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梧桐斜影 作品

第88章补她一个洞房花烛为王小球的水晶鞋加更合并

    陆弈城掀开被子下床,直接出了卧室,便听见安小米在一楼和杨姐说话的声音。这才心静了那么一点,靠着墙壁站了会儿回到浴室泡了个澡,裹着一条浴巾出来时,卧室已经收拾的整整??清清爽爽。

    一身浅色家居服的陆弈城出现在一楼餐厅时发稍还有少许水渍。

    先是正在打扫、擦洗的杨姐抬头看见了陆弈城。一个,“先生”的口型都出来了,陆弈城一个噤声的手势,杨姐继续低头擦洗。

    安小米系着格子围裙、穿着护袖正在认真的熬粥。

    其他的小菜是杨姐按照安小米的口述拌得,所以今天的饭菜普通清淡,几乎没盐没其他调料。

    粥是安小米一大早就给方蓉蓉打电话询问了乡下爷爷、奶奶的祖传秘方给煮的。

    陆弈城走近开放式锅灶前时,安小米刚把半个小时前泡的小米下到红枣、山药粥里面。

    锅里小火煮沸的红枣、山药、小米还有桂圆粥香甜味中夹带着山药微微的苦味,整个厨房和餐厅里都飘逸着着甜中略带微苦的味道。

    陆弈城昨晚折腾一晚上,确实胃里已经空荡荡了,此刻,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胃。喉咙已经连着吞了好几口口水。

    锅里的热气缭绕着她的脸,此刻她全身心都投入在那一锅粥上,脸蛋被热气熏得微红,粉嘟嘟唇瓣紧紧抿着,秋水般的水眸一眨不眨的盯着锅里的粥在看。时不时滑开操作台上的低头认真看看,再抬头时就看见了香气缭绕的热气那边站着个人!

    四目相对,安小米第一时间收回了目光,神情特别的尴尬,想想昨晚主动投怀送抱未遂就觉得贼丢脸了,可是再想想季哲说的那些话又突然间觉得心口一阵疼痛,为他而痛!

    昨晚把陆弈城安顿好,季哲他们几个都是没敢离开在客房和客厅里窝到早上六点多点滴打完,见他没什么事儿了才离开的。

    季哲说。今年真的是最轻的一次了,不然他们指不定得把乔叔他们给惊动过来不可。

    起初安小米是想问他们几个来着,可是后来见陆弈城胃都快吐出来了,她也顾不得问他们了,现在以季哲对她的成见和态度即使问了人家也不见得告诉她。

    可是陆弈城吐完再喝了几口绿豆汤后,何敏就给他挂上了点滴,便安安静静的睡了。

    季哲接完乔叔和陈义的电话后就把安小米叫出房间长谈了许久。

    ---------------------

    陆弈城是穆靖宇的大哥一点都没错。可他是个从一出生就背着私生子这三个字长大的。

    陆弈城的母亲陆舒怡和穆文天是青梅竹马,陆家是京城里的皇族后裔世家,主营的产业是医院和福利院。

    陆舒怡20岁那年,京城的陆氏医院出了医疗事故。陆家所有的钱财赔付了死者家属,如果没有人为陆家注资,那么陆家的百年基业和父亲陆百川的心血就会付诸东流。

    谁都知道在当时的京城里能帮助陆家走出困境的唯有后起翘楚穆家。

    然而事态并非大家所认为的那样,在那个非常时期,穆家的老爷子穆光耀不但见死不救,反而把儿子穆文天软禁在家里不许他和陆舒怡见面。

    就在陆家的官司未卜之时,京城里便已经传开了穆家大少穆文天要和京城四大家族黎家大小姐黎文慧结婚的消息。

    因为陆家的案子牵扯太大,陆家即使不破产也只是空壳而且是个无底洞,那么大的案子。谁都知道是有人要置他们陆家于死地的。

    那段时间陆家的重任全部落在了陆舒怡的身上。

    可是等她发现有了身孕的时候,已经是穆文天和黎文慧的大婚喜讯了,那样的风口浪尖上陆亦舒根本就没打算要那孩子的,可是,医院里一检查月份已经太大,引产风险很大,所以她也就那么任由肚子里的孩子长大,直到生下。

