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妖夜 作品

第一章被封印的少年

    天星大陆,神武国,天羽城。

    “疼,疼……”

    江逸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感觉全身上下,特别是头部传来阵阵撕裂般的痛楚。他勉强撑起上半身,呲牙咧嘴地朝四处一望,这才发现自己依旧躺在江家西山的药田田埂上。

    伸手摸了摸额头上那个肿得如鸡蛋一般的夸张肉包,江逸心中顿时充满了难以抑制的愤怒。今天一大早,当他赶去清点家族西山药田的收成时,正好遇到江如虎等几个家族旁系少爷偷药,想换零用钱花。这种纨绔子弟的行为一般只要不太严重,家族管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看见。

    可是接管这份工作才几天的江逸并不知道其中内幕,遇到时便忍不住劝了一句,没想到竟然被对方几人给狠狠围殴,一直昏迷到现在才苏醒过来。

    “江如虎,不过劝你一句罢了,你们竟下这种狠手……哼,总有一天小爷会连本带利向你们讨回来!”

    嘴里恶狠狠地嘟囔了几句,江逸想要站起来,却没等站稳身形又痛得一个趔趄,差点再次摔倒。他身上大大小小布满了伤口,抽搐得让他那张清秀的小脸几乎都变了形,脑袋至今也是昏昏沉沉的。

    可惜除了事后骂两句娘,并在心里默默增加一次秋后算账的誓言外,他又能如何呢……

    江逸所在的江家,作为天羽城五大家族之一,族内子弟众多,等阶极为森严。

    江家年轻一代中身份最尊贵的,自然是拥有各种血缘关系的少爷,其次才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普通子弟。其中像大少爷这样的直系血统少爷,以及极少数天资卓越的旁系少爷,无疑是最上层的存在。而江如虎等人,作为旁系少爷而言,天资一般,所以在江家子弟中的地位属于第二等。

    至于江逸嘛……

    尽管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也顶着一个旁系少爷的名头,但他的实际地位并不比最普通的底层子弟高上多少。尤其是最近几年,因为有名无实的少爷身份,他经常被族内纨绔各种欺辱,每次都受轻重不一的伤。比如这次吧,他就被打得昏迷了整整一个上午。

    “实力!”

    “实力!”

    “没有强大的实力!我江逸一辈子都会被江如虎这样的杂碎给踩在脚下,百般凌辱!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绝对不是!”回想着晨时的一幕幕,江逸脸上条条青筋爆起,拳头紧握,连指甲都深深陷入了掌心。

    他倔强地高扬着他那隐隐觉得越来越沉重的头,无视旁人怪异的眼神,一步一挨、一瘸一拐地往家里走。一路上巨大的疼痛让他原本清秀稚嫩的脸庞痛得无比扭曲,眼中满是怨恨……

    ……

    十二年前,当年仅三岁的江逸被大长老抱回江家,成为江家实力最强大的外门供奉,大长老的干孙子时,他的地位尊荣,是名正言顺的旁系少爷。

    他五岁那年,和族里的其他孩子一样锻炼基础武技。那时候的他显露出惊人的武学悟性,各种复杂繁琐的基础招式一看便会,打得还有模有样,这让他一跃成为江家声名远播的天才童子。

    然而两年过后,一切却反转了过来……

    他七岁那年,家族照惯例调教年满七岁的子弟们修炼元力,其中还专门赐给江逸只有直系子弟才能修炼的人阶上品水系心法,“江水决”。

    随后在无数人期待的目光中,江逸出人意料的苦练了整整一个月,才勉强提炼出几丝微不足道的水系元力——即便是族内资质最差的普通子弟,也只需花上三五天便能达到这一效果。

    在天星大陆,人人都能借助金木水火土等等最基本的天地元气来提炼元力,因为只有体内拥有浑厚的元力,才能施展出各种威力强大的武学神通,开山裂石,飞天遁地都不在话下。但要是没有元力,哪怕武技神通比划得再精把他权限以内可以挑选的,涵盖不少领域的数十本修炼心法统统取了出来,让江逸一本书一本书地,一个系别一个系别地尝试。因为哪怕江逸适合修炼的是某个系别最低等级的心法,只要能有普通人的速度,以他的武学悟性来说,依然是有望成才的。

    没奈何……

    即便小江逸将那数十部秘笈,每一种系别的心法全都试验了一遍,耗时接近一年,却依旧没有出现奇迹——他提炼一个月元力积攒出来的成果,甚至比不上某些天才子弟修炼一天来得多!

    天底下为何会有这样两种极端并存的情况呢?

    大长老烦恼之余,终于想到用元力检查江逸的身体,这才发现一个惊天秘密——在江逸丹田的外围,竟然包裹着一层封印,如同一张纹路精致的薄膜一般,完美裹住了江逸的整个丹田空间,过滤内外,大大降低了他体内元力进出丹田的速度!

    也就是说,这道诡异的封印,才是小江逸元力修行速度上不去的罪魁祸首!

