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斜影 作品

第108章中了你下的毒!

    既然这个婚礼决定要在江岸县城举行,并且是陆弈城和安小米两个当事人决定的,那么其他人也就只好愉快的接受了。想想这样真的不错了,特别是对于安小米的家人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如果真要如此,那么现在已经到处谣传的那些谣言不就不攻自破了嘛!

    方蓉蓉和安明泉商量好关于那些个谣传不要给安小米说,毕竟怀着孕呢万一气大伤到了胎儿可就得不偿失了。他们自己的女儿他们自己又不是不清楚。

    --------

    枫尚名苑。陆弈城和安小米的小家其乐融融。安小米为了父母放心,便拉着他们参观了房子上下,但她决口未提过陆弈城在京城的庄园,先就这么低调的给他们一个心安也好。上圣团号。

    安顿好父母后,安小米那家伙早都忘记了刚刚自己在酒店吃饭时说过什么了,洗了个澡出来见陆弈城还在书房里忙,便自己躺下和杨晓晨一如既往的看几分钟报表,现在多了一项睡前还要学习一会儿育儿经。

    陆弈城洗完澡的时候,安小米脸上扣着一本育儿经歪着头呼呼睡着了。

    某人轻手轻脚拿掉她脸上的书,薄唇微微勾了勾便侧身钻进了被窝,再将她揽进怀里。

    这么一个轻柔的动作某孕妇还是醒了,她嘟着嘴推了推某人。“怎么才忙完?”貌似带着点点怒意,不开心了吗?

    陆弈城留了一盏橘色壁灯,低头在她秀巧的耳垂上咬了下,“小东西~还敢生气?说,你晚上在餐厅瞎说的什么鬼?嗯?”说着一只大手已经放在了她平坦的小腹,轻轻摩挲。

    安小米咽了口唾沫。缩着被他挠的速速痒痒的脖子,“什么话?我可是什么都没说~”

    陆弈城低头在她的胸前使坏的轻轻啃了啃,“嗯?什么老妖精……看上我了?”

    安小米弯着唇角推着他毛茸茸的脑袋,“呀!你个坏人,难道不是吗?那个老妖婆子每次看见你就是各种殷勤,真的给人的感觉像是对你有意思哎!不信你问问别人,季哲,你问问季哲的感觉……”

    安小米被陆弈城看的闭嘴,定定的看着他危险的眸子直吞口水。

    “嗤”陆弈城一个没有表情的嗤笑低头就在她的不算大的波涛汹涌上一顿惩罚性的狂啃,“你敢拿个老妖婆子来恶心我……”

    别以为她现在怀着孕了他就不敢动她,那家伙使坏的手段可多着了。

    安小米被那家伙几下弄得就招架不住了,可是现在什么都不可以做,她只好喘着气。说:“别,别,陆弈城,我错了,是老妖精替她女儿看上你了,这个可以有不……呜~”

    陆弈城起初只是打算带着惩罚性的吻让她长点记性的,可是吻着吻着就额头渗着细密的汗渍下来。他一个翻身平躺在她的身边,粗重的喘息声过后,闷闷的隐忍的声线,道:“小东西……什么时候才可以?”

    安小米这几天在度娘那里查了几遍,也通过育儿经看了些知识。便说:“估计得两年后。”

    “什-么-?”陆弈城就跟听到了什么惊天霹雷似的从床上给弹跳了起来。

    安小米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嘟着被他吻得红肿的唇瓣,脸颊在橘色灯光下像是镀上了一层薄薄的光晕,柔软无力的声线,道:“你干嘛这么激动?”

    陆弈城欠着身体看着她,穿着粗气,“不可能要两年,我去拿平板来查下百度。”说着就翻身下床去书房找平板电脑了。

    安小米在被窝里滚了两圈,弯着唇角笑得嘚瑟,突然就不敢笑了,笑不下去了,他又不傻万一知道了不把她给活剥了才怪?!

    陆弈城已经拿着打开的平板钻进了被窝,给她念着,“三个月后可以正常夫妻生活。”说着伸手揉了揉安小米的发丝。“听见没?”

    安小米窝在被窝里使劲点头,“嗯呢!可是,人家那都是正常的胎儿咯!我们家是三个,那么就是说三个月后基本上我肚子就跟六到九个月的单胞胎宝宝那么大了,所以,做不成。”

    陆弈城磨牙,吸气、呼气,“好。”又查了下生完后的时间,说:“听着,人家说剖腹产半年后完全就可以,咱们三个顺产的可能性不大,那也就是说……”

    “一年半差不多了吧!这是非常常规的现象下,那么万一有点不顺了?”安小米直接打断陆弈城的话竖着两根手指头,严肃道:“陆先生,最少两年。”

    “卧槽”陆弈城直接扔了电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良久才说:“安-小-米,你个臭丫头要是敢骗老子我把你给连皮带劲吃了。”

    安小米撇嘴,“吃就吃呗反正肚子里还有三个了,你舍得就给吃好了~”

    陆弈城一听便蔫儿了,大手在她的腹部摸着,痛苦的看着天花板,说:“我明天就去问第一医院妇产科的主任阿姨去。哼。”

    “哈哈~”安小米捂着被子在被窝里滚着滚着笑。

    陆弈城闷哼道:“安小米,不许笑,别把那三个给笑傻了~”

    安小米笑着道:“哎?陆弈城,你,你这个二货一枚,这种事儿你怎么问的出口啊?我真是醉了~”她还是在笑。

    陆弈城反正是阔出去了看着天花板,大手却在她的小腹上来回轻轻摩挲着,“那也得问,反正我不管我就得问,不然两年啊~”这是要杀了他的节奏吗?

    安小米揉了揉鼻尖,“嗯~”了一声,说:“哎?你就别丢人现眼的去问人家医生了,我……我在查查资料,然后再问问有经验的人士,那个说不定也可以不用两年的~” &&~

    这家伙也太逗了吧?两年估计她恐怕都会熬不住吧?!在别说他那生龙活虎的怎么可以忍得了那么久?!

    突然,安小米就不淡定了蹭的一个大翻身爬了起来。

    陆弈城蹙眉,瞪着她,“给你说过了以后翻身、走路注意点怎么还这么慌慌张张的?三个了又不是一个,不长记性。”

    安小米瘪着嘴瞪着陆弈城,“哎?你给我厉害什么吗?你这意思是我怀了三个宝宝太多了,你嫌弃?你,你就是惦记着你那点事儿,你说,陆弈城,你这几年没有我,到底换了多少个女人,嗯?”说着就捞起身后一个抱抱熊砸在了陆弈城的头上,自己竟然委屈的眼圈都给红了。

    陆弈城优雅的拿掉抱抱熊,抬手拌过她的脸,大拇指在她的玉器般的脸颊上来回摩挲,“没有的你的这些年,老子一个女人没碰过,这是最后一次给你解释了。”

    安小米瞪着他,“那你为什么两年就像是要了你的命了?”

    陆弈城摩挲她脸颊的手指停顿,唇角弯了抹坏坏的弧度,低头咬吻着她的脖颈,“因为老子中了你下的毒、破解了,所以就上了你的瘾了,满意吗?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