    陆家一案,哥哥、母亲无一幸免,陆舒怡和父亲陆百川赔完陆家百年基业,带着陆弈城和唯一一个愿意跟随他们父女的人乔锦年,他们三人辗转到了美国,投靠了一位古交。

    那个时候的美国对于华人来说遍地都是黄金,只要你勤快、肯吃苦,一夜之间暴富的可能性随时都有。

    然而陆家父女并没那么幸运,做了几代世家生意

    的陆百川根本做不来投机取巧和昧着良心的买卖,虽然他们也是被逼无奈,但是他还是不可以。

    陆百川的古交有了钱后就大手笔赌博、炒股,一夜之间从有钱人打回了原型,那个时候在美国的任何一个地方随时都可以听到这样的消息。

    某某富豪一夜之间跳楼了,谁谁又一夜之间爆发了等等这样的消息,可是这样的事情怎么也落不到他们父女的头上。

    直到陆弈城两岁那年,一位男子找到洛杉矶的贫民窟里时,陆百川捞起身边的铲子就打了上去。

    因为来人是穆文天,他答应穆光耀,和黎文慧结婚后就接管了莫家的所有事宜。第一件事情就让人秘密调查陆家的事情,然后让人秘密寻找陆百川和陆舒怡的下落,那个时候是他借着到美国谈生意秘密见了他们父女,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看见了一个两岁多的小男孩。

    在看都父亲手里的铁铲子砸向穆文天的时候,陆舒怡还是和乔锦年拉住了陆百川,放了穆文天一马。

    可是事情的真实原因不是穆文天的错,是他那个势利眼的父亲穆光耀,陆舒怡打心里是不怪穆文天的。

    穆文天说了他的来意就是要在华人区给他们父女和孩子开一家华人餐厅,也分析了开具有中国风味的餐厅在华人区的诸多好处。

    可是陆百川是宁可饿死都不接受穆文天的任何帮助,在他的眼里就是他看着陆家完了而不伸手援助也就算了,还辜负了女儿的一片痴心,另娶她人。可是穆文天当时没有实权根本就拧不过穆光耀的硬骨头的。

    那一夜风雨雷电,而穆文天在华人区的贫民窟里给陆百川跪了一夜,第二天高烧差点一命呜呼。

    陆舒怡为了让穆文天接受治疗便答应了他的建议,在华人区开餐厅的事情。

    穆文天接受了穆家事业后,堪称大刀阔斧比他父亲穆光耀狠戾果断的多,见过的人都说很有陆弈城的感觉。

    一个周后,他指挥着几个在美国的朋友开起了华人区第一家餐厅,命名为,“一城怡花园”中餐厅。

    因为有穆文天在美国那边势力罩着,陆舒怡带着儿子和父亲陆百川及乔锦年他们几人,用了六年的时间在美国陆续开了六家那样的中餐厅。

    在陆弈城八岁那年,陆百川和陆舒怡已经打算回国在京城开家餐厅,以便陆百川百年之后可以落叶归根。

    六年来,穆文天和黎文慧及他们的儿子穆靖宇过他们的日子,而陆舒怡早已习惯一个人带着孩子的日子了。

    对于穆文天她也没有隐瞒过陆弈城的身世,也是瞒不过的,他怎么能不认得自己的儿子。

    穆文天偶尔到美国来,无论是公事还是为了看儿子,陆舒怡也不会为难他,让他带着陆弈城到处玩儿。

    直到他们回到京城那一年后,陆舒怡觉得为了儿子的安全,陆弈城基本上不怎么接回来,偶尔回来她也不让穆文天带他去玩儿,穆文天也是听从陆舒怡的,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好在陆舒怡的身边一直都跟随者一个乔锦年,所以没人会怀疑陆舒怡的儿子是别人的。

    就在陆弈城九岁那年,陆舒怡专程把他接回京城过生日。

    季哲说,他也是听他父亲后来说的,那天穆文天给陆弈城在京城开了个非常大的生日宴会。九岁的孩子在学校里经常遭人说他是私生子,没有爸爸的野孩子,所以他从小的性格就比较古怪不爱说话。