    大长老随后通过内视画出了那道封印的图案,竟似一幅神秘古怪的龙形符文组合,只是所有人都看不懂那符文组合到底是什么东西,就更别说破解了……

    在确定江逸不能修炼后,收养他的大长老瞬间便苍老了十岁有多,他从此整日闭门不出,翻阅各种符箓古籍,四处寻访符文高手,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破解封印。

    时间如流水,当江逸九岁时,大长老又一次留信离开了江家。他这次离开,便是整整六年,期间音信全无,宛如人间蒸发。

    从绝世天才到废物,还连带让家族的最强供奉失踪,让江家实力大损。

    作为罪魁祸首的江逸自此不再受到江家高层待见,即便他始终坚持修炼,在大长老失踪这六年里将自己的元力从零苦苦提升到铸鼎境一重,他在族里的地位依旧是一降再降。不但在两年前被挤兑搬出江家后院,住进家将仆人所在的西院,甚至前些天还让他提早半年就接手只有年满十六周岁,最终确认不能修炼到铸鼎境三重的家族废材子弟才会负责的比如清点家族药田收成这样的杂活工作。

    “唉……好汉不提当年勇,回忆再多也无用,就不知我这惨状待会被小奴看到,又会担心成什么样子。”

    一想到小奴,江逸脸上狰狞的表情终于平和下来,似乎身上也没那么痛了。日子虽然艰苦,但他一直没有放弃,一直觉得自己还有继续搏下去勇气的最重要原因,便是这个和他一道长大,情同兄妹,对他始终不离不弃,平日里各种鼓励打气的小侍女了。

    ……

    “砰!”

    江家西院的一个破败小院内,门突然被撞开,差点没能坚持到家的江逸踉踉跄跄、跌跌撞撞地挨进了门。他眉头紧蹙,眸子内都是痛苦之色,嘴角还留有残余的血迹。

    房间里一片冷清,没有熟悉的昏暗烛火,也没有那个熟悉的柔弱身影,伏在桌上喘息了好一会,江逸才哆嗦着手点燃烛火,却看到桌上压着一张字条。

    “锅里有窝头和肉粥,小奴去亲戚家了,明天回来,勿念!少爷加油!”字体很丑,歪歪斜斜的,江逸看后心头一酸。

    亲戚?这个笨丫头……

    十二年前,当朦胧记忆中他的娘亲病逝时,他被大长老用右手抱到了这座天羽城,而当时大长老左手抱着的另一个小孩,就是小奴。他和小奴在天羽城除了江家的族人外,根本就不认识其他人,又是哪里冒出来的亲戚?

    江逸心里其实很清楚,这几年自己愈发的不受家族待见,江家给他的月例银钱也一减再减。如果不是小奴出去做工,且不说辅助修行所需的基本丹药,只怕是连补充身体日常锻炼消耗所需的肉食都成问题……

    很多次江逸也想出去做工,赚些银钱补贴家用,但都被小奴坚决阻止了。说族里规定的事务也就罢了,他可是江家的少爷呀,少爷将来终究是要做大事的人,怎能到外面去做这种下贱的杂活呢?

    “大事……少爷?狗屁的少爷!哈哈哈哈……”

    江逸大笑起来,笑声中尽是凄凉,他重新摇摇晃晃地返回床上躺下,脑袋越来越痛,仿佛下一瞬间就要爆炸一般,不一会他就再度沉沉睡去,连锅里的晚饭都没吃。

    这一夜,江逸做了个梦……

    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小奴正在做饭,她那背对着他正在洗菜的身子看上去好生瘦弱。

    他刚想上去帮忙,却又看到捧着一大堆古籍,一名身材修长高大的白发老人走进了屋子,将怀中的书堆到桌上,表情严肃地告诉他,这些秘籍里面绝对有一本适合他修炼。

    “大爷爷,你没事真的太好了……”睡梦中的江逸满脸泪痕地唤了一声。

    这时小奴也递上来一根点燃蜡烛,嘴里说着“少爷加油!”

    于是他应了声,随手拿了桌上古籍中的一本,才翻开第一页,眼前却是一花,只见那古籍书第一页中的数十个黑色小篆字体竟然依次从书中飞了出来,在半空中排列成整齐的一串,绕着他的脑袋旋转个不停。

    “天地浩浩,唯大道永恒,欲证天道,必先修自身……”

    江逸眼花缭乱地读着那些小篆字符,心里非常惊讶,这些黑色的小篆体文字在整体旋转之余,竟然还以自身为中心上下翻转游动着,就如小蝌蚪一般,充满生命的气息。

    江逸正瞅得有趣,哪知下一瞬间,异变再生!

    那几十黑蝌蚪般的文字突然解散了队形,纷纷爪牙舞爪的朝他脑袋扑了上来,一个个咬他的身体,甚至还有想要钻入他眼睛和耳朵的!

    “啊,啊,不要——” ~~

    江逸从梦中猛然惊醒,却扯到伤口,痛嚎得整张脸顿时扭曲了,羸弱的身子不断抽动。

    整整半柱香时间,撕裂般的痛楚才缓缓消失。江逸全身冷汗淋漓,汗毛倒立,好半天才艰难的坐了起来。

    “原来是做梦啊……”

    “不,不对!”

    江逸刚刚长吁叹了口气,突然脸色一变,表情仿佛见了鬼似的。

    因为这一刻,他骤然发现自己的脑海里竟多了几十个黑色的小篆字符!?

    这些文字和他刚才梦中所见一模一样,像小蝌蚪,欢快地旋转、翻转和游动在他的脑海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