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梧桐斜影 作品

第91章书房的秘密为胖兔的南瓜车加更

    安小米下楼后,称职的杨姐已经在挽着袖子蒸花卷了。

    安小米杵在餐厅与客厅的玄关处,“杨姐,你不是休假了吗?”

    杨姐抬头看着安小米笑得暖昧不清,“夫人起来了?是先生和乔夫人打电话让我早早过来煮饭的,呵呵!没事了。我休假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呆家里急的慌。”

    “哦!”安小米哦了一声,觉得自己是上楼换一套衣服了还是就这么去餐厅和杨姐一起做饭了?

    这,她刚刚洗澡的时候就没想那么多,想着家里就他们俩人所以此刻就穿了件圆领的大体恤,刚好遮住股部一下部位的。

    问题的重点是,到处都是那炫紫色的吻痕好吧!某女咬牙,“那,杨姐,你先做,我马上就来帮你。”

    “不用不用……”杨姐话还没说完,安小米已经不见人了。

    一顿清淡的几乎没有盐味的早餐。俩人却吃的有滋有味。

    季哲和闫子龙上来的时候,他们俩人的早餐已经结束。

    季哲就跟进了自己家门似的自然,而闫子龙还是有点小别扭,对安小米点头,“小嫂子好!”

    安小米笑,“闫哥,好!”

    这辈分真乱呀!

    季哲直接问杨姐,“杨姐,还有饭没?”

    没等杨姐说话,安小米就笑嘻嘻的说:“有有,你俩先坐着,我给你们把菜再拌一下去……”那着急的样子生怕人季哲下一句说他不吃了似的。

    陆弈城瞪了眼季哲,“没有。自己找个女人放在家里做饭去。”

    季哲也无所谓。“明天就去找一个。”

    他们三人离开的时候,安小米看了眼季哲,说:“季特助,别让他抽烟哦!酒是一滴都不可以再沾了。”

    季哲深深地看了眼安小米,点头,“我尽力,重点在你。懂?”

    安小米似懂非懂。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陆弈城接完电话从阳台上进来摸摸安小米的头,“说什么了?嗯?”

    安小米仰头看着他,“说,你不许抽烟、喝酒。”

    陆弈城唇角勾了勾,“遵命,陆太太!”

    听说,当天中午,陆弈城在一个特别重要的饭局上滴酒未沾,那些老家伙们竟然还调侃说,陆总是准备造人了才不喝酒的。

    而陆弈城噙着一抹难以捉摸的笑意,对那些老家伙们说。“是。有这方面的准备。”

    所以,老家伙们表示非常关心下一辈的健康也就没再劝陆总喝酒。而陆弈城滴酒未沾,该谈的事儿全都照样拿下。

    安小米本来给杨晓晨说她一大早去店里上班的,可是杨晓晨那家伙阴阳怪气地说,让她多休息,下午来就可以了,一般都是下午和下班后顾客多早上没什么人。

    安小米就睡了个回笼觉,这才感觉好多了,浑身不是那么酸痛了,便把卧室里里外外收拾了一边,又去收拾书房。宏状欢血。

    说实话陆弈城的书房在他喝的酩酊大醉之前她都没怎么进去过,除了给他送个咖啡,二半夜催他睡觉的时候进去过几次。

    书房里好在没有地毯,不然估计此刻的书房里全是陆弈城酒吐的异味了。

    如此一想,安小米扇了扇嘴边的风,打开窗户觉得房间还是有股味儿。

    她找杨姐要了个消毒抹布和消毒液,手套什么的开始挨着擦书桌和书架,还有那个藏着价值连城的酒柜。

    杨姐最后一遍上楼站在书房的门口问道:“夫人,我来帮您吧?”

    安小米擦了擦额头的汗渍,“不用了,你歇会儿吧!我快擦完了,你下楼去休息会儿。”

    杨姐转身后又转过身来问了句,“那,夫人中午吃点什么?”

    安小米正盯着书架最上面的书籍,“随便什么都行,他中午不回来吃饭,你就看着做吧!”说完了,她又说:“哦对了杨姐,您会做凉面吗?”

    杨姐一惊,“凉面?夫人就吃个凉面不行吧?先生都来过好几个电话了……”

    安小米侧过头,“他打电话做什么啊?”

    杨姐笑嘻嘻的说:“就是叮咛给夫人按照乔夫人给的方子做菜,不能由着夫人自己的性子,呵呵!先生对夫人真好!”

    安小米嘟了下嘴巴,“那,你就按照伯母和他的意思做好了。”

    天呐!这吃个饭都要这么重视,至于吗?有了生不就完了么!

    听杨姐说,杨姐刚来时,陆弈城对她的要求是除了书房意外地方,她可以随时出入。所以,她发现陆弈城的好多书上面都落了层薄薄的灰尘。

    安小米在给他挨着清理每一本书的时候,发现他的军事书籍多于商业管理书籍。

    有整整两层都是古代的兵家和名人自传,还有国外的名人自传都是纯英文的。

    天!原来他不至只会一首英文的歌而且真的看得懂英文的。

    想想也是,季哲说他两岁就被陆舒怡带着去了美国,九岁那年一场车祸,母亲和外公相继去世,他被乔叔带走,再次重回故里已经是二十三岁了。

    突然间,她看着那些书籍眼睛就模糊了,真的不敢想象他一个九岁的孩子没有父母、没有一个亲人,是怎么走到今天这步的?!

