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妖夜 作品

第五十一章上山

    “擂台赛正式开始!”

    姬天和学院的三位导师刚刚坐下,华袍老者见江逸这边已经开战了,无奈只能提前宣布比赛开始。

    “江洪?他上台上什么?”

    江云山并不不认识江洪,江云蛇是江家内务堂总管自然很是清楚。他疑惑的皱着眉,和江云山对视一眼,两人莫名的感觉有事情要发生一般。

    “咻!”

    江逸听完江洪的话后身子动了,他一只手如毒蛇般闪电般探去,却没有抓江洪的手臂,而是轻松躲过对方的双手直接捏住了对方脖子。然后猛然将江洪的身子提了起来,悬浮在半空,他冰冷到了极点的眼睛盯着江洪,身上的冲天杀气让擂台附近的人都感觉到窒息,他极力压制自己的声音,开口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咳咳!”

    江洪被捏住脖子感觉气都透不过来,哪还能说话?他只能不断的咳嗽伸手指着江逸的手,示意他松开一些。

    江逸没有松开,反而猛然提着他的身子对着擂台地面狠狠砸下,强大的力量引得结实的擂台一震,江逸一拳狠狠打在江洪的脑袋上,打得他鼻血狂飙,再次压低声音厉喝道:“小奴怎么了?说!不说我打死你!”

    江洪眼看着江逸的拳头又要砸下,连忙惊恐的说道:“江小奴现在没事,你快上西山吧,否则她肯定会出事的,别打了……我只是个传话的。”

    轰!

    江逸的拳头狠狠落下,这一次力道十足,直接将江洪的脑袋一拳砸进了擂台厚实的木板之下……

    咻!

    江逸的身影朝擂台之下径直飞下,又很快跃起,在广场上无数人头上不断点过,直线朝江家大院方向飙射而去。

    “咦?”

    全场惊愕,江逸这算什么?对手还没投降,也没踢下擂台他怎么先下擂台了?这样算谁赢?而且比赛刚刚开始,他怎么一句话没说就要走,他这是准备退出比赛吗?

    华袍老者灰白稀松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他看到江逸已经狂奔出去数十丈,连忙大喝道:“五三六,你去干什么?赶紧回来,否则我将取消你的比赛资格。”

    江逸的身子没有一刻停留,甚至都没有回头,全力朝江家大院冲去,华袍老者顿时怒了,再次大喝道:“我再说一遍,立即回来,否则将判定你自动弃权,取消比赛资格。”

    江逸的身影已经飞射到了广场边缘了,他终于停了下来,回头一扫长喝起来:“不用判定了,这比赛我不打了!”

    “哗!”

    目送着江逸的身影消失在远方,整个广场如炸锅了般喧闹起来,就连看台之上很多大人物都一脸愕然。

    江逸昨日度过了最困难的一天,他拼命之下成功冲破了马家的阻击,击败了十大天才之一的马黑旗,拿下了二十连胜。

    江逸想的没错,今日的确没有任何家族准备在阻击他了,除非他拿到九十连胜,最后的一天各家族才会派出最强者联合阻击。换句话说江逸只要继续比下去,再扛过最后一天的阻击,他将很有可能拿下百连胜,直接得到一个灵兽山学院的名额。

    然而,他现在却突然说不参赛了?昨日他拿命好不容易拼下来的二十连胜轻易不要了……

    一定出了大事!

    这是无数人脑海内浮现的念头,但有什么事情能比的上灵兽山学院招生?他不是很受武殿看重吗?他不是江家子弟吗?为何他不让别人帮忙?反而宁愿放弃比赛资格也要冲动行事?

    所有人想不通,姬听雨满脸可惜,江恨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冷芊芊不断的抓脑袋,三位学院导师和姬天等人一脸的疑惑,就连江云山都弄不懂,唯有江云山和江云蛇两人对视一眼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

    “云蛇,你让人去看看,怎么一回事啊!”江云山有些诧异的朝江云蛇吩咐一句,江云蛇立即点头走出雅阁,朝江家武堂的一名护卫低声下令道:“江骑,跟去看看怎么回事?记住……见机行事,有机会做了他,弄漂亮点!”

    这护卫明显是江云蛇一系的,年纪不大三十岁左右,实力也并不算太强只有紫府境一重,不过对付江逸倒是绰绰有余了。

    “马尹,你也去看看,马飞昨日去找黑旗了,也不知道搞什么鬼,可别出什么乱子!”另外一边马飞的老爹马永吉悄然和一名马家的护卫交代一声,那人立即退去,很快钻入一条巷子内不见了。

    “殿主,出事了!”

