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妖夜 作品

第二章无名口诀

    江逸无需掐大腿也能判断自己眼下并非在梦中,因为从各处伤口传来的阵阵痛感清晰无比。而且……天依旧黑着,大长老并没有回来,小奴也还在外面做工,桌子上当然就更不可能堆放着像山一样高的秘笈了。

    可如果自己不是在做梦的话……

    江逸闭上眼睛,小心翼翼地将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脑海,便再一次看到了那几十个匪夷可思的神秘篆文,每一个字都无比清晰,黑色骨感,十足活泼,绝对不是幻觉。

    “还好……暂时没发现什么不良影响。”

    江逸细细感知了半天,摇了摇,又掐了掐脑袋,在确认黑色小字应该不具备危险性后,终于长吁了一口气,多年来的压抑生活,让他的心理承受能力远超同龄人。

    “快三更了,拖了这么久,得尽快把伤口处理好,免得小奴回来唠叨!”

    此时的江逸已经完全没了睡意,他朝窗外望了眼,然后点燃油灯,强忍住疼痛把全身上下二三十处伤口上了些药,然后盘腿坐回到床上。

    要想伤势尽快复原,关键在于外药内调。

    外药,也就是上药和服药,内调则是通过运转体内元力,对伤处进行气血疏通和修补调节。所以江逸在上好药后,还要通过修炼江水诀,运转体内铸鼎境一重的元力,来帮助伤口更快复原。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脉而不争……天地浩浩,唯大道永恒,欲证天道,必先修自身……呃,错了……”

    江逸虽然修行效果受到封印限制,效果颇微,但每次修行的时候都是很认真,全神贯注的。但这一次不知为什么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好几次将气血运行错了线路,幸好及时纠正才没走火入魔。然而他脑海中的几十个黑色文字总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让他静不下心来。

    “罢了罢了……要不就试试吧,虽然大爷爷经常告诫我功法在没确认可靠程度前不要乱练。”

    江逸反反复复将那些黑色小字默念了好几遍,感觉这份口诀迥然不同于他小时候尝试的众多修炼元力的功法,很是奇异。但心中好奇想要尝试的念头一旦生出,就如同燎原的野火般,再也无法熄灭。

    说干就干!

    小半个时辰后……

    江逸略微失望地睁开双眼,这无名口诀的确能修炼,也真能练出一缕元力,可惜提炼天地元气的速度比他现在修炼的江水决还要慢了不少……

    “还是用江水诀疗伤吧!咦——”

    人的丹田一次只能运转一种元力,这是天星大陆人人皆知的常识,不过当江逸将通过无名口诀修炼出来的元力排出丹田,准备改练江水诀时,突然发现那缕新修炼出来的元力竟是黑色的?

    天星大陆,武者因为修炼功法的不同,会产生各种颜色的元力,这些元力的颜色一般和功法的种类有着最直接的关系。

    比如当江逸修炼水系功法江水决时,产生的元力是蓝色的,而他以前修炼也曾修炼过火系的烈焰决,那套功法产生的元力则是红色的。

    在江家,江逸小时候因为自身体质以及大长老的关系,尝试过不少心法,也见识过很多种颜色的元力。除了水系功法大多是蓝色,火系功法大多是红色外,比如木系功法多数绿色,土系功法多数黄色……但他从没见到过能练出黑色元力的功法!

    “管他的呢,修炼速度那么慢,就算是颜色是九彩的也没用啊!再厉害的元力心法,练不到一定境界,那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江逸懒得再想,那缕被排出丹田的黑色元力也懒得管了,随便输送到不影响他吐纳江水诀的左臂某条小经脉内,准备明天再逼出体外。

    他终于静下心来,聚精会神地运转江水诀疗伤。

    ……

    “江逸,快给我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院外突然响起一声怒意十足的大喊,江逸听到那个声音立刻心头一震,从打坐中清醒过来,暗道不妙。

    这声音他很熟悉,他是家族负责药田那边的荣管事。自己接手家族西山的药田清点工作,按道理每天都要向他报告的,可昨日因为被江如虎等人打了一顿,醒来后气愤加迷糊,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

    江逸连忙起身,胡乱整理了一下破烂的衣袍,朝外面走去。

    天色已经大亮,早晨的空气很清新,江逸感觉经过一夜的打坐疗伤,伤势恢复了不少,连带着精神也足了几分。

    只可惜院门口有个大煞风景的华袍中年人正负着手,背对大门而立。当他听到江逸的脚步声时也不回头,反而重重的冷哼一声。

    “见过荣管事!”

    江逸低头抱拳行礼,嘴角一阵苦涩,他这位落魄的旁系少爷还得给一个小管事行礼……

    荣管事依旧没有回头,只是冷冷地质问道:“昨日不是让你去清点四号药田吗?为何没有上报?这才几天功夫,你就是这样做事的?这事我要是上报刑堂,你本月的月例就一个铜板也别想领到了,哼!”

    “我……”

    江逸本想把江如虎等人偷药更殴打他的事情说出来,但才开口就忍住了。因为他刚想起那江如虎的父亲好像就是家族的大管事,更是眼前这位荣管事的顶头上司。这事要是爆出来,只怕这荣管事不仅不会帮他,反而会指黑为白,重重责罚他吧?

    “我什么我?”

    荣管事终于转过身狠狠瞪了江逸一眼,训斥道:“还不快去西山清点?要是两个时辰内没有上报准确数量,你就等着挨刑堂的责罚吧!”

