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妖夜 作品

第三十六章心冷

    江云山,江家这一代家主,实力紫府境界八重,在天羽城内都是排前五的大人物,他的话显然不会开玩笑,一言九鼎。

    江云蛇和江云石脸上露出冷笑,江云山如此说话了,倒是省了他们不少事,有家主的命令,江家谁敢不服?

    “我不服!”

    一道有些稚嫩的声音响起,让江云蛇两人微微缓下来的脸色立即变得阴沉起来。江云蛇领教过了江逸的伶牙俐齿,自然不可能让他再开口,当下暴怒的大喝起来:“闭嘴!家主的话你也敢质疑?刑堂护卫何在,立即将此人灭杀,以正族规!”

    “咻!”

    刑堂内的一名护卫,看到江云石扫了一眼瞬间懂意思了,单掌对着江逸的脑袋狠狠劈下,完全不准备给他辩白的机会。

    “哈哈哈!”

    危难关头,江逸不怒反笑,目光锁定江云山狂笑不已,还伸手指着江云山喝道:“江家家主?好大的威风!事情还没弄清楚,凭借一面之词,一句话就要定人生死?江家族规?狗屎族规!不过是摆设而已,杀吧,杀吧!我找江家列祖列宗说理伸冤去……”

    “咻!”

    护卫的大手掌眼看就要拍中江逸的脑袋了,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等等!”

    众人目光顺着声音的源头扫去,看到是白发苍苍的二长老后全部怔住了,这二长老数年没有管事了吧?江家任何事情从不插手,也不表态,今日竟为江逸开口了?

    二长老满脸枯树皮般的脸抖动了一下,淡淡的说道:“既然他说有冤,为何不听听?如此多族人看着呢,就算杀也要杀得让大家服气吧……”

    “忠叔你老开口了,那就审审吧。”

    江云山朝二长老点了点头,径直朝上面的主位走去,坐下之后才端起一杯茶扫了一眼江逸淡然说道:“我江云山没那么大威风,我能成为江家家主靠的也不是实力,而是公平公正,让所有江家族人服气。今日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死得心服口服,云石,你审案吧!”

    “是,家主!”

    江云石点了点头,走到案桌前一拍桌子沉喝道:“顾水,如狼把今日的事情如实道来,胆敢歪曲隐瞒,决不轻饶。”

    “遵命!”

    江顾水和江如狼拱手行礼后,正准备将今日事情解说一遍,江逸却摆手道:“行了,你们也别说了,我来说吧!今天在演武殿的确是我当众出手伤人,打断了江松江豹江如虎的两条腿,还有劈断了江如龙脊骨,打破了他脑袋!并且伤了当时在场的家族子弟十多人,这些事情完全属实。”

    “砰!”

    江云石再次一拍案桌,冷笑道:“那你还说你冤?江家族规第三十八条是什么?你忘记了吗?”

    “我没忘,江家第三十八条族规,江家子弟无故伤本族人者,一律重罚,情节严重者,杀无赦。”江逸平静的回道,还点了点头道:“按族规,我这罪行的确应该处死,罪无可恕。”

    “哗……”

    刑堂内外一片哗然,这江逸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刚才说自己冤,此刻却主动认罪,罪当处死?他脑子小时候被驴踢过吗?

    “诸位都听到了吧?”

    江云石朝四周坐着的长老环视一眼,这才沉喝道:“既然江逸对于他的罪行供认不讳,那我按族规办事了,江逸罪无可恕,杀无赦,即刻执行。”

    “等等!”

    江逸一抬手,再次开口道:“我的话还没说完,刑堂副长老您既然说到按族规办事,那么请按族规先将江如虎江豹江松等人斩杀!这四五年来,江如虎等人殴打了我四十三次,每次我都会受到轻重不一的伤势,有二十二次被打得吐血,有八次被打得骨折,有四次被打得昏死过去,差点死了!这些事西院的下人家将们全部看在眼里,还有我那小侍女,此刻还江如虎三人殴打导致重伤躺在床上,如果按江家第三十八条族规,江如虎等人死十次都够了!还请家族将他们和我一并斩杀了,否则……我死也不服!”

    “哗!”

    刑堂外又是一片哗然,很多人望着江逸的目光也满是钦佩,当着江家如此多大人物,犯下如此罪行不仅没有一丝惊慌,此刻更是头脑清醒,凭借三言两语轻松给江云石下了一个套,一个谁也无法解开的死套。

    天星大陆武风极盛,各家族子弟常有斗殴,家族族规的确规定不能无故伤人,但家族以前对于这类事情往往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仅不控制反而暗暗纵容,让子弟们相互斗一斗,彼此竞争,从而努力修炼。

    这些事情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上面坐着的江家长老甚至包括江云山都一清二楚,问题这是各家族的潜规则,谁也不会放到明面上说。今日倒是被江逸抓住了这一点穷追猛打,刑堂要是继续按族规办,那么一旦查下去江如虎等人的事情要是属实,按族规那可是要杀一片人的……

    江如虎等人的事情属实吗?

