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妖夜 作品

第三十七章做婊立牌

    哀莫大于心死,而身灭亦次之!

    这就是此刻江逸的心情,他在江家长大,从小一直以为这里就是他的家,让他引起为荣,值得一生去守护的江家。

    七岁那年,他第一次体会到了人情冷暖,那时候他还一直不相信,他以为是自己没用,如果他还是曾经那个天才的话,如果他能快速修炼的话,这些以前对他和蔼可亲的长辈会依旧喜欢他,夸赞他,全心对他好的。

    九岁那年,大长老失踪,江家开始越发冷落他,排挤他,江家子弟开始欺负他,但他内心还有着一丝奢望,甚至直到今日他还一直幻想着江家会从新看重他,培育他,给予他应有的地位,给予他家的温暖。

    今日他想把事情闹大,拼着自杀也要召集所有长老前来,其实内心有想把他封印能破解,他拥有一部神奇的功法,能修炼出一种强大元力的事情公布于众。

    然而,此刻他算是彻底对江家绝望了,他身体内终究没有流着江家的血,对于这个偌大的江家来说他是个外人,是条白眼狼,是一只随时可能为患的虎崽子。

    死,他从不畏惧!

    大长老从小就教导他一个道理,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强大的战士,那必须拥有强者之心,不畏惧任何人任何事情,包括死亡。他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好好照顾江小奴,也不能再照顾江小奴了……

    “好!既然没有人作证,那么这事就很明显了,诸位长老没有异议的话,我就按族规办了。”

    没过太久,江云石的声音将江逸的思绪拉了回来,这次江逸再也没有反驳,也不想去多说,甚至多呆在这一刻,他都觉得恶心!

    所有人依旧沉默,江家家主江云山到了此刻还低眉垂头喝着茶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不过一进来他说的那句话已经很明显的表达了他内心的愤怒,江如龙被重创这事让他内心极度不爽……

    二长老枯树般的老脸抖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他和大长老是属于一脉的,本来他们这一脉在江家地位举足轻重。但家族战力排名第一的大长老失踪了,他们这一脉反而变成最弱的。他活不了多少年了,自然不想在因为江逸去得罪人,免得为后辈招来祸事。

    “等等!”

    二长老没开口,反而和江云山一脉的江云猛再次开口了,他这人冲动好战,脾气最是直爆心里藏不住事。从演武殿回来后他就对江逸一直很好奇,此刻江逸快要被处死了,他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江逸,你的实力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进步得那么快?还有你是怎么赢得江如龙?”

    “唔……”

    江云猛问出了很多人内心的疑惑,江逸虽然不受人待见,但在江家也算是名人,毕竟是江云海的余威还在,江逸从小被封印太古怪了。前段时间他们还经常听说江逸被江如虎等人殴打,怎么数月时间实力突飞猛进?最让人惊疑的是竟还轻松赢了江如龙?

    江逸嘲弄一笑,本一句都不想解释了,不过这江云猛刚才话语内有些维护他的意思,他沉默一阵随口胡编道:“我在断魂山挖到一株千年黑血参!至于怎么赢江如龙?他这种酒囊饭袋要赢他很难吗?略施小计我就能做了他,哼!”

    “千年黑血参?”

    在场所有人除了江云山外全部脸露惊容,随即全部可惜的叹了口气。江云山也微微抬起头扫了江逸一眼,眸子内却都是暴怒。

    千年黑血参!

    天阶灵药,这是炼制圣阶丹药血参丹的主要材料,这东西有市无价,江逸踩了狗屎运居然得到一株?如此珍贵的丹药他竟然不上交家族,私自吞服?这要是给江恨水服用怕是很有可能冲击紫府境吧?

    “哼!”

    江云蛇低声一哼,显然对于江逸的后半句话很是不满,江云石醒悟过来,漠然下令道:“行了,没什么可审的,来人,把江逸带去后山直接处死,以儆效尤!”

    “等等!”

    而就在此刻一道声音再次响起,让所有人甚至包括江逸都惊愕的是,开口的人竟是家主江云山。

    江云山放下茶杯站了起来,和二长老点了点头径直朝外面走去,走到江逸面前才停了下来,目光在外面环视一眼叹道:“海叔失踪六年了,生死未卜,江逸!海叔一直很是看重你,疼爱你,这些我们看在眼里。虽然很有可能海叔不在了,但他对于江家的贡献我们谨记于心,今日看他老人家面子,我饶你一命!当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云石,断他一条腿以示警戒吧,日后再敢生事可直接处死。还有传我命令,灵兽山和镇西军招生之前,家族再有类似事情发生,武堂可以直接处死,不用请示刑堂和我,行了……都散了吧。”

    说完江云山朝江逸淡淡瞥了一眼,径直朝外面走去,很快消失在众人视线中。刑堂内的长老们不再多言快速走出来漠然的离去,江云蛇和江云石对视了一眼,前者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快速离去,偌大的刑堂只剩下江云石和外面围观的族人。

    “饶我一命?呵呵!”

