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梧桐斜影 作品

第90章战况如何?!

    安小米这一觉彻底睡醒已经是六个小时后了,陆弈城早都和季哲在一楼边聊工作边把那两大窝汤和粥给解决的快差不多了不说,还把早上的小菜和馒头给吃完了。

    谈完工作,季哲收拾电脑、起身,说:“陈副市长夫妇今晚在国宾饭店请老爷子和夫人吃饭,你们俩去吗?”

    陆弈城双手插进裤兜里。往楼上看了看,“不去了,老爷子此次所有饭局我都不参加,他知道的。”

    季哲边换鞋子边说:“看来你为了那家伙还真是下血本了,这么重要的机会都可以放弃,貌似不是陆总的风格啊!”说完,季哲撇嘴,“咱们以后这钱还要不要赚了,真是红颜祸水啊!”

    陆弈城瞪了眼季哲,“赶紧滚蛋,钱照赚不误。老爷子和老太太说几句话就够了,谁说非要我出面才可可以的,跟她有什么关系了,快走吧!把门给我关好了。”说完,没等季哲离开,某人就一步跨着几个台阶上楼了。

    季哲撇嘴,真是重色轻友啊!都不目送着他离开了。

    突然,季哲也来了个恶作剧,“陆?”

    陆弈城都上到玄关处了刹住脚步,回头,“又怎么了?”

    季哲已经站在门外了,手握着门把手,“那个。夫人和乔婶儿让我带话给你,说,你昨晚刚刚喝酒大伤了身体,所以,小心为上,万一中标了,怕有什么后患……嘭”的将门给从外面关上。免得那双杀人的目光把他给杀了。

    陆弈城进来时,安小米已经揉着眼睛下床了。

    某人紧张兮兮的把她的腰揽住,“睡醒了?”

    安小米点头,“嗯!你又去工作了?”

    陆弈城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还穿着家居服了,没有,就在楼下把你做的饭菜给吃完了。”

    “呃~”安小米戳了戳某人的肚子,“你真能吃,那么多哎~”

    “和季哲一起吃的。”陆弈城说着就紧跟着安小米进了卫生间。

    安小米一听他和季哲吃的,那还不是照样工作了,他俩在一起就是工作狂,某女柳眉倒立。双手叉腰。“和季助理吃的?他找你聊工作上的事儿?他难道不知道你今天需要休养吗?”显然一个小泼妇的模样儿。

    陆弈城好笑的把她从身后拥着,拥到洗漱台跟前,看着镜子里的女人,说:“臭丫头看看镜子里那个女人,像不像个小泼妇,嗯?”

    安小米瞪着镜子里那张笑得不怀好意的俊颜,“你,讨厌了,你难道不知道所有的泼妇和怨妇都是被男人给逼出来的吗?”

    陆弈城继续把她夹在洗漱台和自己之间,手不老实的到处胡闹,“嗯,可是那种被男人逼出来的泼妇和怨妇是又丑又八的,而你怎么就是个漂亮的小泼妇了,嗯?这是我逼得吗?我怎么觉得这是天生的了,嗯?”

    “呃~”安小米觉得她和杨晓晨、谭文静他们扯嘴皮子时候到也挺能掰扯的,可是发现只要她和陆弈城这个闷葫芦在一起,她不但就智商下降就连这口才都大大的贬值。

    某女扭了扭被人了牵制住的腰,“你,出去啊?我这不刚刚起来要方便的,你呆这里我方便不出来。”

    陆弈城直接把她提到马桶跟前,“没事,我替你嘘嘘~”

    “哈哈~”安小米那家伙捂着嘴巴大笑,前俯后仰的那样大笑,最后喘着气看着一脸平静的某人,“你,你,你不要这么无耻好不?再不出去我就尿裤子了~”

    某人嫌弃的瞪了眼安小米,“你有磨叽的时间都尿了,我这不没见过女人嘘嘘嘛,你就满足下你老公的好奇心嘛!嗯老婆~”

    安小米只想撞墙,他看着,她哪里上的出来厕所了,这不明着耍流、氓嘛!

    安小米收起笑脸,瞪着那闷骚的家伙,“陆弈城?”特别一本正经的那种口气和表情。

    “嗯?”陆弈城靠着门框看着她。

    安小米说:“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出去的话,我就……”

    “你就怎么了?”陆弈城往前逼近了一步。

    安小米双手推着他的胸口,吞了口口水,“我就去店里上班,不伺候你了,我就在店里吃住不回家。”

    “那我就放一把火把那个破店给烧了,然后做一次英雄救美的大英雄怎么样,嗯?”

