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妖夜 作品

序章天帝崩神兵裂!

    天界,天庭。

    夜色如浓稠的墨汁,深沉的化不开,一丝光都没有,四野寂静的令人可怕、心慌。

    作为亿万位面中最为强大,强者最为集中的天界,作为整个辽阔天界中最神圣最强大,平素里总是显得无比威严神圣的天庭,今夜竟然如此的漆黑?如此的安静?

    猝然!

    城池北方的虚空之上异常诡异地裂开了一道裂缝,一双数丈长的白骨大手无声无息地自裂缝中伸出并把住裂缝的两边,将裂缝进一步撕开。

    随着裂缝的扩大,那双白骨大手硕大的头颅和上半身终于也钻了出来。其头颅处空洞的眼眸内闪耀着诡异的红光,其白色骸骨上不住流转着密密麻麻、隐隐发亮的暗灰色符文,释放出一股令人恐惧窒息的死气,连附近的空气都凝滞了流动。

    “嗤嗤!”

    很快动静便大了起来,只见这座雄城上方的虚空中接连不断地裂开裂缝,一个个周身浸染着血肉的人类尸体和巨兽尸体纷纷钻出,它们的周身俱缭绕着诡异的暗灰色符文。还有无数全身笼罩在符文黑甲内,只能看见一双红眸的阴兵不断涌出,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把天庭附近的虚空给全部遮住,占据。

    数不清的骸骨巨人、尸人、尸兽和阴兵铺满虚空,密密麻麻,遮天蔽月,它们身上或身周隐隐发亮的暗灰色符文流转不停,光影迷离,规模宏大,似乎把那座原本宏伟神圣,在今夜却显得漆黑寂静的天庭巨城也给比了下去。

    “哈哈哈……”

    一道长笑声打破了四周原本无比诡异的气氛,在其中一条虚空裂缝消失之前,一名全身笼罩在黑红长袍内的老者从中缓缓走出。这老者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同时还褶满了皱纹。他的两条长眉垂落到耳际,一双阴鸷的眸子内呈现出一种最深最彻底的红。

    “不死冥皇!”

    当黑红长袍老者出现的那一刻,虚空上方那些数不清的阴兵,骸骨巨人,尸人和尸兽全部单膝下跪,发出一道整齐却沉闷的呼喊。

    冥皇没有理会部下的狂热,只将目光凝视着下方这座宏伟的巨城,暗红的眸子内闪过一丝火热的亮意。

    六千六百年!

    他整整图谋了六千六百年,只为进入天庭的这一天!

    他苦苦等待了六千六百年,只为坐在帝位上的那个人!

    九阳天帝!

    冥皇那头灰色的长发无风自动,阴鸷的眸子内红光时明时暗,无不显露出他此刻内心再也压抑不住的的情绪。蓦然,从冥皇的身体内腾起无尽的杀气,随后他将手缓缓抬起,食指指向天庭。

    “呜!”

    “桀桀!”

    “哧哧——”

    伴随着冥皇的命令,阴兵、骸骨巨人、尸人、尸兽和尸将们全部仰天狂吼,无数暴虐、凶残、邪恶、腥臭和腐臭的气息顷刻便全部释放了出来。

    霎时间天地为之呼号,风云为之变色,虚空为之震荡!

    “砰,砰,砰!”

    巨大的骸骨巨人大步朝天庭内踏去,它们那庞大如小山般的身躯,每奔走一步都能踏出虚空震波,荡出一道道涟漪,传出一阵阵沉闷如击打战鼓的响声。

    “咻咻!”

    那些奔跑中的阴兵和尸人,其黑甲、兵器以及身上的暗灰色符文同时闪耀起来,发出各色各样的流光,汇聚成一股股枯朽的死气,从四面八方朝天庭倾泻而去。

    “呜呜!”

    尸兽们也进攻了,或爬或飞或扑,如蝗虫般密密麻麻朝天庭汹涌而去,疯狂地要摧毁一切,吞噬一切!

    然而,就在所有侵略者接近到寂静无声的天庭建筑群三尺之外时……

    “嗡——”

    这一刻,先前如死城一般的天庭突然“活”过来了!