    说完荣管事便长袖一拂,大步离去。江逸只能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回房洗漱了一番,几口喝掉锅里的肉粥,就急急朝西山走去。

    尽管走起路来还是一瘸一拐的,不过明显没有昨日那般疼痛了,江逸的心情也因此变好了不少。

    半个时辰之后便抵达了西山。

    江家西山药田种植的主要是一种能够补血的药草,草参。草参是一种九品灵草,虽然品级最低,但好歹挤进了灵药的范畴,这就不是普通百姓消费得起的了。事实上,江家以草参为主要材料制作出来的疗伤药补血丸,主要供给的对象除了家族子弟和外面的武者外,还有就是军队里的军官。

    江逸站在药田田梗上,望着药田内密密麻麻的绿色草参叶子,脸上一阵苦涩,他昨日就是在这被殴打昏迷,好不容易才挨回家的……

    摇了摇头,江逸强迫自己不去多想,开始数起数来。荣管事只给了他两个时辰,要是不能及时清点完毕,回去挨骂事小,要被扣掉月例那就太严重了。

    “沙沙沙……”

    江逸一边清点一边朝前方走去,当走过三块药田时,忽然察觉到前方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声。他举目一望,竟看到远处一个杂草丛内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又有人偷药!”

    江逸眸子内冷意一闪,不过他却没有像昨日那般冒然过去查看,不想再惹事端的话,只能佯装没看到,继续清点草参。

    “哈哈,我还以为是谁?江逸,又是你这个废物?”

    片刻之后,一道隐约有些熟悉声音从草丛内传来,紧接着一个矮胖的身影钻出,都是肥肉的脸上全是嘲弄之意。

    “江豹!”

    江逸眼中恨意一闪,这人他认识,是昨日和江如虎一起偷药,一同殴打他的家族旁系子弟之一,也是江如虎的著名狗腿子。估计这厮以为自己才被打伤,今日应该不会上山,又贪心地跑来多偷点药吧?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但江逸却不敢动手,因为这江豹虽然天资不行,也无心修炼,但毕竟修炼了那么多年,资质再怎么普通也有铸鼎境二重的实力。而他自己只有铸鼎境一重的实力,昨日还受了伤,此刻若是逞强,恐怕又会打输。

    “江逸,识相的就立即滚下山去,什么也不要多说,更别在这碍眼。否则坏了大爷的好事,老子让你好看!”江逸不想找事,可对方却明显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江豹一双阴狠的眸子内都是凶光,冷冷盯着江逸。

    他的意思很明显,江逸在这,他不方面下手偷药……

    吃一堑,长一智!

    江逸的确不想再多管闲事,只是他不清点药田内的草参,就没法回去复命。那点微薄的月例将会全被扣掉,小奴也将会更加辛苦的在外面做工……

    所以他还是倔强的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看来不再给你点教训,你这个废物的脑子永远不会灵光!”

    江豹脸色一沉,眼中凶光一闪,爆喝一声,身子一跃而起,右拳红色灵力环绕,宛如一道流星般划破长空,对着他的脑袋狠狠砸来。

    “人阶上品武技流星拳?江豹,你……”

    江逸快速的后退,又气又怒,没想到这江豹话没说两句就又开始动手,而且出手就是大招!他身上的伤还复原,今日只怕要雪上加霜了。

    “扑通!”

    对方铁拳破空而来,缺乏心理准备的江逸只顾着躲避,却没留神地面沟壑不平,于是在急退过程中一下踩空失去身形,待到回过神来时,对方的拳头已经近在眼前。

    慌乱中,江逸双手快速运转全部元力,交叉上架格挡,却忘了昨日尝试无名口诀时提炼出来的那一丝黑色元力还储藏在左臂的某条小经脉处,忘了排出体外。当他全力运转江水诀元力的时候,竟把那丝黑色元力也一并运转了起来。

    “啊?坏了!我要走火入魔了……”

    他猛然醒悟过来,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在他现在这个阶段,不同属性的元力是绝对不能同时运转的,否则一旦冲撞起来,不同属性元力在体内絮乱暴动的话,他全身经脉和血脉都有可能因此爆掉……

    然而……

    下一瞬间让他更加吃惊的是,那无名口诀修炼的出来的黑色元力,和江水决修炼出来的蓝色水系元力碰撞在一起,却没发生他想象中的絮乱,反而水乳交融般完美融合到了一起,在经脉内自由游走。

    “咦……居然融合了?” 360搜索  焚天之怒 更新快

    江逸眨了眨眼睛,暗道侥幸,不过看到对方的拳头近在咫尺,他也顾不上多想,下意识的继续运转元力,身形一扭朝旁边躲避,同时双手也继续朝江豹打出的重拳架去。

    “砰!”

    一道沉声的声音响起,却不是江豹击中了江逸,而是江豹那矮壮的身躯竟如破麻袋般倒飞了出去四五丈,这才重重砸落在地上。

    “啊——”

    一道惨绝伦寰叫声响起,江豹在地上不断的翻滚起来,他刚才击出的右手以一种奇怪的形状软绵绵的耷拉着,好像……被他的左手那一格挡,给反推得手肘脱臼了?

    “这,这……”

    江逸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的左手,回想起刚才诡异的一切,半响后才惊愕的喃喃道:“这明显不属于水系元力的黑色元力竟然和江水诀元力完美融合?而且融合后的威力竟然这么恐怖?我刚才那一下最少增加了两三倍力量……否则怎可能把江豹推飞出去那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