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尾俱全 作品

1689 林三酒和导游小姐的手办参观记

    这一章马上就好啦

    说是床垫子,其实只是一张黑黑薄薄的毯子;躺在上面,除了隐隐的酸臭味,甚至还能隐隐感觉到床板的骨架……林三酒翻了一个身,顿时床架发出了叫人牙酸的一声吱。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即使是在一片昏暗中,林三酒仍然能将自己小单间里的一切清晰地收进眼底。地下室里空气流通不好,隐隐地有一股灰尘味。单间的墙板上凿了几根钉子,大概是用来挂衣服用的。条件真称得上是简陋了连隔壁那位睡梦里挠痒的声音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新到了一个陌生环境的关系,她躺在床上半天也睡不着。

    如果真像胡常在所说,这个地方的人都是由药物催生出能力的话,她也不必继续再在这儿呆下去了。

    毕竟她加入绿洲,可不是冲着有吃有喝有睡来的她是为了找签证官。

    然而在一千多个几乎就是普通人的人当中,怎么可能会出现签证官呢!

    但毕竟刚来就走也不太好林三酒不知怎么,又想起了刚才一瞥之下,那个似是而非的人影算了吧,还是多呆几天,看看情况好了……

    脑海里的念头纷纷杂杂,也不知过了多久,她逐渐感觉到眼皮变重了,意识也模糊了。

    在她即将堕入梦境的那一瞬间,一道强烈的电流忽然蹿过了她的身体

    林三酒一下子瞪大了双眼,全身控制不住地打起了摆子。身体颤抖地太猛了,晃得铁架子床也跟着发出了“哒哒哒”的撞击声,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特别响亮。她想动一动手指,却发现自己又一次失去了对身体的主控权……虽然跟上一次全身波动不一样,可她却并不陌生。

    妈的,能力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进化了!

    咬着牙,她想要翻到地上去毕竟床架子的声音太大了,很容易招来人。进化的时候自己完全没有自保能力,要是再进来一个陌生人……虽然绿洲看起来还算和平,但她一点都不想冒险。

    可是一动不能动地,想翻身谈何容易?

    她借着身体不住颤抖的势头,勉强将自己从墙边推开了一点点,脑后的长发一下子从床上滑落了下来。这么点可不够啊林三酒焦躁地心想。

    然而她却没有时间了。刚才还熟睡着的隔壁邻居,绵长的呼吸声忽然停顿了一下,随即只听床板吱嘎一响,似乎那人坐了起来。随后,脚步声就来到了1629的门口在布帘外停住了。

    “喂……是新来的人吗?”一个女人极不满的声音低低地训斥道:“怎么挑大家都要睡觉的时候干这种事?你们也不知羞!快停下!”

    身体虽然失去了自主权不过意识还清醒的林三酒,听了这话愣了愣过了两秒她忽然明白了这位邻居的意思一口老血几乎都要喷出来了她以为自己是在干什么啊!

    虽然床板确实很响。

    门外的女人等了一会儿,发现噪音仍然在有节奏地继续终于有点儿疑惑了;一把掀开了布帘,她登时惊讶地叫了一声:“咦你这是怎么了?”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林三酒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又吊起了一颗心。

    冲进来的邻居,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长发女人,穿着一身浅黄色的小熊维尼的睡衣。她见事倒十分果断,当即就把不断颤抖着的林三酒给扶下了床让她躺在了自己腿上。

    “喂喂你能说话吗?”那女人手掌一下一下地打着她的脸,啪啪地响:“你是不是羊角风犯了?”

    林三酒已经分不出自己的颤抖是因为进化还是被她气的了。

    好在进化的时间短,她没过一会儿就渐渐平静了下来,对身体的掌控也回来了。一发现自己能动了,林三酒蹭地就从邻居女人腿上跳了起来瞪了她一会儿;想说什么,又发现对方好像没什么错好不容易她才挤出了一句:“我没事了,谢谢。”

    那女人木着一张脸也不走,反而问道:“你这是什么病?经常犯吗?睡觉的时候犯的多吗?我需不需要找小雨换个房?”

    林三酒都快被她气乐了咬牙切齿地说:“不是病!你不明白这是能力进化时的正常反应。”

    “咦?”邻居女人果然惊讶了上上下下地看了看她。“你也是自然进化的呀。我也是。”

    一种报复落空的感觉充斥心头林三酒叹了一口气:“那你怎么看不出来?”

    “我也不知道……我来得早,这么久了能力从来没有进化过。”

    大概是因为绿洲的生活太过安逸了。

    “好吧……不管怎么说,刚才都谢谢你帮忙。我叫林三酒,你是?”林三酒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朝邻居女人伸出了一只手。

    她伸出去的手被那女人随便碰了碰,就算是握过了。随即那女人说:“我叫方丹。咱俩还是别走太近了,毕竟你是不知道能活多久的人。”

    说完了这么古怪的话以后,方丹站起身就要走。

    ……所以说,绿洲里的自然进化者,都是没有社会常识的怪人吗?林三酒简直想捂住脸悲叹一声“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方丹无辜地看着她:“你们这种刚来的、能力很强的,一般都会被派出去做难度高的任务。所以,存活率不高嘛。”说完,这个女人十分潇洒似的转身就走了。

    林三酒看着她的背影,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建材板很不隔音,她耳听着方丹走回去,在床上躺下,还不到十分钟,竟然就传来了微微的鼾声。

    这人真是……太叫人心塞了。林三酒心里一连抱怨了好几句,对方丹刚才说的高难度任务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极温地狱里诡异的、危险的事情,她也经历过了,绿洲的任务还能比副本更致命?

    从声音上听起来,方丹似乎已经睡熟了。

    在黑暗里坐了半天的林三酒,这时才谨慎地摊开了手掌。

    应该检查一下自己刚才进化的能力了这一次的进化一结束,她便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召唤卡片的冲动看起来,这一次进化得应该是卡牌吧。

    心念一动,一张卡片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她的手心里。以前的白光消失了,这次卡片出现得一点动静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