    武殿内杨管事紧急求见武殿殿主,将江逸的异常情况反映了一下,武殿殿主沉吟了一下,很是失望的叹了口气道:“这小子太不知轻重了,如此好的机会竟放弃了,浪费了我这么多珍贵的丹药。唉……派个人盯着吧,他现在算是自己输了赌约,要给武殿一辈子为奴的,死了武殿就亏了。”

    江逸一走,惊动了三方势力,不过此刻天羽城内情况复杂,三边都没敢大动干戈,只是派人暗中跟随江逸而去,见机行事。

    广场上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尽管还有无数人惋惜但更多的人兴奋起来,毕竟江逸退赛他们就多了一个机会。

    见识过昨日的惨烈,倒是一时之间没人敢上台继续挑战擂台赛了,事实上此刻贺家公子贺刀都后悔了,这擂台赛太难打了……

    少了江逸的擂台赛似乎有些平淡,并没有昨日那么激烈了。擂台赛又变成了竞技比武,看得无数人昏昏欲睡,很多人都暗暗有些怀念起江逸,心里琢磨着江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去哪了?

    “咻!”

    江逸一路疾驰如风,直线冲到了江家大院,他并没有进去而是转向朝西山之上冲去。

    在众人看来灵兽山学院的名额珍贵无比,他却不屑一顾。如果不是想带着江小奴逃离天羽城,他都懒得参加这比赛。此刻江小奴出事了,万一要是死了,他就算得到名额还有什么意义?

    西山他上了很多次,对于西山的路太熟悉了,他并没有走原先的大路,而是从旁边的小道上快速上山。

    他很清楚西山之上肯定埋伏着很多武者,等待着他自己送上门,他不怕死,但能活着没有人想去死,他是去救人的,而不是去送死的。

    “前面埋伏有人!”

    走到半山腰,他身子顿了下来,一上山他就调集了一丝黑色元力在耳朵内,他的听力也变得恐怖无比。此刻停下来是因为他听到左前方十丈远的地方,一个灌木丛内有一道轻微的呼吸声。

    他眼中露出一丝杀机,运转元力轻身绕到灌木丛侧面,然后猛然跃起,手中青冥剑闪现对着灌木丛内快速刺下。

    “啊!”

    灌木丛内的人感受到一股凛冽的杀机,顿时抬头一望,却看到一把青色短剑泛着寒光闪电般刺来,他顿时惊恐的大叫起来。

    “嗤!”

    只是他的叫声还没完全发出来,江逸的短剑已经狠狠刺进了他的咽喉内,他惊恐的望着江逸,伸出一只手指着江逸,眸子内都是不敢置信。他不相信江逸真的敢杀他,还如此干脆利落!

    “砰!”

    江逸杀了人之后,神色没有半点变幻,抬腿对着他的胸口猛然踹了一脚,抽出短剑冷笑起来:“江豹,你先去吧,你的父母江家会帮你养的。”

    江逸长长吐出一口气,本来他没打算杀人的,但看清楚蹲在灌木丛内的人是江豹后,他的青冥剑没有片刻犹豫刺了他的喉咙。江豹今日出现在西山之上,不用说参与了绑架江小奴的事情。

    谁敢伤害江小奴,江逸就会杀了他,无论是谁!

    “呕……”

    突然,江逸猛然弯身狂吐了起来,他并不是天生的冷血,第一次杀人刚才或许没感觉,此刻盯着江豹的尸体,望着他死不瞑目的眼睛和鲜血狂涌的喉咙本能的想呕吐,身子也害怕的微微颤抖起来……

    只是片刻,他就停止了呕吐,擦干净嘴巴大步朝山上走去,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但眸子再次变得冰冷起来,他的耳朵时刻聆听着附近的一举一动,脚步也更加的轻灵了。

    “这边有人!”

    很快他再次发现了一名埋伏的暗探,他轻松绕了过去,看清楚一个藏在草丛内的江家子弟后,这次没有再杀人,而是一拳将此人打昏了,然后一剑刺破了他的丹田。

    参与今日事情的人,并不一定要全部死,但绝对要为他们的错误付出代价,这是江逸此刻的想法。

    一路上山,一路清理埋伏的暗探,每一个人都被江逸打昏过去,全被废掉丹田,无一例外。

    “怎么还不见发信号?江逸不会不来了吧?”

    “龙哥,虎哥,要不在派人下去看看?”

    “是啊,这丫头只是一个小侍女,江逸会为了她放弃大好前程?” 焚天之怒:

    “别急,再等等,江逸很是疼爱这个小丫头,肯定会上山的!”

    还没靠近山顶,江逸就听到很多熟悉的声音,他的眸子更冷了。当他从一个灌木丛内悄然朝西山之上望去,看到江如龙江如虎等二十多人后,眼中的杀机再也掩藏不住。

    “小奴!”

    他心里低吼一声,看到江小奴瘦弱的身子被倒吊在一个大树上,双眼紧闭,浑身都是血,也不知道是昏过去了还是死了。他的内心如烈火燃烧,浑身都在颤抖。但他没有轻易动手,因为他的耳朵听到附近的小树林内还埋伏着数十人。

    “怎么会有那么多人?”

    江逸眸子一转,强忍着冲出去将江如龙等人撕成碎片的冲动,轻身退了回去,绕了一段路朝旁边的小树林探去。

    不管江小奴死没死,今日在西山山顶的所有人,在他心中已经必死无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