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惑乱江山 作品

58 比起这些,孤更在乎你!(二更)

    洛子夜看他这样紧张,伸出手攥住了他的大掌,忍痛开口道:“不用紧张,估计……估计多半是姨妈……”只不过姨妈痛她一直是有的,痛到这种程度上,却是第一次。

    她虽然不晓得所谓人生第一大痛,生孩子会是什么样子,会有多痛。

    但是从眼下这种令她完全不能容忍的痛感来看,估摸着这和生孩子的痛,也是不会有太大的区别了。

    姨妈是什么?

    他不是很能理解,那双魔瞳盯着她,并不说话,只是眉宇之间流露出来几分困顿。

    洛子夜忽然想起来这里是在古代,自己说姨妈这种事儿,他未必能够理解,于是很快地改口:“月事……八成就是月事……”

    说完这话,洛子夜也是忍不住捂了一下自己的脸,强烈的感觉到了一种蜜汁丢人。

    按理说这时候她应该立即把他推开,去给自己兜一块姨妈巾,但是太他妈的痛了,她根本动弹都不行,就更别说起来了去找月事布了。

    她这话一出,他魔瞳一滞。

    骤然问了她一句:“月事多久不曾来过了?”

    他这么一问,洛子夜倒是意识到了不对劲,瞟了他一眼:“有段时日了!”至于具体是多久,洛子夜根本没在意,她这个人比较心大,没有来月事的时候,她根本就不曾想过这些,把这个事儿完全给忘记了。

    她忽然小脸一白:“我不会要当未婚妈妈吧?”

    要是这样,那未免太坑爹了。

    她这话说完之后,却没想到,竟是他回了一句:“不会!”

    “呃?”洛子夜仰头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解。努力地观察着他的表情,却也是没有看出什么问题来,但是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一副似很确信的样子?

    她歪着脑袋盘算了一下,细数他们那个啥的时候,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

    好像一直都是她的安全期!

    这下,她心头一跳,难不成……是他有意避开?寻常他们之间发生什么,也都是他主动,她一来实在无法招架他,于是不敢上去招惹,二来出于女子的矜持和羞涩,所以她未曾主动过,可是眼下这么算算……

    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间,闽越已经到了。

    他刚刚跑了那么半天,已经是累得气喘吁吁了,刚刚回去心怀怨念地穿上衣服,没想到王传召他的指令,竟然又来了。他二话不说,直接便过来了:“王,属下到了!”

    也不等人禀报,他直接就在门口说了一句。

    毕竟今日王和洛子夜的情况,他是知道一些的,刚刚他们才进去,所以断然不会是因为之前类似的情况,出的什么故障,要是因为那样的话,绝对不至于这么快,那就意味着,应当是出事了。

    “进来!”凤无俦的声线,很快地传了出来。

    闽越二话不说,便飞快地进去了。

    洛子夜盯着闽越给她诊脉,整个人的心绪却是飘远了,那样子看起来心事重重。凤无俦这么确定不会是怀孕了,她稍微地算了一下,他们近期发生关系,也的确都是安全期,可……这是巧合,还是他故意的?

    女人就是一种很容易胡思乱想的生物,如果是巧合的话,她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

    可如果是他故意的,那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不希望她怀上他的孩子?脑海中竟然还好死不死地想起来,自己前段时间纠结过的问题,关于他为啥不求婚。这样一想,更是脸都白了,她潜意识里面,一直在提醒自己,提醒自己这样想是不对的,他绝对不会这样想。

    但是就是无法控制自己胡思乱想的心。

    是啊,不可能是孩子,如果真的是,决计不会今日才出问题,前两日他们“战况”那样激烈的时候,就应该出事了,怎么会等到今天才出事?而且今天他们两个之间,还并没有发生什么呢。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因为怀孕而见红?

    这不可能……

    果然,不一会儿,闽越就皱起了眉头,看了一眼洛子夜,询问:“王后,您最近是不是被人打伤过?属下指的不是上一次您与王一起跟武修篁交手之时,受得那点小伤,而是在这之前,是否受过内伤,最终又调息好了?”