    陆弈城的生日结束后,是穆文天开车送他们母子回的家,当时车上还有乔叔和季哲的父亲。

    车子离开闹市区没多久迎面过来一辆大卡车直直的撞在了那辆商务车子上。

    当时,陆舒怡死死抱住陆弈城,把他压在身下,而她自己当场就没了,那一场车祸后季哲的父亲终身瘫痪。

    陆百川得知消息后一口气就没上来。

    九岁的生日使陆弈城失去了母亲和最爱他的爷,那是陆弈城第一个人生的转折点。

    第二个转折点,是在他十九岁那年结束了在美国三年海军陆战队的军旅生涯,便凭借着一身的好身手加入了法国的一个黑势力组织。

    同年生日那天也是他母亲的忌日,他加入黑、道试水的第一天。

    他将自己提前预谋骗到法国和德国境地的穆家四口人,穆文天、黎文慧、穆靖宇还有那个老头子穆光耀,全部绑架,当着他们的面儿用枪抵着黎文慧的脑袋,让她交代出了几件事情后,要她亲手杀了自己的丈夫穆文天,他就放了穆家所有人,否则全部就得死。

    从此,欧洲道上就出了位杀父弑兄的少年枭雄

    猎鹰。

    猎鹰的实力猛增,收腹了当时好多个华人和其他族类的势力组织,成了欧洲最大、最年轻的一支黑、白通吃的组、织。

    但是,陆弈城的人从来没有欺压过一个穷人和华人,倒是替好多华人在欧洲各地某了不少利益。

    季哲说完那么多话,抽了半包烟,而安小米听得是擦完了一包纸巾后眼睛红肿红肿的跟脸大桃子似的。

    为了不被陆弈城醒来发现她眼睛肿的厉害,在季哲他们离开后,她又把何敏给弄起来给她眼睛消肿。

    何敏给陆弈城拔了点滴后,让安小米给眼睛上打一个热毛巾睡一觉就没事了。

    ---------------

    此刻被他那么看着,她只有垂眸,用汤勺搅着锅里的粥,闷闷道,“怎么不多睡会儿了,早餐好了我会叫你的。”

    陆弈城薄唇掀了掀,“你不是把被子都收拾了么?”

    安小米翻了翻眼皮子,嘟了下嘴,“那,那你不是在洗澡了么~”

    陆弈城也不打算再逗她了,弯腰探过头看了看她正在看的,“现学现做?色、香、味好像都不错!”宏夹场血。

    其实,安小米看的是方蓉蓉给她把煮粥的资料都发到上了,所以她和杨姐一大早就给配好材料,现在看的是烹煮的时间和火候。

    安小米关了火,“你先坐下下,马上就好了。”

    陆弈城瞟了眼杨姐的方向,见她蹲在地上认真擦地板,便绕过操作台从她的身后轻轻拥住她,低头就在她的脖颈和脸颊上蹭,清爽的薄荷味夹带着残存的酒味,可是此刻的安小米却觉得这两种风马牛不相及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反而特别的好闻。

    “昨晚……没睡?”陆弈城的声音特别的轻生怕大那么一点点就会真的吓着她了。

    安小米偷偷瞄了眼杨姐的方向,放下勺子和碗,缓缓转身仰着头看着他的眼睛,戳了戳他的胃,“睡了会儿~这里,还难受不?”

    他低头吻住她嘟着的红唇,来回轻轻捻转,“不难受~饿了!”

    安小米推了推他,“你,你乖乖坐那边好了~”她边说边往杨姐的方向瞄,那紧张的样子貌似俩人此刻就是偷、情。

    陆弈城缓缓放开她,拽了拽自己的家居服走到餐桌前坐下,双腿跌跤,拿起桌上摆放好的财经早报看了起来。

    直到安小米把红枣、小米、山药、桂圆粥端上桌,其他的小菜什么都到位,便喊杨姐一起吃早餐。陆弈城的规矩是家里的佣人和主人同时用餐,不要那么多繁琐的讲究。可是除了季哲外,没人愿意和他同桌就餐好不!

    杨姐也不例外,手摇的跟拨浪?似的,说:“不用不用,夫人和先生吃吧!我都吃过了。”

    陆弈城唇角勾了勾,她要是吃过就见鬼了,怕是看见他在不敢坐而已。

    安小米也是知道杨姐可能是觉得陆弈城在而别扭吧!就没再勉强她。

    安小米先给陆弈城盛了碗粥放到他面前,拿走他手里的报纸,“洗手去。”

    陆弈城洗完爪子出来第一句话便是,“杨姐,你今天休假吧!现在没什么事儿就回吧!”