    在那些巍峨的城墙宫壁上,在那些华丽的宫殿阁楼内,在天庭的地面、街角,突兀地浮现出谁也数不清的七彩符文。

    那些符文在四面八方浮现、闪亮,发出耀眼的光芒。

    同一时间,那座雄奇天庭建筑上雕刻的千万花草虫鱼、飞禽走兽们竟然也仿若活了过来,各种游动、伸展,散发出生命的气息,一股股朝天庭之上汇聚而去,在那些建筑符文光芒的映照下,于半空中凝聚成一个光芒四溢的护罩,将整座天庭都笼盖了进去。

    “砰!”

    高大的骸骨巨人带着百万钧之力,重重地撞击在由符芒映衬下的气罩上,眨眼便被反震为无数骨屑碎末,护罩没有一丝晃荡。

    “轰!”

    灰压压的死气随后倾泻到护罩上,却激起护罩内无数符文更加七彩闪亮的光芒,竟将天庭里里外外映照得一片雪亮,死气在万丈光芒中瞬间便被驱赶得无影无踪。

    “九天锁星阵!”

    冥皇身边一名全身笼罩在华丽黑甲中的冥将发出一声无奈的叹声,随即朝冥皇拱手禀道:“陛下,这九天锁星阵平素吸收九天星辰散发出来的能量,沉淀在天庭中的每一处角落,其容纳力据说没有上限。只怕是在这些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能量消耗殆尽前,我军很难攻入其中。”

    “哼!”

    冥皇没有看这冥将一眼,只是一声冷哼,那冥将的身子立即了飞出去,身上血肉甚至黑甲尽数化为飞灰。

    “乱我军心者,便是这厮下场!”

    冥皇冷然训斥了一句,那红眸在四周将领身上一扫,看得他们浑身一颤,才冷幽幽的说道:“九天锁星阵不过是九阳老儿花了三千年研究,再花两千年才布置出来的新阵。成阵距今也就一千六百年。它再能吸纳,又能吸纳多少星辰能量转化为护阵法力?本座给你们十二个时辰,此刻天庭内外只剩下九阳老儿一个人,一天之内无视伤亡,不计数量,不惜代价,给本座攻破此阵!”

    四周所有冥将悉数下跪称是,其中一名数百丈巨大的骸骨将领率先站起,他那白骨上的符文暗灰色符文闪耀,整具身体激发出一道冲天暗芒,从其颅腔内传出一声惊天怒吼:“全力进攻!”

    其余的冥将也不敢多言,纷纷发出最强大的神通,督促手下的尸兵尸兽阴兵等全力开始进攻。

    “还是不要这么麻烦了吧。”

    这时,就在万般疯狂的喧嚣嘶吼声中,一句平静、普通,但却刺透所有声响的话语,在所有人耳边响起。

    那句话,那声音仿佛有无穷魔力,居然让亿万冥军不由自主地安静了下来,纷纷停下了正在进行的动作。

    随着那句说话的结束,只见原本覆盖在天庭外围,整个璀璨夺目的耀眼护罩突然熄灭了下来,防护屏障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原本游走宛如复活生命的草木百兽雕刻悉数停止了动弹,各处建筑内外的七彩符文也不再发光。

    天庭整个又恢复了原先的黯淡安然,唯一的不同,就是在那天庭的南天城门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身着朴素长袍,双手拄着一把华丽狭长的七彩神剑,很随意地坐在石梯上的老人。

    那个人终于出现了!

    亿万冥界大军每一个的心中都感到强烈震撼,那人虽然没有发出一丝威严强悍的气势,那人虽然看起来红光满面,剑眉星目,脸如刀削,但其实外表很老,白须飘飘,然而……那人带给他们的心灵震慑感,丝毫不亚于,甚至还要隐隐超过自己的主人,不死冥皇。

    谁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早年他的朋友们都叫他无名。

    他只花了三千年便成就帝位,号称史上耗时最短,同时也是最具武学智慧的大帝。

    他坐镇天庭,统治诸界长达七千年,只因天帝无名,故世人根据他的武学境界至阳至极,在他的晚年尊称他为九阳天帝。

    这一刻,冥军此行的目标,九阳天帝,无名,终于……出现了!

    “老不死,你是知道我的寿命无多,所以心急火燎地赶来要送我一程么?”无名笑眯眯地问。

    “哼,九阳老儿,几千年没见,没想到你的废话还是这么多,脸皮还是这么厚!”