    安小米直接坐在马桶上内伤了片刻,丫的真不愧是个土匪头子,不过这也只能在心里肺腑而已,须臾便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某人那双戏谑的眸子,瘪着嘴,“陆弈城~你赶紧出去了~我憋得肚子疼,人家都说了女人不能憋尿的,憋久了就怀不上小宝宝了……”

    陆弈城这才眯了眯眸子,唇角一勾,“快点哦!你要是在里面磨叽,我可就进来了。”

    安小米揉着肚子,“很快的,你赶紧下楼帮我准备点吃的,我饿了。”

    安小米所谓的快是半个多小时后才下的楼。

    安小米特别有自知之明,一下楼就给陆弈城解释道:“我洗了个澡和头发,所以就磨叽了会儿,呵呵!”

    此刻的陆弈城挽着浅色家居服的袖子,没有系围裙,在餐厅里已经开始摆放碟子、盘子了。

    一盘子切得均匀的水果,有水蜜桃、苹果、橙汁还有几颗新鲜的樱桃和葡萄,几种摆放在一起的水果看上去就很有食欲。除了樱桃和葡萄外,其他的几种都切成了均匀的条儿。

    “哇!陆总,没想到你这果盘拼的不错哎~”安小米说着就伸手去拿樱桃。

    被陆弈城把手拿开,“去洗个手,刚刚嘘嘘完手上有细菌的。”

    “呃~”安小米瞪着某人,“你讨厌了~人家都洗完澡了好不!”

    好好的食欲被他一句“嘘嘘”就不想吃了。

    陆弈城给她端了碗粥,顺便递了条热毛巾,“赶紧喝口粥,担心季哲把咱家的饭菜吃完,所以给你偷偷藏了碗汤和一个馒头。”

    “哈哈~”正在生气的某女都忘记她还在生气这个事儿了,又一次放声大笑了。

    某女一个嘴吃着时令水果,瞪着陆弈城,“你这人也太不地道了,兄弟你都坑啊?咱家又不是就这点粮食了,真是的。”

    如此可口又丰盛的饭菜,安小米哪里吃的了那么多,她吃的一手摸着圆??的肚子一手捏着一颗樱桃的尾巴在嘴上舔着,“哎?你怎么想起给我做水果餐了?”

    陆弈城坐在她的对面本来在偷偷看公司的新闻,担心被她发现,所以在桌子底下,这是那厮最喜欢玩的把戏。听见安小米问他话了便缓缓抬了下头,可是这一抬头就完了!

    时间瞬间都停止了转动,他的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盯着她添樱桃的样子。

    可是某女完全不知道她此刻对一个男人是多大的诱惑,竟然继续一点的咬着樱桃,又问了一边,“嗯?问你话了?”

    陆弈城的喉咙动了动,敛了下眼帘盯着公司的几条简讯,声音已经沙哑的不像话,“一个妇产科专家告诉我,备孕前的饮食、营养搭配里就有……”

    “咳咳……”安小米的手一松,被她咬了一半的樱桃就那么华丽丽的掉到了餐桌上,由于不停地咳咳而眼圈和脸颊都憋得通红。

    陆弈城放下手里的走到她的身后拍着她的脊背,“慢点了,激动什么了你?”

    安小米继续“咳咳~”推搡着陆弈城,“你,你,你…….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备孕了?会所才刚刚开业你就……”

    “呜~呜……”陆弈城直接堵住她的嘴,大手拖住她的屁股将她直接压在餐桌上,“再说一句话,就把你压在这里给吃了,嗯?”

    安小米呜呜的摇着头,“你个坏人,这里是餐厅你干嘛~呜……”

    陆弈城继续着自己的事情,笑得邪魅至极,“餐厅不就是用来吃饭喝粥的吗?嗯?”