    江云蛇等数名长老的脸色变了,他们自家的子弟他们最是了解,这些事情不用去查,用屁股去想都是真的。

    江云石沉默了,一时不知道怎么接江逸的话,江云蛇目光闪烁,江云山更是喝着自己的茶水,低眉沉默像是没听到江逸的话。

    “这小子难怪要请所有长老来,果然是个人物!”

    武堂长老江云猛眼中闪过一丝欣赏,突然疑惑开口道:“江逸,这些事情以前你为何你找刑堂申述?今日不管怎么说,你当众出手伤人总是不对。”

    江云猛话里虽然都是责备之色,但是明显有帮江逸脱罪的意思。对于江逸将云猛并不是很了解,不过今日江逸有勇有谋,胆色过人,并且凭借铸鼎境四重的实力横扫一群人,还伤了年轻一代的江如龙,这一点让江云猛很是喜欢,感觉颇有他当年之风。

    江云猛一开口,江云石脸色就变了,江逸果然满脸嘲弄的笑了起来:“武堂长老,家族这刑堂在意的只是江如虎江如龙这等有靠山有势力的子弟,那会在意我等废物的死活?去演武殿之前我可是来这刑堂击鼓鸣冤的,刑堂诸位大哥可以见证,但刑堂副长老什么都没问就让我滚出去。你说……我一个没有靠山没有背景的废物该怎么办?有仇有怨没地方去申述,那唯有靠自己的拳头解决了!”

    江逸顿了一下,身子转头望着外面围满刑堂外的江家族人,又转头回来俯首拱手,愤慨说道:“我江逸的确有罪,但我想问问在场诸位,换做你们是我?你们会怎么办?是一辈子当缩头乌龟被人欺负,还是宁死一争?江家有位老祖宗说过一句话,男儿当不畏死,抛头颅,洒热血,舍得一生剐,敢把帝王拉下马!今日我江逸舍得一生剐,也要把那群江家败类拉下马,求家族一统把我们处死吧!”

    锵锵话语,掷地有声,震耳发聩,回荡在所有人耳边,久久不息。

    江逸的肩头还在溢出鲜血,顺着他的衣袍缓慢的滴落在地,滴落在寂静无声的刑堂内,打在每个人的心头。

    所有人望着江逸那稚嫩的脸庞,望着他那倔强的眼神,内心激荡不已。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吗?这还是那个被江家所有人所不齿的废物吗?

    “这人不能留!否则后患无穷!”

    江云蛇和江云石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露出一丝决绝。短短数月时间,江逸竟从铸鼎境一重提升到四重,连铸鼎境七重的江如龙都不是他对手了。

    这都不是最要的,最重要的是江逸的头脑,他那妖孽般的智慧,一步步都算计得天衣无缝,如此年纪就有如此心智,再给他成长几年还得了?他们可是很清楚的记得,江逸虽然姓江,但身体内并没有留着江家的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人要是留下来,怕是数年之后,他们两人都要死在他手里……

    “满口胡言!胡搅蛮缠!”

    江云石一咬牙终于开口了,一拍桌子冷喝起来:“你说江如虎等人打你?证据呢?证人呢?你说你侍女被江如虎等人打了?证人呢?在场这么多人,你说很多人都亲眼见过?你让他们出来作证吧!”

    “就是!”

    江云蛇很配合的站了出来,一双比毒蛇还要让人心寒的眸子朝外面四处扫去,爆喝起来:“外面的人听着,谁见过江逸被打的人出来作证,只要有证人有证据,家族决不宽恕!” 医妃狠凶猛:http://t.cn/RAjbWDR

    “唰唰唰!”

    外面的所有江家族人,甚至包括就住在江逸家不远的江家下人全部低头沉默下去,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更别说给江逸作证了。江云蛇那阴鸷的目光里面的警告之意太明显了,谁敢站出来,后果自负……

    “卑鄙,无耻!”

    江逸暗骂一声,江云蛇和江云石这两个老东西脸都不要了,竟然耍这种手段对付他一个后辈?

    而当他目光朝江家所有长老和江云山面上扫过,看到所有人没有一点表示后,心更是彻底冷了!就连一直和大长老要好的二长老此刻都沉默了……

    “哈哈哈!”

    除了大长老外,这个江家果然没有一人待见他啊!江逸惨笑几声,笑声中尽是苍凉绝望之色。他闭上眼睛不再言语,脸上再也没有一丝情绪波动,既然江家为了要他死,连这种卑鄙手段都用出来了,他说再多也无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