    冥皇冷冷道:“如今四皇大军远在天边,而且各怀鬼胎,百万天庭神兵神将也随着这场战争的继续,军心涣散,死的死,散的散。”

    “如今的你,不过区区孤家寡人罢,现在死到临头了,你不垂死挣扎一番,莫非还有什么遗言要留?”

    “果然还是老不死你明白我心,知道我有话说……”

    无名轻叹一声,道:“如果真要打,老不死你至少要耗掉整个冥界的五成兵力,才能攻破这座天庭的三重防护大阵,那得熬到什么时候?十天还是半个月?更关键的是就算你最终攻破了这里,也最终成功送走了我,可接下来为恢复你的实力以及兵力,你还要在各界制造多少血腥杀戮?我烦恼的其实是这个啊……”

    “哼,九阳老儿,你枉自拥有绝世天资,最终却没能成仙,就是因为这种无聊的感情!区区庸碌众生,不过是天地间的刍狗罢了,若是看不穿这点,又如何能够做到寿与天齐,成就仙班?如果你的废话只有这些,本座可没兴趣继续听下去了,拔出你的火龙剑,本座这就送你一程!”冥皇手中凭空出现一把数丈长的镰刀形兵器,随手一挥,冥气和死气泾渭分明,缭绕两边。

    “唉,我总是说不过你!不过爱好和平的我既然死到临头,也就没心情再打上一场了……”

    无视冥皇的威胁,无名依旧坐在那里喋喋不休,只是……从他的身体内部,不知何时冒出了一股股熊熊烈火。

    明亮的火焰很快便将无名的身体整个包裹,包括他手上拄着的那把剑。

    那把伴随他征战一生,号令天下的火龙剑!

    “呯——”

    突然,自火焰中传出一声碎响,只见天帝手中的火龙剑忽然碎裂为数块碎片朝四面八方飞射出去。

    明亮火红的碎片无视并穿透了整个冥界大军,瞬间便消失在天际。

    冥皇手中的镰刀微微一动,但还是没有出手,因为他明白无名垂死一击的意念已经锁死了自己,倘若自己想要出手拦下那些碎片的话,无名的亡命攻击会让他付出足够惨痛的代价。

    “老朋友,今生没能带你进入仙域,我很抱歉……”

    火焰中的天帝无名静静地凝望着碎片消失的远方,半响,他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冥皇:“老不死,你虽然惊才绝艳,但终究不算神仙,只望你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悠着点,统治别太过头。须知你我最初皆是大道的一员,从某种意义上说,和众生并无差别。善因多了,说不定会有天道积攒其中,最终帮助你我跳出循环。大概,我今生成仙所差的那一点契机就藏在其中吧……”

    “在历史上承载过九任天帝的天庭并不适合你,我就不留下来让你破坏了。还是将它留给今后适合的继任者吧……”

    随着天帝身体的不断消融,当那烈火的温度达到无限灼热,亮度达到无限夺目的那一刻,天帝和火焰同时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天庭南天门前的石梯上,再无一丝九阳天帝存在过的痕迹。

    就仿佛,这个谁也不知道姓名的人从来就没有出现在这天地间一般。

    天庭再度恢复了寂静,依旧漆黑。

    “陛下,我们还要不要杀进去……”

    不知过了多久,有个身长数十丈的猪首冥将终于忍不住问。

    “随便你吧,白痴!” 医妃狠凶猛:http://t.cn/rajbwdr

    冥皇,不,现在应该称之为冥帝的存在,在没好气地留下一句话后,撕裂虚空,转身离开了天界。

    “哦……”

    那傻乎乎的猪将闻言一愣,认真思考了一番后,正要朝那座寂静无人的天庭冲进去时,忽然感觉虚空剧烈地波动了起来,让他那硕大的体型差点凭空摔倒!

    与此同时,整座天庭剧烈摇晃起来,在天庭所有建筑上浮现出无数与刚才那九天锁星阵七彩符文截然不同的另一种金色符文,整座天庭仿佛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

    随后,整座天庭焕发出亮眼到极致的符文金光……

    当金光从出现到消失的半柱香过后,让全部冥军瞠目结舌的是,方圆数百里的偌大天庭竟然消失不见了,地面只留下一个无比巨大丑陋的深坑。

    一代无敌天帝的传奇历史自此终结,新的轮回缓缓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