    安小米哪里是那厮的对手了,每次都是蹦跶几下就被他磨人的吻技吻得七晕八荤的不知道北了。

    她嘤咛呜咽着,“陆弈城……你,你昨晚喝了好多酒~”

    “所以,我今天给你一起补上,嗯~”陆弈城的爪子已经开始一路下滑……

    安小米一着急,便,“呜~”的一声,嘤、咛喘息,“陆弈城,你、别,啊……那个酒精过度了生的宝宝是,是……”她暂时脑子短路也想不出个合适的词儿,便说:“是怪物~也会是鬼胎~呜呜……”

    某人差点气绝,狠狠地撕扯了几下她的衣服,“嘶啦~”一声,安小米的卡哇伊家居服华丽丽的被撕成了两块破布……

    午后暖暖的阳光照在客厅的落地窗前,金灿灿的的!

    一室旖旎,安小米的长发从象牙白的餐桌垂下,犹如最美的瀑布,缓缓流畅……

    餐桌另一边的锅碗瓢盆随着巨大的晃动“叮咚~”作响,直到所有的喘、息声停止。

    偌大的餐桌上蜷缩着两个勺状的果、体,安小米的长发依旧垂在餐桌的外沿直到地上,那猫咪般的娇颜粉嫩如上等的玉器。她缓缓睁开眼睛,此刻在午后的阳光下透着两道慵懒的光芒,看着陆弈城的深眸,只能用媚眼如丝来形容此刻的她最合适不过!

    她被他那双深不见底的墨眸里发出的两道意犹未尽的绿光看的终于挨不住了,嘟了下嘴转身给了他一个美得无以比拟的美人背和那一头乌黑的长发。

    他唇角勾了抹魅惑的弧度,抬手把玩着她的发丝,声音黯哑而蛊惑人心,“小米?”

    “嗯!”她的唇角弯了抹弧度,声音软酥即可入骨醉如醇酒的味道!

    陆弈城继续把玩着她的发丝,又是一声蛊惑人心的嗓音,“小米~”

    她又一次“嗯!”了一声,可是奇怪的是这厮叫她又不说话,正在某女狐疑时,身子一轻,人已经被他一个公主抱在地上转了一圈,她本能的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媚眼如丝红肿的唇瓣嘟成诱人的花瓣状,“好累了,要睡觉……”

    某人看着如此餍足的猫咪,喉咙上下抽动了几次,抱着她出了餐厅,此时已是黄昏时分。

    客厅里浅色的u型沙发一个大幅度晃、动,某女已经被扔进了沙发里,而他欺身而下的看着她,“把昨晚欠你的补上~”

    一场翻魂覆雨的旖旎,某人在她光洁的背部咬了几下,沙哑着嗓子,“马上就好~”一翻身,男、下、女、上……

    她嘟着嘴巴,“我不会~”

    他一阵激动地心潮荡漾,双手握着她的小蛮腰,声音带着颤音的沙哑,“我教你~”

    ----------

    杨晓晨的电话打来的时候是晚上十点整,此时某女正在呼呼大睡,而床头陆弈城的“嘶嘶”的震动个不停。

    陆弈城的警觉性本来就比较高,在嘶第一声时他就轻轻翻身摁掉了拒听键,拿着出了卧室。

    回拨过去,第一句话便是,“我说杨总,你不看看几点了打电话扰人真的好么?”很明显的带着调侃的音调,这对于陆弈城来说也很难得。宏状木号。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gi

    杨晓晨蹙眉,“我说陆总,你们俩今天搞什么鬼?安小米的电话今天怎么就这么难打,那丫人了?让她接电话。”

    此刻的陆弈城在书桌上搜寻着烟盒,可是烟盒都昨晚被安小米给收走了,他摸着唇角,“她睡正香了,什么事儿给我说就行了,不急的话明天再说。”

    “呃~”杨晓晨扶额,“这才几点就睡了?我才刚刚忙完下班准备去提车回家了,给你老婆汇报下今天的战况……”

    陆弈城唇角勾了勾,“杨总辛苦了,赶紧早点回家吧!明天再汇报,她累了!”

    陆老大这最后一个“累了”说的信息量太大了,杨晓晨这家伙便握着嘴对着电话,压着声音,“秒懂,那我就不打扰了,陆总您辛苦了,早点休息,晚安!”

    翌日,安小米起了个早,给某人做早餐,第一眼便看见了杨晓晨发来的一条私信,打开,“陆太太,看来昨天战况非常激烈?!”一个大大笑脸在对着她一晃一晃的笑!

    安小米给杨晓晨回了条,“蛇精病,什么什么战况……”顿觉不对,删除,另写了几个字,“还能愉快的赚钱不?色、女郎,你昨天战况如何?!”手指点了个发送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