    洛子夜此刻心里正在想这些令人心乱如麻的事情,以至于她对闽越的话,很快地产生了第一个质疑:“不要叫我王后,我还不是你们的王后!请你称呼我为洛子夜,或者洛姑娘。”

    凤无俦跟她那啥,都知道选安全期呢。

    关系走到这一步,他也没求婚,也没明确说过要娶她的事情,王后这个称呼,她觉得自己担不起。

    她这话一出,凤无俦和闽越眉心都是一跳。

    尤其帝拓的皇帝陛下,并不知道她忽然开始闹什么别扭,分明方才都还好好的。而闽越也是不解,之前他们偶尔叫洛子夜王后,她也是没有意见的,今天忽然这样正式,语气却是阴阳怪气的纠正,还真的让闽越的心中,生出了几分困惑来。

    王惹洛子夜生气了吗?

    他如是想着!

    但是这时候,倒也不是计较这些问题的时候,先弄清楚眼前的情况才是正事,于是他迟疑着开口:“那王后,您最近……”

    “受伤过,不日之前,在凤溟被武修篁打伤过,不过当时并不觉得是什么大事,回来调息了几日之后,也好全了,故而……”洛子夜慢腾腾地说着。

    而闽越顿时收回了手,已经是明白了。

    二话不说,飞快地走到桌案边上,写下药方。并开口道:“王后您这是来了月事,您大概不知道,您小时候服食过改变身体特征的药物,这些对您的身体都是有损的,随后您为了解开禁药,又服食过阳紫岚,这些都是损阴的。属下很早就对王说过,您的身体一年之内,不宜受孕,否则会对您的身子有大损,而您的月事也需要调理,才能恢复正常,但是眼下看来……”

    一年之内,不宜受孕?

    洛子夜愣了愣,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所以他挑选她的安全期,不是因为她想的那些,而仅仅是因为这个?只是这个问题,他们为什么都没有对她说过?

    他这时候倒是并没意识到她的眼神正看向他。

    那双魔瞳,却是盯在闽越的身上,闽越的眼神也看了过来,从那神情来看,似乎是有些同情。他盯着洛子夜道:“上一次武修篁下手即便不重,怕也绝对不轻,您的脉象是被击中肺腑,并影响全身,内息震伤了宫房,所以这一次才会剧痛无比,还有……”

    看着他同情的眼神,洛子夜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

    这是啥眼神?

    这种眼神,肯定就意味着这件事情决计没有眼前看起来这样简单了。这个还有里面,一定有大问题!这令她问了他一句:“还有什么?”

    “您如今身体大损,三年之内,不管调养得再好,也难以受孕。甚至……如果再不注意,再一次宫房受损,或许一生都不能受孕!”闽越说出来这话之后,也不敢去看他们的面色。

    毕竟这纵然是洛子夜自己身体上的问题,不是他的责任,可是他作为一个大夫,对这种情况,完全束手无策,只能宣判最后的诊断结果,这也令闽越心中很不是滋味,甚至是觉得自己无能。

    原本是因为身体上的问题,一年不宜受孕,自己对王说出来这个判定的时候,王曾经让自己不必告知王后。

    这一次,竟然却如此严重。

    三年之内,是想怀上都很难怀上了。

    洛子夜的脸色有些隐隐的发白,她当然能意识到闽越的话意味着什么,事实上她眼下的身体才刚刚十八岁的年纪,怀孕什么的对于她一个现代人来说,的确是太早了,但是……不愿意怀上和怀不上,却是两回事。

    尤其,这里是在古代,并不是在现代。

    她几乎都能想象,自己要是真的嫁给凤无俦,三年无子,会被帝拓朝堂的那些人,议论抨击成什么样子!就算是普通人家的妇人,三年无子也是应该休弃了,更何况是皇帝的女人。

    她再一次抬头去看他的面色。

    很想知道他此刻会是什么样的情绪,那双魔瞳里面,会不会因此对她有半分嫌弃,对于古人来说,尤其对于皇帝来说,子嗣有多重要,自然不言而喻,然而……她要是不能怀上,那……

    她这一抬头,果然看见了他眸中的戾气。

    而,正当她担忧着他会不会因此对她发火的时候,他也的确是发火了,那双魔瞳凝锁着她,沉声询问:“他还打过你?”

    问出来这话的时候,他眸中带着几分杀意。

    洛子夜愣了一下,扯了一下他的袖子:“你没意识到闽越刚才说啥了吗?他说我……”说她三年之内,难以受孕了,为啥他关心的不是这件事情,却是问武修篁的事儿?

    她这话一出,他盯着她,沉声开口:“比起这些,孤更在乎你!他之前还打过你,你为何不对孤提?为何不让孤为你出头?”

  你所看的《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的 58 比起这些,孤更在乎你!(二更)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