    她一本一本认真的往过打理着每一本书,就连孙子兵法、三国、水浒他都看,太不可思议了这个男人!这书他都看啊?!

    突然,她就站在由于够不着而踩着的一把椅子上,身体靠着身后的书柜,发了条微信给陆弈城,“陆先生,正在给你打理那些书籍了,分分钟好崇拜你怎么办啊?!”外加一个大大的害羞的表情图。

    此刻,陆弈城已经到了和那帮子老家伙吃饭的包间里,正在被各种劝酒了。

    他听到微信提示音后,唇角斜了抹笑意,“几位叔伯聊着,我回个电话,马上就来。季哲,替我招呼着几位叔伯。”

    最近圈子里疯传陆弈城结婚的消息,前两天他又脑子一抽在大庭广众之下拿对破草戒指跟人安小米求婚,虽然关于陆弈城的一切事宜都不会在微博或者网贴上出现,但是他那么大的动惊就是没有任何报道也是人尽皆知了好吧!

    所以,此刻陆弈城这么急的回电话,大家都秒懂是怎么回事了,便看向季哲,“季特助,看来你们的陆总真的是好事将近了?”

    季哲喝口茶,“是是是,快了快了,哈哈~来来来,我替陆总敬各位长辈一杯。”

    陆弈城靠着走廊里的墙壁,看着里的微信,薄唇勾了勾,速度回了句,“很好办,赶紧给你老公生几个娃,我就特崇拜你了!”

    安小米听见微信提示后打开,内伤,须臾回了句,“陆先生,你拿我当母猪吗?”

    陆弈城就在等着她的回信,看了唇角明显弯了弯,邹眉在皱眉,薄唇一勾,“如果,你可以给老公生几个可爱又聪明的宝宝,是母猪也没有关系,反正我们早都是一体了。”外附加了一条信息是这样子的,“小心点,书架太高,够不着的地方就别动了,反正大多数都摆摆样子的,不常看的。”

    发送键一摁,直接收起,自动提示不回复状态。

    安小米看了看那条信息,嘟着嘴,瞪了会儿,继续擦最上面一层。

    最上面一层都是些大字典、词典,还有的都是写古书。

    安小米蹙着,“好奇怪了这家伙,怎么这么钟爱古代书了?!”

    最后一本书,几乎是那种我们小时候见过的牛皮纸的那种,麻黄的纸质,超级厚,翻开里面全是文言文,之乎者也的那种。

    书是竖着放的,安小米就那样翻了几页看着累但是仔细看也挺有意思的那种,文言文就是越看越有意思,越有深意嘛!

    安小米就把书搬开擦了擦上面的灰尘,“咚”的一声,她这才发现,书的后面放着个木质的深色盒子倒在了书架上发出了一声木木声音。

    她伸手就很随意的把盒子拿了起来,可是那盒子是没有封口的,就等于是她抓了个盒子的盖子,盒子一张开,里面是一块金色的绸布,中间放着一枚手镯子。

    安小米眯了下眸子,那镯子看样子是由于时间太久没有戴而发黑、发暗了,可是看着成色还是挺不错的。

    安小米把盒子的盖子盖好擦了擦盒子的面儿,再擦了擦书架的角落,又把盒子放回了原地。

    所有书籍摆放好后,她下了凳子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果然书房里焕然一新,就连空气都清新了很多。

    一切归位后,安小米回过头再次看了看书架,特别那本古言书的后面那个角落。

    那个镯子?她很好奇,总之,想拿出来看看,可是那样被陆弈城藏着的镯子应该很有意义吧?!她偷偷看了,他知道了会不会生气?!

    安小米拉开书房的门,手握着门把手,心里在做着一个挣扎,可是,看见了之后呢?!

    突然手里的一响,吓得她打了个颤儿,看吧!这就人在心怀鬼胎时的反应,一个电话声都可以把她吓个半死。 百度嫂索@ —闪婚惊爱

    拿起电话,是陆弈城,安小米深嘘口气,瞪了书架的某个位置,“喂?”

    陆弈城抿了下嘴,“臭丫头,你在书房捣?什么了这么久不下楼吃饭?”

    安小米“呃~”一声,“这不正准备下楼了嘛!你整天监视我干嘛?”

    陆弈城气得咬牙,“我是在督促你按时按点吃饭,不然怎么给咱家生娃,嗯?赶紧下楼吃饭。”

    安小米又回头看了看那个地方,“哦!”了一声,“那,那你在哪儿?回家吃饭吗?”

    “我正在和几个老家伙吃饭,不过我一口酒都没喝哦!”这解释的速度倒是挺快。

    安小米唇角弯了弯,“好,真乖,值得表扬,那我下楼吃饭了,你赶紧去和那些大叔大婶们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