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妖夜 作品

第五章风月楼

    “哎哟!”

    江小奴被江逸撞到,后脑勺在地上磕碰了一下,痛得叫了一声。不过她反应很快,看那名护卫继续冲去又要攻击江逸,竟身子一扑用双手死死抱住那护卫的一条腿,同时大喊道:“少爷,别管我,快跑!”

    “小奴!”

    江逸身子一颤,江小奴没有一点实力,居然妄图蜉蝣撼树?这要是给这护卫踹上一脚,不得活活踹死啊?

    危难关头,他脑海似乎也运转得特别快了,突然他灵机一动,好像……下午研究时,黑色元力运转到眼睛时,时间流转慢了一丝?

    “试试!”

    他心神一动,立即快速运转一缕黑色元力和经脉内的蓝色元力融合,朝左眼角的经脉运转而去。

    同一时间!

    他又把丹田内唯一剩下的一缕黑色元力运转去了右手,他今天后面修炼出来的五缕黑色元力已经全部用完,如果这次还不能击退这铸鼎境三重的护卫,那么他和小奴只能等着受罪了……

    “嗡!”

    他左眼中黑光一闪,这个世界再次变样了,一切都变得那么清晰,而且……似乎时间真的变慢了。他看到眼前那只手掌还在拍来,不过速度明显慢了几倍,他还看到那护卫察觉到脚上的小奴,左脚一动正准备运转元力一把将小奴踹飞出去。

    “看招!缠丝手!”

    强忍着内心的暴怒和左胸撕裂般的痛楚,江逸大喊一声欲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同时双手如两根海藤般朝对方的手掌缠去。

    果然!

    对方被他的大喊声吸引了注意力,没有再去理会江小奴,冷笑一声,手掌一荡,朝他双手扫来!

    在这护卫看来,绝对的力量可以辗压一切武技,更别说江逸这实力根本不能发挥武技的威力,就如刚才江逸使出“摔碑手”一样被他轻松荡开般。

    “好!”

    江逸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如果是刚才,或许对方手掌一扫,他双手肯定会被荡开还会被震伤,因为对方境界高两重,速度太快了,根本看不清他的手掌扫来的轨迹!

    而现在——

    一切都不同了!

    他左眼此刻视力变得恐怖,连带时间似乎也变慢了几分,所以他能轻松的看清楚对方手掌扫动的轨迹。也就能提前判断躲避开去,并且……寻找角度攻击!

    他运转了黑色融合元力的右手提前朝左上角移动了一丝,轻松避过了对方的手掌,化爪为手刀,对着他的腕骨狠狠切去!

    “咔嚓!”

    一道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响起,他融合了黑色元力力量增大两三倍,只比这铸鼎境护卫弱上一份,这全力一记实实在在的手刀,劈裂对方的腕骨也是正常之事。

    “嘶……”

    对方吃痛,倒吸一口冷气,满脸惊愕,下意识的想缩回手掌,但江逸那容他这么轻松退走,右手立即化手刀为爪,运转“缠丝手”抓住他的手臂,身子也粘了上去,大喊一声:“双龙夺珠”左手两指如箭般朝对方双眼刺去!

    “找死!”

    这护卫虽然受伤,也被江逸缠住右手,一时有些慌乱,但毕竟是铸鼎境三重武者,反应速度快得惊人,当下另外一只大手化作利爪朝江逸的左手两根指头抓来,欲折断他的两根手指。

    “好,中计了!”

    江逸的眼睛一直死死盯着着对方的反应,此刻见对方果然来抓他偷袭的左手顿时大喜,早就准备好的右腿膝盖,猛然对着这护卫的下身顶去。

    对方注意力被江逸左手双指吸引,此刻内心暴怒,心思絮乱,哪料到江逸真正的杀招是膝盖?直到下身被猛然一顶,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传来才幡然醒悟。

    人体神经最为密集的地方,一个是脑袋,另外一个就是下身!所以一直以来“撩阴腿”“猴子偷桃”这类招数虽然被人所不齿,但却是最实用的。

    “啊——”

    江逸这一顶,尽管没有黑色元力融合,但也是实实在在的一马之力,当下那铸鼎境三重武者立即惨叫一声,身子本能弓了下来,本去抓江逸左手的手掌也收了回去,捧住下身痛嚎起来。

    如此好的机会,江逸还不知道痛打落水狗,他就是白痴了。他右手早早松开对方的手臂,目光朝地下的小奴一扫,大喝起来:“小奴!”