    杨姐看了看安小米,安小米只好顺应某人的意思,说:“那,杨姐,你现在就回家休假好了。”

    杨姐得到陆太太的恩准后便开始收拾准备离开,可是某人觉得这个杨姐今天怎么就这么墨迹了?!搞得他很烦躁,但是只能一口一口优雅的喝着小米、山药粥,静候这个烦人的杨姐离开,赶快离开。

    杨姐一离开,那厮就原形毕露放下勺子倏地起身长臂一伸把安小米提起来压到餐桌的另一头,低头就是密密麻麻的吻落下。

    起初安小米嚷嚷着头摇的跟拨浪?似的,“呀!你个坏人,饭菜都凉了,你干嘛?”手脚?用推搡着陆弈城,用哄小孩的口气说:“陆弈城,你,你听话哦~我可是一大早惊动了爷爷、奶奶专门给你做的养胃粥了,你赶紧好好喝点嘛,嗯?”

    陆弈城将安小米不安分的脚丫子摁住,看着她的眼睛,略带着坏笑,“这么能蹦跶,肚子不疼了?”

    安小米眼珠子转了转,“疼,还有点疼……”

    可是陆弈城的大手掌却覆盖在他的腹部,唇角略带笑意,“这里?还是这里?”他坏笑着手一直下滑着,眼睛笑着看向她的神情,那是他最享受的时刻。

    安小米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那个,陆弈城~你,你赶紧好好吃早点,人家可是第一次这么用心的给你做好吃的,你这人太不领情了你~”眼里全是幽怨的目光。

    陆弈城双手捧住她的脸,低头吻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声音哑哑的,“所以,我决定把小米所有的情都领回来,嗯~还给么?”

    薄唇描绘着她的眉型,到眼睛、睫毛一路下滑……

    安小米晕了,她只好挣扎着双手推搡着他的脸,别过脸,声音闷闷的,“陆弈城,你要不好好把饭菜吃了就不许碰我。”

    陆弈城只好将脸埋进他的胸前,狠狠地在她的柔软上咬了一口,“臭丫头,昨晚没疼你,生气了,嗯?”

    安小米脸蹭的爆红,恨不得钻进桌子底下去,“你,你讨厌,才没有了~”不生气就怪了,人家可是第一次主动投怀献美、色的好不!

    拿个破草戒指求婚也就算了,还一个人喝闷酒,心里话不跟她说,还口口声声对她说爱她,某女瞪着某人的脑袋,突然神经质的气??,道:“陆弈城?”

    陆弈城倏地抬起,“嗯?”

    安小米瞪着他,“你,把我那枚草戒指要走,哪里去了?”其实吧她也不知脑子怎么想的就特别喜欢和好奇,陆弈城怎么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编一对环扣的草戒指的?!

    陆弈城低头在她气??的唇瓣上咬了咬,“不告诉你,都不给我领情的机会~”

    安小米敛了敛睫毛,“不告诉拉到,赶紧起来吃早餐。完了,我还要去店里上班了。”语气是更加生气的那种。

    陆弈城倏地从餐桌上下来连同安小米一起给提了下来,抬着她的下巴,眯着眸子,“臭-丫-头~你再说一遍你吃完饭干嘛去?”

    安小米拍掉他的手,“那,你先告诉我那对草戒指在哪里?还有乖乖把饭菜吃了……”她停止不说话,就那么和他对视着。

    眼里再也没有了之前怕他的一丝一毫而是理所当然的对视着他深眸。  [ 首发

    “呵呵~”陆弈城突然呵呵笑了,他就希望有一天她能够用这样的眼神和他交流;而不像之前她总是用一种恍惚和担心的眼神怕看他,而且总是躲闪着他的目光。

    “在书房的保险柜里锁着的。”陆弈城捏了捏她气??的下巴。

    安小米紧紧皱着眉心,“呃”一声,道:“放保险柜里干嘛……?”真是醉了,没法理解这个男人的古怪之处了。

    陆弈城两面开弓捏着她的脸颊,“你个臭丫头,那是我的求婚戒指,那么多人鉴证了的戒指,多有纪念意义了,当然要放个最安全的地方了。”

    安小米皱着?子,瞪着水眸,撇撇嘴,“什么纪念意义呀~你还欠我一个洞房花烛夜了~”

    陆弈城以为自己听错了,傻愣愣的看着安小米,做了掏耳朵的姿势,“臭丫头,说什么?再说一遍,老公今天就补给你,嗯?”

    安小米脸瞬间烧烫的厉害,她一把推开阴阳怪气的陆弈城,“我,我不和你说话,好话只说一遍,吃饭了。”直接坐在餐桌前低头扒饭。