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妖夜 作品

第六章巨额债务

    尽管不知道怎么赔?拿什么赔,江逸还是咬牙问道:“怎么个赔法?”

    那总管幽幽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这名画是从聚珍阁购得,花费十两紫金,我也不要你的多,原价赔偿就行!否则,嘿嘿……就算打死你们,我们也有地方说理去。”

    “十两紫金?”

    江逸眼眸一缩,他在江家月例只有一两碎银子,这一两紫金可是一百两银子啊,就算把他卖了也不值十两紫金,这伙人看来是打定主意要留下江小奴了。

    “和他们拼了?”

    江逸摇了摇头,对面人这么多,他没有黑色元力了,要是硬来怕是两人都得留下。

    这总管说得不错,今日就算打死了两人也没大事,江家肯定不会追究的。这管事很是精明,眼睛很毒,从他的穿着和侍女小奴在这做工应该猜出了,他在江家地位很低,也算定了他不敢大闹的。

    沉吟了一阵,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赔钱没问题,但能否宽限一些时日?一个月内十两紫金双手奉上,如果拿不出,我就送一只手过来。”

    “一个月?”

    总管一双阴鸷的眸子眯了起来,很快就摇头道:“空口无凭,你们要是跑了怎么办?要么留下东西抵押,要么把这丫头留下吧。”

    江逸头疼了,他有个屁的值钱东西啊?把江小奴留下?这一个月怕是不知道被他们糟蹋成什么样子了。他眸子一转,伸手在怀中取出一块令牌丢了过去:“这个抵押!一个月后我来赎回。”

    这是荣管事给他的令牌,可自由出入西山药田,江家族规甚严,如果被刑堂知道他敢用这令牌抵押,肯定会重重责罚的,但此刻他是黔驴技穷,唯有出此下策。

    “哦?果然是江家的人!”

    那管事接过令牌,脸上露出不出意料的神情,不过他并没有立即答应,反而低头沉吟起来。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江逸浑身绷紧,背后已经开始冒冷汗了,江小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也都是忐忑和紧张,今日两人能否平安走出这风月楼,就在这管事的一念之间了。

    “好吧!”

    终于,那管事抬头望着江逸,点头道:“我给你们江家一个面子,江家子弟想然也会言而有信。当然……如果一个月后你不赔钱,我会拿着这令牌去你们江家刑堂要钱,你们走吧。”

    “走!”

    江逸如释重负,咬牙和小奴相互搀扶,缓缓走出风月楼后院,朝江家大院走去。

    他脸上虽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但内心苦涩不已——这管事算是戳中了他的死穴了,一个月他要是拿不出钱,这风月楼一上门,江家刑堂肯定会打断他和江小奴的腿……

    ……

    风月楼离开江家不远,但江逸和江小奴却足足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回到江家西院。

    两人都受了伤,好在毒打江小奴的那个壮汉没有动用元力,江小奴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并没有伤筋动骨,否则怕是江逸都不知道怎么回去了。

    回到江家西院,已经是黄昏时分了。此刻西院很是热闹,这里住着的是江家的家将和仆人,天黑都各自回家了。一路上两人遇到很多家将仆人,不过没有人理会她们,最多只是看上两眼,甚至还有人露出嘲弄的笑意……

    这么多年来饱受冷眼,两人倒是见怪不怪了,走进自家小院,还没进屋江逸立即双腿一软,捂住左肩痛苦的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起来。

    他被那铸鼎境三重护卫拍了一掌,尽管他用“摔碑手”挡了一下,但估计骨头被拍裂了,后面又强行动武加上走了这么长一段路伤口被触动,此刻痛得他额头冷汗直冒。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

    江小奴一下慌了,连忙跟着跪下来,一张脏兮兮的小脸上都是心疼和愧疚,说着说着泪水又趟了下来。

    江逸摆了摆手,嘴角勉强露出一丝笑容,伸手摸了摸小奴的头说道:“小奴,不哭,我没事的,你家少爷……没这么容易倒下的。”

    “嗯,嗯,少爷最厉害了!”

    江小奴小鸡啄米的点头,却依旧哭着说道:“可是……少爷,一个月我们上哪去赚十两紫金啊?哎呀,都是小奴不好,连累少爷了……”

    “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

    江逸面色一沉,眼睛一瞪,又训斥道:“小奴,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浑话!这个世界少爷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了,任何事情都没有你重要,知道吗?”

    “嗯,少爷最好了!”小奴感动得稀里糊涂的,泪水更如雨水般落下。

    “好了,相信少爷,我会有办法的,先进去吧。”

    江逸挣扎着站了起来,和江小奴两人搀扶着走进屋子内。进了江逸的房间内,江小奴扶着他在床上坐下,擦干眼泪点燃烛火,慌忙去取来药膏,要给他敷上疗伤。

    江逸却苦笑摇头道:“拿错了,你这笨丫头,我受的是内伤,去把家族赐予的那枚疗伤丹药拿来,这药膏放下吧,迟些你在伤口上敷着。”

    江小奴抓了抓头,小脸都是尴尬之色,连忙转身又一瘸一拐走出去。

    回来的路上,江逸检查了小奴的伤势并不算太严重,此刻也就不去管她了,望着摇曳的烛火,心里犯愁起来……

    从昨天到现在,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了,让他脑袋都变成了一团浆糊,他摇头摇头,准备迟些疗伤后要好好理一理。

    江小奴捧着一个白色小瓷瓶和一碗清水很快进来了,放在床边问道:“少爷,现在吞服丹药吗?还是先吃点东西?哎呀……少爷你中午也没吃吧?要不我先去下两碗面条?”

