叫,就是吓得直往陈永伏的怀里钻。逗得他“哈!哈!哈!”的笑个不停,趁机把她抱在怀里亲吻了一番。

    秦玉凡看到被他戏耍了一番之后,方才明白中了他的计。于是她便故意撒骄地打了他一拳说:“不玩了,这些游戏简直都能把人吓死,一点儿也不好玩。咱们两个人还是一块儿到那边去散散步吧!”

    听了她的话之后,陈永伏也感觉到玩得差不多了,于是他便和她散了一会儿步之后,又一起划起了小船,上了假山,玩的十分开心。

    他们两个人在游玩的过程中不但拍摄了许多照片,而且还购买了许多装饰品,纪念品。

    在整个游园的过程中,陈永伏为了求得秦玉凡的谅解,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以博取她的欢心。

    在他的一再献媚之下,秦玉凡终于暂时忘却了烦恼,开心地笑了起来。

    两个人在公园里开开心心的玩了好几个钟头之后,他在她的一再催促之下,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公园,返回秦玉凡和陈永伏两个人终于手挽着手,返回到了秦家。

    看到他们两个手挽着手,一幅亲亲热热的样子后,奏玉楠彻底绝望了。她知道自己处心积虑设计好的一切如意算盘,完全落空了。

    自从今天一大早,陈永伏离开秦家后,秦玉楠便开始有些后悔了。她在心里立刻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自己处心积虑设计好的如意算盘有可能泡汤了。想到这儿后,她便翻身坐起来追到了院子。然而当她追到院子后,却发现陈永伏已早没有了踪影。想到这儿后,她便想尾随陈永伏去他的单位。然而,她走了几步之后,却又停住了脚步。她知道自己一旦追到陈永伏的单位后,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把事情搞得更加糟糕了。想到这儿以后,她便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焦急不安地等待着事情的结果。然而几个小时之后,她却听到了秦玉凡和陈永伏两个人开开心心的笑声。听到这些声音以后,她不由得彻底失望了。她知道自己处心积虑好的计划不但没能折散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反而使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更加牢靠了。真是偷鸡不成赊了米,自己完全被陈永伏和秦玉凡两个人骗了。想到这儿之后,她立刻对他们两个人产生了仇恨感。听到大门开启的声音之后,她不甘心地爬下了床,来到了屋门口,冷冷地看着他们两个人,一言不发。

    陈永伏和秦玉凡两个人进了大门之后,便发现秦玉楠阴沉着脸站在了门口一言不发,眼睛直钩钩地盯着他们两个人。

    看到这儿之后,两个人一路上谈笑的声音不由得立刻嗄然而止了。

    三个人都不由自主地相互僵在了那儿,半晌都没有动。

    看到秦玉楠眼睛直钩钩地盯着自己后,陈永伏的心里立刻犹如坐在了针尖般似的,立刻感觉坐立不安起来。他知道秦玉楠此刻正在盯着自己,等待着自己的表白。于是,他便想来到她的身边,给她解释一番。

    “永伏!你干什么去呀?”看到他停住了脚步以后,秦玉凡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他连忙抓住了他的胳膊问道。

    “玉凡,我……我……”看到姐妹二人都在盯着自己以后,陈永伏犹如进了风箱一般,两头作难起来。

    “走,走,走,永伏!快看一下咱们两个人照的出来的像片到底怎么样呀?”看到陈永伏还在发着怔之后,秦玉凡便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就往新屋里走去了。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姑娘,知道他一旦被秦玉楠缠住了之后,肯定会难以自拔。于是,她便借机拉走了他。不给他和秦玉楠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机会。此后,她更是寸步不离地跟在了他的身后,再也没有给过他和秦玉楠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机会。事情这才终于不了了之了。

    秦玉楠自从和陈永伏两个人发生了***之后,便屡次寻找机会想要和陈永伏单独呆在一起,以便实施自己的计划。然而无柰秦玉凡对陈永伏盯得很紧,不给他和自己单独呆在一起的机会。万般无奈之下,她最终才放弃了和他结婚的念头。

    “噢!”陈永伏在秦玉凡的拖拉之下,看了一眼秦玉楠之后,只好被迫跟着她向自己的“新屋”里走走了。

    “哼!”当两个人走过秦玉楠的身边之后,秦玉凡故意一边将头亲昵地靠在了陈永伏的怀里。一边以胜利者的口吻向秦玉楠哼了一声。然后便亲热地挽住他的胳膊,心高气扬地向着他的“新屋”里走去了。

    看到秦玉凡故意在自己的面前,挽着陈永伏一幅得意洋洋的样子之后。秦玉楠气得眼睛都能冒出火来。然而她对此却也是无可奈何。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第三者,无有权利管他们两个人。因此,她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两个人进了新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