    江逸还是面无表情,内心却是冷笑连连,刚才江云山走之前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他能清楚的感受到里面浓烈的杀机。

    江云山这是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啊……

    今日这事闹得挺大的,如果真的处死他,怕是江家会有很多人议论纷纷,也有很多人会不服气。毕竟江如虎等人的确殴打了他,江小奴此刻也躺在春芽的床上,江云山借着给大长老一个面子,免了他一死,这样既可以显示他宅心仁厚,又能堵住众人的嘴。

    “呵呵,怕是灵兽山学院招生之后,我江逸会莫名其妙的猝死吧?”

    江逸暗暗想到,心更冷了几分。不过既然现在不用死,他也不会那么蠢自己寻死,只要有一丝机会他都会争取,他不怕死但他很怕江小奴跟着他一起去死。

    “既然家主宅心仁厚下了命令,我也只好遵命了,来人断江逸一条腿,下次还敢生事直接杀无赦,绝不宽恕!”

    江云石也很快想通了,他太了解他的哥哥了,江逸这人绝对活不了太久,这白眼狼江家可不会养太久,继而给家族带来无穷祸患。

    “不用了!”

    看到一个护卫就要动手,江逸冷喝一声,然后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下,元力运转抬手对着自己的左腿闪电般的劈下。

    “咔嚓!”

    一道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响起,江逸左腿应声而断,无力吊在半空,至始至终江逸一道痛哼声都没有传出,尽管额头上冷汗直冒,脸上肌肉都微微扭曲,但他目光却平静得让人可怕。

    “嘶……刑堂副长老,请问我可以走了吗?”

    江逸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这才转头朝江云石漠然问道,而且说话的时候这个“副”字特别加重了音。

    “自己去内务堂领两枚丹药,好好在家反省,滚吧!”江云石那张阎王脸又变色了,不过很快冷笑起来,对于一个必死的小兔崽子,他觉得生气太不值得了……

    江逸单腿一点跳出了刑堂之外,却因为左肩和左腿传来的剧痛让他重心不稳,一下扑到在地。

    他拒绝了江家下人的搀扶,咬牙站了起来,伸手在旁边的一棵小树上掰下一截树枝,强忍着身体的剧痛和脑海因为失血过多传来的眩晕感,拄着树枝一跳一跳的拖着断腿朝自家小院走去,洒下一路的鲜血……

    ……

    江家刑堂距离江逸家的院子并不是太远,如果是往常只需半柱香时间即可到达,但这次江逸整整走了半个时辰,甚至半路还摔了几跤,两次差点昏死过去。

    “砰!”

    他一把撞开了自家的小院,跳进院子内后他再也支撑不住了,扑倒在地呲牙咧嘴的闷哼起来,只是片刻他就咬牙盘坐起来,开始运功疗伤,再不疗伤怕是他真的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哎呀,江逸少爷,你,你怎么了?”

    半个时辰后,江逸被一道惊慌失措叫声惊醒了,春芽刚刚拿着江逸给的紫金出去买丹药,回来的路上就听到整个西院都在谈江逸的事情,她都顾不得回家就直奔江逸的院子。

    江逸睁开眼睛,眸子内都是虚弱,他看到春芽手里拿着一个瓷瓶,脸上露出感激的笑容,摇头道:“我没事,春芽,谢谢你照顾小奴!对了……小奴可知道我受伤的事情?” 焚天之怒:

    “不知道呢,我还没回家!”春芽摇了摇头,随即立即醒悟过来将手中的瓷瓶递给江逸道:“江逸少爷,这是很好的疗伤药,你快点拿去疗伤吧,你给的钱还有呢,我帮小奴再去买几枚。”

    “不,不!”

    江逸摇了摇头,从瓷瓶内倒出一枚丹药,然后正色的望着春芽道:“春芽,你听着!今日之事你应该听说了吧?所有的事情你都可以和小奴说,但我受伤的事你别说,你就说……我被刑堂无罪释放了,然后我直接离开了江家。你告诉小奴,让她安心养伤,家主下令了,这段时间再也没有人敢动她了,一个月后我会回来的,懂吗?”

    “啊?”

    春芽惊叫一声,疑惑的问道:“江逸少爷你要离开一个月啊?只是……你这样子怎么还能走路?”

    “这些你别管,我今夜就会离开,我保证一个月后会回来的!”

    江逸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交代了春芽几声让她回去照顾江小奴,自己吞服丹药开始疗伤。他很清楚这枚丹药治不好他的伤,但他今夜必须要走,再不走他就走不了了,只能在江家坐以待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