    江小奴自小和江逸一起长大,两人心灵相通配合默契,这一喊小奴立即反应过来,松开了抱住对方左脚的双手,而江逸一记飞腿恰好飞来,将这铸鼎境三重的武者重重踹飞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

    从这铸鼎境三重的武者冲进来,到现在被江逸踹出去,其实只是短短十几息时间。

    此刻外面剩下那个护卫本想跟着冲进来,却看到一道身影被踹飞出来,顿时吓得头一缩不敢冲了。如此短的时间内,江逸连续击伤两人,其中一人还是他们中最强的铸鼎境三重武者?试问这护卫怎么还敢冲进来主动挨打?

    这门口护卫眼中的畏惧和迟疑神情,尽管只是一闪而逝,江逸却看得清清楚楚,他灵机一动大步朝大门外迫去,满脸张狂的望着那护卫冷笑道:“上啊?怎么不上了?”

    江逸不退反进,气势汹汹,凭借刚才连续击伤两人之威竟把对方吓到了,那人身子畏缩的退后两步,脚步一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小杂种,你找死!”

    他很快就反应过来,顿时恼羞成怒,他竟被一个小孩子吓到了?当下抬手就是一拳,朝江逸冲去。

    “不好——”

    江逸暗道不重金购买的一副名画。还有……你这小子不问青红皂白,冲进来就打伤我们风月楼的护卫!既然你要说道理,那要不我们去你们江家刑堂说去?哼哼……今日不给个说法,这事就算闹到哪去都没完。”

    “唔……”

    江逸哑口无言,主要是被对方那句去江家刑堂说理吓到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暗暗平复内心的狂暴心情,脑海飞快运转,想着办法。

    很快他就理清了思路,对方被他击伤两人,还认出了江家的武技显然有所顾忌,否则这管事怎么不出手?反而喝止护卫住手。既然对方暂时不敢打,要谈?那是好办了,只要能保住他和江小奴的性命,其他倒是好说了。

    他暗暗告诉自己要镇定,抬头望着那管事,漠然说道:“你要什么说法?”

    “很简单!”

    管事阴鸷的眸子在江逸背后的江小奴身上一扫,冷笑道:“要么赔钱,要么这丫头留下为奴十年,要么……你留下一只手!”

    “啊?”

    身后站起来的江小奴瘦弱身子剧烈颤抖起来,紧紧抓住江逸的手臂,眼中泪水不要钱的倾泻而出,她咬牙低声说道:“少爷,都是小奴不好,你快走吧,别管小奴了。“

    “说什么混账话?我不管你,谁管你?”

    江逸回头一瞪,冷面训斥几句。脑海内却是一转,回想起刚才一进来听到小奴的哭喊声,虽然他不知道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猜到了几分。

    很明显这管事见小奴虽然瘦瘦弱弱,面黄肌瘦的,但五官长得很是精致,准备培养几年用来接客,所以故意设了陷阱想让她卖身青楼,几年后替他们赚取脏银。  [ 首发

    然而不论是不是对方的阴谋,今日之局已经是无解!

    要打,他身上没有黑色元力了,不说没受伤的护卫还有两人,这管事明显实力也不低。打下去结局只有一个,他爬着回江家……

    要闹,那更不可能,江家离开这并不远,一旦传回江家此事后果更加严重,那剩下唯有按对方的要求办了。

    只是……

    留下一只手不可能,少一只手就变成真的废物了,放任江小奴不管?这比杀了他还要难。

    那只能赔钱了!

    问题……他穷得连底裤穿了两年都没换新的,他有个屁的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