    “不了!”

    江逸摇头否决道:“家里不是还有肉干吗?随便吃点,我再疗伤好了。”

    “好!”

    江小奴连忙出去取肉干,她以前经常出去做工,怕江逸饿到所以准备了一些肉干,此刻倒是正好派上用场。

    很快江小奴取来肉干,两人对着清水就干嚼起来,江逸这才有时间问道:“小奴,今天是怎么回事?我总感觉这事不正常,是不是风月楼故意设计坑你?”

    江小奴一愣,眨了眨眼,迷糊的说道:“坑我?我有什么好坑的?我又没钱……”

    “笨丫头!”

    江逸无奈一叹,也不解释,直接问道:“你把事情经过详细说说吧。”

    “哦哦。”

    江小奴连忙述说起来,把今天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说完之后才继续迷糊的问道:“少爷,有问题吗?”

    江逸没说话,眸子内却要喷火了,按江小奴说的结合他看到的场景,他可以百分百确定,今天这事是风月楼那个管事搞的鬼。

    江小奴每隔五天就会和春芽去风月楼做工,帮忙清洗楼子内的姑娘换下的衣物和床单,本来她们一直都在后院做工,从不准去前院和内堂,江小奴生性老实更不会擅自乱跑。

    往常洗好的衣物,本是风月楼的人带进内堂的,但今日风月楼的人却没有出现,一名老妈子“主动”叫江小奴和她一起把衣物送进内堂。

    江小奴担忧江逸一个人在家,想早点做完好回家也就没想那么多了,跟着那老妈子提着一大桶衣物走进内堂,结果刚刚进去却被一名护卫“不小心”绊了一下,“恰好”撞到墙边的一张桌子,而桌子上“正好”放着一副重金购买回来的“名画”。

    接着那管事就出现了,狠狠扇了江小奴一巴掌,让护卫把小奴带到了后院,让她要么赔钱,要么签卖身契……

    小奴傻兮兮的,就算被人卖了还要给人数钱,江逸从小就聪颖,自然一琢磨就明白了。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脸色变得狰狞起来,咬牙切齿的沉吼道:“好,好你个风月楼,竟敢如此坑害小奴?迟早有一天,小爷会把你们风月楼全部砸得稀巴烂的……”

    “少爷,你别冲动呀,我可是听说风月楼背后势力很强大的,你不是他们对手!”

    看到江逸这副神情,江小奴有些惊慌起来。随即很快醒悟,大眼睛睁得滚圆惊疑问道:“哎呀,不对啊,少爷你的实力怎么那么强大了?刚才你好厉害哦,把那几个坏蛋都给打伤了……”

    “唔……这些你别管,相信我!小奴,或许……要不了多久,我就能让你过上好生活了,再也不用出去做工了。”

    江逸想起那神秘的黑色元力,心神再次激荡起来,连忙把剩下的肉干快速啃了起来,准备吃完就立即疗伤,再细细研究一下那黑色元力。他有种感觉,或许这神秘的黑色元力,能让他的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哦哦!少爷好厉害,少爷加油哦。”心思单纯的江小奴立即不再多问,小鸡啄米的点头,大眼睛眯成月牙儿,都是崇拜之色。

    两人啃完肉干,江逸再次给小奴检查了一遍伤势,确定没有伤到骨头后,让她自己回房找春芽帮她敷上药膏,还交代几句,今日之事千万别给家族的人知道了。

    江小奴从小最听江逸的话了,关心的问了几句就一瘸一拐的走出去了,烛光下的瘦弱背影好生可怜……看得江逸又是一阵心疼。 妖孽王爷小刁妃:http://t.cn/R278rmV

    等小奴走后,江逸这才怔怔地坐在床上,整理乱成一团麻的脑海。

    昨天他被江如虎等人打伤,昏死了一上午,回家睡了一觉脑海内莫名出现了一部无名口诀,接着他按无名口诀上修炼出一丝神奇的黑色元力,凭借这黑色元力,他早上将江豹狠狠的揍了一顿,又去风月楼将小奴救了出来,不过却欠下十两紫金的巨额债务……

    “十两紫金?”

    想到这里,江逸嘴角抽了抽,一个月时间他去哪弄那么多钱?还有早上他打了江豹,怕是他老大江如虎很快会找上门吧?

    江如虎虽然天资一般,但有个江家大总管的好老子,修炼丹药从不缺,实力可是达到了铸鼎境四重,就算他动用黑色元力怕也很难战胜的。

    “黑色元力,就看你的了!”

    江逸抿了抿嘴,眼睛闪过一丝希翼之色。这黑色元力如此神奇,如果细细研究一番,还能发现新的神奇能力的话,或许他就能从这困境中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